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當習近平輕車簡從對廣東展開「南巡」之時,新科政治局委員王滬寧躋身隨員之列,外界輕譁:「變色龍」王滬寧又投新主了。

當時就有媒體質疑,從2012年回推,王滬寧充當江、胡兩任總書記的智囊二十多年來,投中共當權者所好,以「權貴資本主義」取代「社會主義」,縱容黨內貪腐潮,強化官民對立。如今,他又想把新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引向何方?

六年之後,答案已明瞭。

如今的中共,已不滿足於經濟的發展,還試圖在世界崛起,威脅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隨著美國的覺醒及對中共的全方位遏制,這個紅色王朝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風雨飄搖。

中共現時的意識形態體現出王滬寧的設計

在中美貿易戰越來越緊張的時候,5月20日,習近平在到「長征」出發點江西視察時,擺出與美國「決一死戰」姿態。此前習還要求中共高級幹部學習毛澤東著作。

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韓戰主題的舊電影《英雄兒女》、《上甘嶺》、《奇襲》等,刺激民眾的「民族主義」。5月28日,中共重拾已經棄用多年的一句話「反對大國沙文主義」。當年中共的這句話多用來指向前蘇聯。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後,王滬寧主管文宣。

中共在意識形態領域的這些舉動,在西方媒體看來,處處體現著王滬寧所推崇的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所謂新保守主義的內容有反對多元社會、推崇強人治國及國家支持的民族主義等。

文宣一夜之間把習捧成「世界領袖」

中共「十八大」以來,習當局以理論上回歸中共原教旨的方式,配合反腐敗打擊江派等政敵,在權力鬥爭中讓落敗對手無反撲機會。同時,當局大力煽動民族主義,以「凝聚」民心。

2016年10月27日,中共在十八屆六中全會上正式確立了習近平在黨內的「核心」地位。

2017年10月24日,在中共「十九大」上,「習思想」被寫入黨章。但誰都知道,「習思想」理論背後的主要策劃人就是王滬寧。

隨著習近平在中共內部權力走向巔峰,接下去習該怎麼做?

照王滬寧的設計,習將朝著統領世界的「世界領袖」的方向去走。從王滬寧把持的文宣系統所宣傳的內容中可以看出這個趨勢。

從2017年的六中全會開始,中共的宣傳機器已開始把習的「領袖地位」吹捧成不但是中共的需要,還是全中國人民的需要,甚至是整個世界的需要。當時人民網上刊登的一篇文章《論六中全會明確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吹捧說,「中國正在進入世界舞台中心……這是一個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領袖也能夠造就這樣的政治領袖的時代。」

新華社在2018年3月發表的《引領世界潮流的航標——習近平主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啟示》一文顯示,習近平一夜就已成了整個世界的「領袖」。

此文引述了一個叫庫爾卡尼的「印度學者」的話:「當今世界,再也沒有第二位領導人能夠集合如此強大的力量與智慧,能夠如此堅定地談論整個人類的共同未來。」

這篇文章把王滬寧弄出來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吹捧為「解決全球難題的治世良方」,更肉麻地認為,這已經「被外界視為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唯一未來」。

此後,北京的一些做法越來越誇張。

2018年4月,習近平會見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央視的新聞畫面顯示,在一間會議室而不是會見廳裏,習近平儼然以會議主持人的身份坐在主席的位置上,「被會見」的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及隨行數人以及習近平的幾個保鏢面對面分列於習近平的左右下側。

施瓦布無論是落坐的位置還是側耳聆聽習「指示」的姿勢、表情,都令人感覺他在習面前的待遇和地位充其量相當於一個香港特首。

在習近平取得「核心」稱號之前,《大紀元》在2015年發表了兩篇特稿《試圖挽救民族危機 習近平與其他中共領導不同》、《拋棄中共 習近平可望青史留名》,正告習未來該走的方向,就是解散中共。

遺憾的是,習在掌握大權後,仍朝著王滬寧設定的路在走,而且越走越遠。

其實在這段過程中,一系列信號已經顯示:中共的危機將臨、維持紅色王朝的路不通。

中共想和世界捆綁 王滬寧的概念在國際上遭冷落

首先是中共「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在國際上遭到冷落。

中共其實早在江澤民掌權時期就有了這個說法。由於當時中國的經濟並不發達,中共的說法還只是停留在「共同體」的概念之上。

中共因為「六四」鎮壓行為遭到國際社會制裁後,1993年,江澤民出席了西雅圖APEC非正式會議,並與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舉行會晤。之後,美國逐步放鬆了對中共的制裁。

已故中共外交官吳建民在其2007年出版的《外交案例》一書中總結此事時說,法德之間曾經打過200多場戰爭,持續了上千年……1952年六個歐洲國家建立了「煤鋼共同體」,1957年又增加了「經濟共同體」和「原子能共同體」,最後演變為歐洲聯盟,有著共同的貨幣。法德之間的戰爭再也打不起來了。

自2012年習掌權後,王滬寧在幫習近平弄出「習思想」的時候,「共同體」說法也變成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並將之變成「習思想」的一部份。換句話說,中共想把自己的命運和全世界捆綁在一起,「同生死、共存亡」,以達到永遠執政的目的。

2017年和2018年,王滬寧把控的新華社發表多篇文章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思想」的「重要組成部份」。

在2012年、2013年、2015年、2017年的多個國際場合,習均提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也是在中美貿易戰之前,中共自信滿滿的原因。中共一直說,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實際指的是中美經貿早已是「命運共同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雖然中共自知不斷佔美國便宜、盜竊知識產權,但中美關係還是會像吳建民所說的法德關係一般,中美間「再也打不起來了」。

2017年,中共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概念,打著經濟和文明的旗號,首次被寫入由中共操控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

即使中共文宣不斷吹噓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如何獲得全球認同,實際上各國反應都不積極,少有國家願意和這麼一個要「解放全人類」的政黨正式簽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協議。

歐美對此幾乎無反應。

到目前為止,唯有柬埔寨和老撾人民革命黨,分別在今年4月28日和5月1日,與中共簽署了《關於構建中柬命運共同體行動計劃》及《構建中老命運共同體行動計劃》。

王滬寧設計的紅色王朝路 國際上處處碰壁

從王滬寧「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中衍生出來的,還有「太平洋容得下美國和中共」的說法。

2017年11月,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習近平重申「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的說法。2014年,奧巴馬訪華時,習近平也重複了「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的說法。

兩屆美國政府對這個說法態度都很冷淡。但似乎中共也不以為意,文宣只管自說自話。

另一個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說法中衍生出來的是所謂的「文明對話」。

5月15日,中共在北京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邀請亞洲諸國參加。結果5個國家的主要政要與會,分別是希臘、柬埔寨、新加坡、斯里蘭卡和亞美尼亞。其中希臘不屬於亞洲國家,但屬於中共的經援對象。

這個會議之前已經被推遲了多次。

習近平早在2014年5月上海亞信峰會上曾倡議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博鰲論壇2015年的會上,習再度倡議召開亞洲文明對話大會;李克強2015年11月在吉隆坡東亞峰會上宣佈「中國將在2016年舉辦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但未能開成;官方媒體後來預告2017年會舉行,同樣落空。

最令人費解的是,中共明明奉「馬列主義」為創始理論,卻偏在會上宣揚《詩經》、《論語》等與其理念格格不入的傳統文化內容,還想藉此與亞洲各國結為「亞洲命運共同體」。

再有就是中共搞的「一帶一路」,其實也是從「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說法中衍生出來的項目。「一帶一路」小組在2015年成立時,王滬寧以深改組辦公室主任的身份兼「一帶一路」小組副組長職務,為「一帶一路」提供對外政策的指引。

時至今日,「一帶一路」所陷困境之深,以致中共不得不在2019年4月「一帶一路」第二次論壇上,大幅轉變其政策。

事實證明,王滬寧為習設計的那條紅色王朝在國際上的崛起之路,是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王滬寧深知共產主義和中共在國際上沒有市場,卻利用習近平「復興中華民族」的心理,幫習設計出不放棄中共同時「速成世界領袖」的這條死路。

這就是王滬寧給習近平設下的陷阱。

中共激怒美國 貿易戰正式開始

2018年3月,習近平修憲成功,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

由於王滬寧給習弄出的「習思想」,本身就是緊抓中共不放,不斷「加強黨的領導」。如今的中國大陸,中共在經濟、政治、言論上越收越緊,且無意有任何政治改革的舉動。在2018年中共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被取消後,美國政府對中共徹底失望。

再加上,中共在國際上不斷吹捧自己為「世界領袖」,並輔以盜竊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一帶一路」、亞投行、南海造島等行為,直接挑戰美國「世界警察」的地位,最終激怒美國。

2018年7月6日和8月23日,美方分兩次正式對中輸美的500億美元商品加徵25%的關稅。

隨著中美貿易戰的正式開始,這個紅色王朝也開始在風雨中飄搖。#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