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是每人都贊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稅政策,但他在關稅上的一項努力卻幾乎得到所有人士的廣泛支持,那就是通過關稅推動中共改變其扭曲市場的貿易和補貼行為。

隨著中美貿易談判進入最後階段,政界、商界以及外交界都敦促特朗普及其團隊堅持要求中方進行有意義的結構改革,以解決損害美國和其它外國公司利益的長久問題。

特朗普提高了外界對貿易戰能迫使中國進行改革的預期,讓外界寄望通過關稅施壓、讓中方改變對在華外企的不公平做法。

美企高管:特朗普如神話故事中的阿拉丁

李爾(Lear)公司間接稅和海關副總裁史蒂文·加登(Steven Gardon)比喻說,特朗普如神話故事中的阿拉丁,把「(神燈)精靈從瓶子中放了出來」。

加登的公司是一家汽車座椅和電氣供應商,在39個國家設有工廠,包括美國和中國。

「現在所有的問題都被提出來了,(美國)國內有越來越多的政治支持、希望解決這些問題。我想(總統)不能退縮」,加登本月在喬治城法學院的一個論壇上說,「從政治角度來看,他們必須解決這個長期問題。」

加登的評論反映了美國以及國際商界對華經貿政策態度的廣泛轉變,這種轉變與特朗普的目標保持一致。

美國企業一直抱怨中共政府進行系統性的知識產權盜竊、迫使外國公司為市場准入被迫放棄商業秘密,同時投入巨資對中國國內產業進行補貼,外企在中國市場的投資環境既不對等也不公平。

2月下旬美國商會在中國發佈的一項調查顯示,美國公司希望美國政府更加努力地推動北京創建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此外,大多數成員公司支持增加或維持對中國商品的關稅,將關稅稅率提至幾乎是去年的兩倍。

在貿易戰爆發八個月後,特朗普政府的貿易團隊表示,他們正在對華談判的最後階段,這將是數十年來跟中國達成的最大經濟政策協議。

本周,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史蒂芬·梅努欽(Steven Mnuchin)前往北京,試圖加快與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的雙方會談。劉還將於4月初前往華盛頓進行另一輪談判。

根據之前傳出的消息,中方有意在六年內購買超過一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減少中美貿易逆差。

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2月底亦明確告訴國會,不僅是美國商界,連華裔商人也敦促他在會談中「堅持不懈」,不要滿足於「賣光大豆」就止步。

民間政界呼籲特朗普力促中方進行結構性改革

當特朗普政府決定延後3月1日達成協議的最後期限,外界擔憂,中方開出的大額訂單協議是為轉移美方長期關切的結構性問題。

此後,游說者、公司高管、外國外交官和國會跨黨派的議員都敦促特朗普堅持中方進行結構性改革的要求。

德克薩斯州國會議員凱文·佈雷迪(Kevin Brady)一直主張自由貿易,同時也是特朗普關稅政策的批評者,但他最近已轉向支持特朗普的對華關稅政策。

「雖然我們希望中國購買更多的美國商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讓中國承擔責任、達到國際標準——達到其在知識產權、國內補貼、產能過剩以及其它結構性問題方面的國際標準,改變過去扭曲全球經濟的做法。」他在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聽證會上說。

上周,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也敦促特朗普不要「退縮」,不要看到中國購買美國大豆和其它商品就達成協議。舒默長期以來在對華貿易問題上持強硬態度。

特朗普政府的官員透露,特朗普已經得到了這一信息,且堅持中美貿易關係的「結構性變革」,以及建立一個讓中國履行承諾的執法機制。

白宮貿易顧問克萊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出席喬治城法學院論壇時表示,早在特朗普上任前,他就下定決心要解決多年來他一直在抨擊的對華貿易關係問題。

「那些想像他突然接受一筆壞交易的想法是完全不準確的,總統將遠離糟糕交易。」威廉姆斯說。他上周五宣佈,出於家庭原因決定離職。

歐盟保留性支持特朗普對華強硬關稅

美國的傳統盟友歐盟雖仍對特朗普去年加徵的鋼鐵和鋁製品關稅持謹慎態度,同時也擔心特朗普會對歐盟的出口汽車徵收關稅。但歐盟在對中共的強制技術轉讓政策和市場准入限制上,也跟美國一樣存在許多共同的不滿。

「我們每天都會收到公司的投訴。」一位歐洲官員在北京告訴路透社,並指出儘管中國(中共)政府多次承諾讓外國公司在華經營更容易,但實際上幾乎沒有變化。

路透社報道說,歐盟貿易專員塞西莉亞·馬爾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也同樣指責中共濫用全球貿易規則;歐盟對中共貿易行為的評估,聽起來幾乎就像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所撰寫的。

中共「模糊了國家和私營部門之間的界限,國有企業有不正當的影響」,她本月在華盛頓的一場演講中說,「外企的知識產權被盜竊,直接或間接的國家補貼非常普遍,這些影響波及國內外。」

馬爾姆斯特羅姆表示,美國和歐盟在對華「診斷上保持一致」,但在戰略上存在分歧。歐盟主張採取更多邊的方式,與美國和日本的合作,通過改革世界貿易組織規則來解決這些問題。

一些人擔心,如果華盛頓和北京達成大額的貿易協議、縮減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短期內可能歐洲會受損。

「如果中國從美國購買更多,那麼它將不可避免地從歐洲購買更少。」駐北京的另外一名歐洲官員表示,並補充說這可能特別影響大型歐洲跨國公司。

不過,歐洲的外交官和官員中,儘管有擔憂歐盟未來利益、不願對特朗普的對華目標表示支持的,但也有的表態支持特朗普,並祝願他能成功。

「我們反對單邊措施,但沒有人會對針對中共的單邊措施感到不安。在內容上,我們認為特朗普確實提到了這一點。」一位在布魯塞爾不願透露姓名的歐盟外交官說,「北京必須明白,如果不進行改革,這一機制就會停止運作。」

中共面臨困境 必須二選一

另一方面,中共日前公開再次承諾開放經濟,以期結束貿易戰。

在近期中國最重要的年度經濟政策會議——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中共高層針對貿易談判表態,《紐約時報》解讀說,「這些講話的語氣仍有些不同尋常」。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之一的韓正表示,中國希望持續增加進口。

此外,中共央行行長易綱稱,中國希望有更多的外國投資,並指正在尋找讓外國投資者參與衍生品及其它金融工具交易的方法。

中共官員還強調,他們願意允許外資銀行、證券公司、保險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購買其中國競爭對手的更多股份。

不過,外界認為,要平息美國的結構性改革投訴,勢必要求中共領導人以及中共內部進行最高級別的政策改革。

《紐約時報》報道說,中國經濟放緩已導致了一個自我強化的「懷疑循環」,認為經濟放緩的下一步是私人投資無利可圖。因為國有企業在經濟中可用貸款的佔比不斷增加,已表明(中共)政府可能正在排擠有望推動未來增長的民營企業。同時,中共領導人堅持主張共產黨在企業決策和日常生活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如果中共領導人不願意在美國壓力下進行經濟改革,特朗普表示,若如此,他可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

這意味著,中共領導人必須在「被加徵關稅、放慢經濟增長」與「改變中國經濟發展模式」之間二選一。

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長何亞非層告訴《紐時》,去年9月他對美國的訪問讓他相信,華盛頓兩黨的對華風向已經發生了變化。「在我看來,未來可能既不樂觀,也不悲觀,而是有起起伏伏。」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