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時逢「五四」運動100周年,中共當局高調紀念,將「五四」核心精神包裝為所謂的「愛黨愛國」。旅澳中國現代思想史學者馮崇義表示,這是對「五四」民主精神的歪曲閹割,實是維穩目的,擔憂「五四」、「六四」群眾上街事件再現。

「五四」運動與共產主義興起

馮崇義介紹了發生在1919年的「五四」運動的情況。發生於民國八年5月4日的學生上街運動是所謂的「小五四」運動,學生不滿當時參加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將一戰時期德國租借山東半島的權利交換給日本,發起示威遊行,把北洋政府稱作賣國賊,要求從日本人手中收回青島。

這起在5月4日當天遊行,後來結合工人、商界,進一步擴大為罷課、罷工、罷市。當時也有一些激進的學生,做出火燒趙家樓,毆打外交官員、駐日公使等暴力舉動。

五四運動的一個比較大的背景是新文化運動。1915年12月,袁世凱復辟帝製成為導火線,當時,新文化運動成員主張以「德先生」和「賽先生」,即西方的民主與科學精神,取代專制復辟,並推行白話文運動。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爆發,當時列寧認為要確保革命成果,就必須要向世界輸出共產主義,派了一些人到中國,包括李大釗、陳獨秀、張國燾等人。新文化運動在1919年「五四」運動後被分化,一大部份人繼續搞民主與科學,主張實業救國、科學救國,溫和漸進改變中國;一部份搞共產主義,傳播馬克思主義與社會主義。

馮崇義表示,共黨成員初期只是「五四」運動中的一個小支流,到1921年成立中共大約50人左右。之後中共大搞統戰,竄進國民黨裏搞北伐戰爭,藉由國民革命趁機坐大,掌控一批流氓無賴,打下江山。

中共憂學生運動與工運結合

馮崇義認為,共產黨現在高調紀念的「五四」其實是經過歪曲的,把「五四」精神扭曲為愛國愛黨,「中共若真的落實『五四』,應該是崇尚自由、民主、科學、人權,反腐敗、反專制,中國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個專制政權,屬於『五四』運動所要推倒的對象。」

他說:「所以中共非常虛偽,一方面高調紀念『五四』,一方面徹底閹割『五四』民主自由的精神。」

日前有5位北大左翼學生(馬克思主義學會)之前參加了深圳「佳士工人維權案」,在5.1前夕被失蹤。馮崇義認為很諷刺,從維穩的角度來看,當年這些「五四」運動的學生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初生之犢不畏虎,後來跟工人、商人聯手形成全國風潮,現在中共也怕這些學生運動再度復燃。

「這些學生即使信了馬列,就算跟共產黨同樣信仰,一但跟工人結合起來,搞罷工、罷課,共產黨就會鎮壓。」馮崇義表示,即使中共一直宣稱,當年「五四」愛國青年的學生運動給後續共產主義站上歷史舞台奠定了基礎,但1919年百年後的今天,共產黨處處防範維穩,「擔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擔心學生走出校園、和工人結合起來動員起來會造成社會動盪,把政權給掀翻了。」

中共目前正面臨中美貿易戰和國際上對一帶一路、華為等竊取智慧產權等的圍堵,馮崇義說:「這種潛在的風險,致使中共當局對內風聲鶴唳、緊張,擔心社會會動盪、民眾會上街,重現『六四』或『五四』市民上街抗議的狀態,引發內部分裂,導致政權垮台,這就是他們用盡一切辦法要壓住社會動員的主要原因。」

馮崇義是中國大陸第一位中國現代史博士,現任澳洲悉尼科技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中國研究中心副主任,以及南開大學歷史學院兼職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是中國現代思想史和當代中國的政治民主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