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研究發現,約5500年前人類開始馴養馬以來,馬的遺傳多樣性在前4000年維持不變,卻在過去2至3世紀大幅流失,可能和近代人類養殖馬的行為有關。

據中央社引述法新社報道,由121位科學家組成的國際團隊,對馬類進行歷來最大規模的人類以外物種基因歷史研究,結果於近日發表在科學期刊「細胞」(Cell)。

研究團隊分析在歐洲和亞洲採集到278件樣本的基因組,樣本大多來自過去5000年存在過和現存的馬,也有在不知情之下採集到的驢和騾樣本。

由於古代基因的研究在2010年出現重大技術進展,使得在法國土魯斯(Toulouse)的實驗室進行研究的團隊首次能從骨頭採集分析DNA,並促成一些驚人的發現。

例如有個至少4000年前,古代的馬血統還存在伊比利半島(Iberian Peninsula),隨後卻神秘絕跡。而在歐亞大陸另一端,一個曾在西伯利亞(Siberia)漫步的馬血統,也約在西元前3000年絕跡。

今日只剩2個血統的馬,分別是家馬和又稱蒙古野馬的普氏野馬(Przewalski's horse)。這些馬最可能源自中亞,但這只是假設,因為至今尚未找到牠們的基因祖先。

研究人員表示,過去2至3世紀馬的遺傳多樣性消失速度令他們震驚。而正是在16和17世紀出現馬的「純粹」品種概念。

這份研究的協調人、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和土魯斯大學(University of Toulouse)研究主任奧蘭多(Ludovic Orlando)表示:「現今所有馬的品種,從薛特蘭矮種馬(Shetland pony)到純種馬(Thoroughbred),都是在那時候產生。」

奧蘭多指出,當時很可能偏好的馬的特徵,包括短程內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