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五一小長假前夕,中共隆重紀念了「五四」運動100周年。北京在大會上表示,「五四」是「愛國主義」,「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愛國愛黨」。並且說一個人「不愛國是很丟臉的」,在世界上也沒有立足之地。北京還呼籲堅持「黨的領導」,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

北京高調 年輕人沒興趣?

通過央視畫面可以看到,會場上的學生各種姿勢都有。有的在挖鼻孔,有的在張嘴打哈欠,有的在交頭接耳,有的乾脆睡了,不聽那一套。

從反應來看,學生們對北京的講話似乎不感興趣,甚至有些不耐煩。中央社認為就是老調重彈,沒甚麼新意。

一場被歷史學者馮學榮稱為「胡鬧」的「五四」,經過北京重新包裝,成了「愛國主義」運動。但是北京對一個月後的「六四」卻諱莫如深、隻字不提。有分析認為,北京這麼做就是因為「六四」的陰影太重,紀念五四實際是中共給自己「壓驚」。
大家知道,「五四」、「六四」,兩個紀念日只差一個月,但是北京對「六四」絕口不提。法廣文章表示,北京要「以史為鑒、以史為師」,強調「四個自信」,為甚麼要不斷重複「自信」?是不是「不自信」的因素太多了?

五四、六四  都是學生運動

眾所周知,「五四」的起因是反對政府與日本簽訂「二十一條」,三千多名學生發起遊行抗議。這是學生批評政府的一種方式,通過這件事,人們可以看到,愛國不等於愛政府,更不等於愛黨。

而八九「六四」事件,同樣是一場學生運動,但是中共卻表現出了極度的凶殘。面對著要求民主和政治改革的學生們,中共扣動了扳機,大開殺戒。多方消息證實,中共屠殺了一萬多名大學生和民眾。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兩宗學生運動,都與北京的「四個自信」、「七個不講」有著天然的牴觸。六四事件後,中共紀念五四卻刻意掩蓋學生運動的因素,就是害怕民眾把「五四」與「六四」聯繫起來。

就好像中共大張旗鼓地紀念它的祖師爺馬克思,卻害怕年輕人拿起馬克思作為鬥爭的武器。他說,中共就這麼怪異,今天的大學校園,哪個老師如果講這些,肯定遇到麻煩。

「全球尋找坦克人」 中共緊張

隨著「六四」30周年紀念日逼近,北京當局已經是草木皆兵,但是越緊張越出事。前兩天,跟華為有合作的徠卡相機有一段廣告片,片中出現了當年「六四」鎮壓時的畫面,一位中國青年獨身阻擋中共的坦克。

這個畫面是中共鎮壓學生的一個鐵證,也是中共揮之不去的夢魘。每年臨近「六四」,最熱的一個話題就是「全球尋找坦克人」。而如今這個畫面在網絡上熱傳,把中共嚇得夠嗆。

更有意思的是,圍繞「坦克人」,「抖音」也出現了向「坦克人」致敬的影片。前兩天,一個身穿白衣黑褲的男子,手提兩個膠袋,站在北京軍博的坦克前。這個神似八九年六四「坦克人」的一幕被拍成了短影片上傳到了網絡,估計中共又被嚇得不輕。

北京的緊張程度,掉一根針在地上,都可能會嚇一跳,恐懼到了極點。按說這麼恐懼就老老實實的吧,蔫頭往前走也沒甚麼,可是北京偏偏這個時候高調紀念「五四」,拿出這把雙刃劍來耍。

愛國不是愛黨 中共刻意混淆

紀念「五四」,中共是要學生和青年一代愛黨。中共一直有意混淆黨和國家的概念,向人灌輸「愛黨就是愛國」。但法廣指出,青年學生能不能聽得進去,並且還一直相信下去,「可真不容易」。現在網絡交流頻繁,不少青年意識到,愛國與愛黨不是一回事,愛黨能當飯吃嗎?

現在的中國大陸,經濟嚴重放緩,各種社會問題日趨嚴重,其中大學生找工作的問題就是相當嚴峻的事情,今年有830萬高校畢業生。許多家庭用一生的積蓄供孩子上大學,為的是將來找好點的工作。

但這些學生卻面臨一個窘境——「畢業就失業」。北京雖然不提「六四」,但那些看不到未來的年輕人,他們就會老老實實地去「聽黨話、跟黨走」嗎?紀念「五四」,不怕喚醒這些「睡意正濃」的學生嗎?說起來好笑,但這的確反應出當局的恐懼。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六四」是中共欠下的一筆血債,遲早要還。幾乎每一年鄰近「六四」,中共都是戰戰兢兢地過日子,生怕發生意外。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所以海內外都有不少要求為「六四」平反的聲音。這更加劇了中共緊張程度。

藍述指出,中共提前紀念「五四」,並且反覆強調「愛國」,把愛國與愛黨綁架在一起,實際就是中共的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了。這麼做就是走夜道吹口哨——給自己壯膽。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