江澤民強行推動的三峽大壩引發很多生態災難,後患無窮。三峽工程2009年完工慶典,中南海高層無人到場。習近平考察三峽大壩時曾強調要把長江生態修復放在首位。李克強曾對三峽大壩建成後阻礙了長江的航運潛力,連嘆「可惜」。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遲遲不簽三峽工程驗收報告。中南海高層不願為江澤民背黑鍋,引外界關注。

2018年4月24日、25日,習近平前往三峽壩區及長江沿岸,考察調研長江生態環境修復工作。習近平表示,「要把長江生態修復放在首位」,並稱「不能搞破壞性開發」。

這也是自1997年,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和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後,時隔21年,中共最高領導人第一次考察三峽大壩。

外界也注意到,這是中共最高層對三峽工程的結論,點明了該工程是破壞性開發。

2014年4月28日,李克強在重慶實地考察長江水道建設、長江通航和沿岸生態保護等情況。李克強在聽到黃金水道面臨交通能力不足、網絡結構不完善、綜合交通樞紐落後等問題的匯報時,連嘆「可惜」。

過去60多年來,中共在長江的幹流和支流上修建了5萬多座大壩水庫,改變了長江的自然河流生態。特別是三峽大壩,腰斬長江,被認為扼殺長江航運未來發展的潛力。

2018年1月31日,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發表文章《汪洋和三峽工程——為甚麼〈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遲遲不能完成?》。

文章披露,2014年6月25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汪洋首次以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身份亮相,主持召開了該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部署安排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工作。

汪洋強調,要以對國家、對人民、對歷史高度負責的精神,組織開展竣工驗收,並進一步做好三峽後續工作。

樞紐工程驗收組專家組組長陳厚群在2014年7月4日接受採訪時特別強調,整體驗收工作計劃在2016年第一季度完成,不會推遲。

從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兩年間汪洋為甚麼遲遲不完成《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

汪洋兼任國務院長江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時,就被解讀為是一個費力不討好的敏感職務。

分析認為,汪洋在接受這項任命時能想到歷史的負責,應該是他真實的想法。

汪洋知道,擔任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委員會主任,在三峽工程整體竣工驗收報告上簽字,責任重大,特別是歷史責任重大,這絕不是光宗耀祖的好事,可能是禍及後代的壞事。對汪洋而言,最好的辦法就是拖;拖到事情發生變化。

江澤民任內硬推工程

在三峽大壩擬議修建之初,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痛陳三峽工程的危害,先後三次致書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指出根本不可修建這一禍國殃民的工程。黃萬里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

但踏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急於與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結盟,鞏固其地位,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人大通過。在一片爭論聲中江澤民等人強行拍板三峽工程上馬。

中共人民網2012年2月刊出一篇文章,據稱是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記錄整理,為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文章聲稱,三峽工程由鄧小平拍板,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1992年中共國務院向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李鵬等人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1992年4月7日該議案終於進入表決程序,表決雖然獲得通過,但贊成票只佔總票數的67%,是迄今為止中共人大所通過的得票率最低的議案。

公開的報道和圖片顯示,1997年,江澤民、李鵬、曾慶紅、羅幹出席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

完工慶典無高層到場

三峽工程議案於1992年被通過,1994年12月14日正式開工,2003年第一台機組聯網發電,2006年三峽大壩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

此前報道,20多年來,全中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隨著三峽工程發電量增加,三峽集團收入節節攀昇,老百姓卻沒有享受到用電方面的便利,三峽工程淪為中共利益集團牟暴利的機器。

《新紀元》報道稱,中國傳統文化相信萬物有靈,天地人三才息息相通。一條河流就好比一個人體,當被攔腰截斷後它就會死去,只不過具有億萬年生命的河流,其死亡過程也是漫長的。當大壩攔腰斬斷長江時,中華騰飛的龍脈就被斬斷。

自從三峽大壩開建以來,長江中下遊連年出現反常氣候,地震、大旱、水災等災難接踵而至。數百萬「三無移民」——無田種、無工作、無前途造成巨大社會危機,水質污染、水庫誘發地震、水位上漲引發滑坡崩坍、水庫淹沒區擴大、限制長江航運、歷史古蹟消失、珍稀動植物死亡等,引發很多生態災難。

財經網2012年4月發文《安邦咨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為一個無底洞》。文章說,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眾多。尤其引人關註的是,三峽工程在中國引發的爭議也前所未有,以至於它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慶典上,居然沒有一位國家領導人到場祝福!這在中國是極為罕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