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史載千秋

盛世修史

唐太宗極為重視文字記載華夏舞台朝朝代代歷史在鑄就人類思想工程中之作用,親令修成《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晉書》六部史書,占清乾隆皇帝所定二十四部正史四分之一。在六部史書的修撰過程中完成一系列正本清源的工程,如史料選取拓展到更為廣闊的史類書籍,包括佛道修煉、特異神跡等,以呈現其朝代賦予之特色。太宗所開建史館修前代史、起居錄(實錄)和當朝國史、宰相監修之風,影響後世千年。

晉司馬彪撰《續漢書》,記載漢光武帝劉秀建立東漢皇朝歷史。唐太宗作詩〈詠司馬彪續漢志〉:

二儀初創象,三才乃分位。非惟樹司牧,固亦垂文字。
綿代更膺期,芳圖無輟記。炎漢承君道,英謨纂神器。
潛龍既可躍,逵兔奚難致。前史殫妙詞,後昆沉雅思。
書言揚盛跡,補闕興洪志。川谷猶舊途,郡國開新意。
梅山未覺朽,谷水誰雲異。車服隨名表,文物因時置。
鳳戟翼康衢,鑾輿總柔轡。清濁必能澄,洪纖幸無棄。
觀儀不失序,遵禮方由事。政宣竹律和,時平玉條備。
文囿雕奇彩,藝門蘊深致。雲飛星共流,風揚月兼至。
類禋遵令典,壇壝資良地。五勝竟無違,百司誠有庇。
粵予承暇景,談叢引泉秘。討論窮義府,看核披經笥。
大辨良難仰,小學終先匱。聞道諒知榮,含毫孰忘愧。

其大意為:無極生太極,太極生二儀,二儀生四象,天地人定位,神創神州。眾天國眾生下世,入主中原,朝代綿綿不斷,華夏獨有之神傳文字無間斷記載其一朝天子一朝民,一朝服飾,一朝文物,一朝律令,一朝禮儀,一朝律呂,一朝文章,一朝天文,一朝典章,一朝五行,一朝百官,以對應宇宙天地萬物。

《唐會要》卷六十三載:「貞觀十年正月二十日,尚書左僕射房元齡、侍中魏徵、散騎常侍姚思廉、太子右庶子李百藥、孔穎達、禮部侍郎令狐德棻、中書侍郎岑文本、中書舍人許敬宗等,撰成周、隋、梁、陳、齊五代史。上之。進階頒賜有差。」

姚思廉(姚簡)像,出〈三才圖會〉。(公有領域)
姚思廉(姚簡)像,出〈三才圖會〉。(公有領域)

姚思廉著《梁書》。(公有領域)
姚思廉著《梁書》。(公有領域)

在《隋書‧經籍志》中,六千五百二十部,五萬六千八百八十一卷書籍被分成經、史、子、集、道、佛六類,此為國家官方圖書分類第一法,而不是今人誤以為僅有的「經、史、子、集」四類。唐代分法影響至今。其中「史」類包括正史、古史、雜史、霸史、起居注、舊事、職官、儀注、刑法、雜傳、地理、譜系、目錄十三類,都是歷史記載。唐代書類的六類分法,被後人刪去「道、佛」兩類,只留下其餘「四類」,後世下滑的軌跡很明晰。

《隋書‧經籍志》。(公有領域)
《隋書‧經籍志》。(公有領域)

正史是指以帝王本紀為綱,紀傳體體裁之史書,如《史記》、《漢書》等。《史記》是司馬遷一家之言,並非朝廷修史。

古史,今稱編年體,如《春秋左傳》,著書以編年相次。雜史,如《戰國策》、《吳越春秋》,博達之士,各記聞見,率爾而作。霸史,今稱別史,是記載天下分崩時諸國之史。起居注,又稱實錄,錄紀人君言行動止之事。舊事,今稱載記,如《漢武帝故事》、《晉建武故事》等。

雜傳,今稱傳記,如劉向撰《列仙傳讚》、葛洪撰《神仙傳》、阮孝續撰《高隱傳》、慧皎撰《高僧傳》、班固撰《東方朔傳》、任昉撰《述異記》、干寶撰《搜神記》、陶潛撰《搜神後記》等,記載各種特異與方外之士。古之史官,必廣其所記,非獨帝王將相之舉。

許慎《說文解字》說:「史,記事者也;從又持中,中,正也。」其實無論是何體裁,是何人物,是何年代,能從一朝上億芸芸眾生中被選擇,留名史書,已是無比榮光之事。

《唐會要》卷六十三:「二十年閏三月四日詔。令修史所更撰晉書……於是司空房元齡、中書令褚遂良、太子左庶子許敬宗、掌其事、又中書舍人來濟、著作郎陸元仕、著作郎劉子翼、主客郎中盧承基、太史令李淳風、太子舍人李義府、薛元超、起居郎上官儀、主客員外郎崔行功、刑部員外郎辛邱馭、著作郎劉允之、光祿寺主簿楊仁卿、御史台主簿李延壽、校書郎張文恭並分功撰錄。又令前雅州刺史令狐德棻、太子司儀郎敬播、主客員外郎李安期、屯田員外郎李懷儼詳其條例,量加考正,以臧榮緒晉書為本,捃摭(jun zhi,採集)諸家及晉代文集,為十紀,十志,七十列傳,三十載紀。其太宗所著宣武二帝,及陸機王羲之四論,稱制旨焉。房元齡已下,稱史臣,凡起例皆播獨創焉。以其書賜皇太子,及新羅使者各一部。」太宗集結本朝重臣、大道、明儒撰史,並御筆親書四論,可見重視程度。

「載記」三十卷記載了匈奴、鮮卑、羯、氐、羌建立的十六國政權,這是《晉書》在紀傳體體例上的一個特點。《晉書》亦從《搜神記》等雜傳史書中採摘了大量神異故事和道家修煉傳奇。

《修晉書詔》:「朕拯溺師旋,省方禮畢,四海無事,百揆多閒。遂因暇日,詳觀典府,考龜文於羲載,辨鳥冊於軒年。不出巖廊,神交千祀之外;穆然旒纊,臨睨九皇之表。是知右史序言,繇斯不昧;左官詮事,歷茲未遠。發揮文字之本,導達書契之源,大矣哉,蓋史籍之為用也。

「自沮誦攝官之後,伯陽載筆之前,易代史臣,皆有刪著。仲尼修而采《檮杌》,倚相誦而闡《邱》、《墳》。降自西京,班、馬騰其茂實;逮於東漢,范、謝振其芳聲。蕞爾當塗,陳壽敷其國誌;眇哉有宋,沉約裁其帝籍。至若梁、陳、高氏,朕命勒成,惟周及隋,亦同甄錄。莫不彰善癉惡,振一代之清芬;褒德懲凶,備百王之令典。」

「惟晉氏膺運,制有中原,上帝啟元石之圖,下武代黃星之德。及中朝鼎謝,江右嗣興,並宅寰區,累重徽號,足以飛英麗筆,將美方書。但十有八家,雖存記注,而才非良史,書虧實錄。榮緒煩而寡要,行思勞而少功。叔寧課虛,滋味同於畫餅;子雲學海,涓滴堙於涸流。處叔不預於中興,法盛莫通於創業。洎乎干、陸、曹、鄧,略紀帝王;鸞、盛、廣、松,才編載記。其文既野,其事罕傳。遂使典午清塵,韞遺芳於簡策;金行曩志,闕繼美於驪原。遐想寂寥,深為嘆息。宜令修國史所更撰《晉書》,詮次舊文,裁成義類,俾夫湮落之誥,咸使發明。其所須,可依修五代史故事。若少學士,亦量事追取。」

大意為:朕自東征高句麗凱旋,巡視四方禮畢,天下太平。難得空閒,仔細閱讀文典,前朔伏羲所畫八卦,黃帝時鳥篆書寫的簡策,不出書館,神遊千年之外,上古帝王之跡盡覽。右史記言,左史記事,文以載道,傳承歷史,史書作用之驚天動地,不可描述。黃帝有沮誦為右史作書契記事,周朝有伯陽為太史記載變遷,朝朝代代,史不絕書。旁徵博引,魯國孔子采楚史而修《春秋》,楚靈王左史倚相則通曉三墳,五典,八索,九丘等古典。西漢有司馬遷著《史記》開通史在先,班固作《漢書》啟斷代史隨後。至於東漢,范曄與謝沉撰《後漢書》,司馬彪作《續漢書》;三國鼎立,陳壽之《三國誌》以記;南朝之宋代,沈約之《宋書》以存。朕則命修成《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以應南北朝和隋朝。眾史書莫不以樹正氣,揚善抑惡,崇尚道德為己任,記載各朝事跡與典章。晉朝應金德而生,代曹魏而興,改正朔,易服色,新天新地;後南渡江右(建康,今南京)中興而成西晉,兩晉大戲,芳聲偉烈。雖有十八家記晉朝歷史,卻無一本能全面準確呈現其特色,故特令史館從新修撰《晉書》以完備其史。#

《晉書‧帝紀》。(公有領域)
《晉書‧帝紀》。(公有領域)

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

點閱【千古英雄人物——聖皇唐太宗】系列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