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西貢區議會撥款贊助的「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研究計劃,本月初發佈《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以下簡稱《西貢麒麟舞》)新書,向讀者展示西貢區和坑口區麒麟文化的研究成果。作者冀望新書傳承西貢麒麟文化,讓社會大眾更認識這項傳統文化。

《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新書發佈會開幕。(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新書發佈會開幕。(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作者冀望新書傳承西貢麒麟文化,讓社會大眾更認識這項傳統文化。(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作者冀望新書傳承西貢麒麟文化,讓社會大眾更認識這項傳統文化。(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麒麟舞》由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葉德平博士及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博士合著,收錄西貢區和坑口區內數十個麒麟團體的歷史文化。葉德平稱:「在研究過程中,我們發現麒麟真是一個跟鄉村文化結合得很一致的傳統文化,所以我們希望透過這次研究計劃,可以讓市民大眾認識多些這一項非物質文化遺產。」

左至右: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博士、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葉德平博士、插畫師Stella So。(陳仲明/大紀元)
左至右: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副執行總監黃競聰博士、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葉德平博士、插畫師Stella So。(陳仲明/大紀元)

黃競聰談及著作的原因,是受到葉德平的著作《回緬歲月一甲子——坑口風物誌》啟發,希望更深入探討西貢麒麒的歷史文化。他稱:「葉博士本身已在坑口做了很多年的研究工作,最初啟發我們再做關於西貢麒麒(的研究)源於葉博士的《坑口風物誌》,裏面搜羅了一些坑口麒麟的故事,我們討論時在想,能否將內容深化一點?坑口也屬於西貢區的範圍,我們可以將研究闊度變得更加廣。於是我們決定一起研究,加上西貢麒麟一起研究。」

「西貢坑口客家舞麒麟」列非遺 與社區緊密結合

麒麟與鄉村文化深度結合在一起,演變成各具特色的麒麟舞。(陳仲明/大紀元)
麒麟與鄉村文化深度結合在一起,演變成各具特色的麒麟舞。(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麒麟舞》一書涵蓋了西貢區和坑口區的麒麟文化,當中坑口的麒麟文化,與本地傳統音樂和武術結合,發展出極具本地特色的造型、步法和套式,於2014年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

葉德平提及,本港的麒麟文化的源頭都是相近甚至相同的,但經過歲月的演變,各地區的麒麟文化跟所屬村落的本地特色緊緊結合在一起,包括麒麟的音樂、節奏、舞步動作等,均已出現相當的差異。黃競聰舉例說:「西貢區本身有些教頭,他們會將一些功夫技藝滲入舞麒麟中,變成他們各自的特色。」

坑口的麒麟文化,與本地傳統音樂和武術結合,發展出極具本地特色的造型、步法和套式,於2014年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陳仲明/大紀元)
坑口的麒麟文化,與本地傳統音樂和武術結合,發展出極具本地特色的造型、步法和套式,於2014年列入第四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陳仲明/大紀元)

黃競聰還指出,透過研究西貢的麒麟隊歷史,也能看到當地的社會變遷。「透過閱讀他們有關麒麟隊的歷史,可能以小見大,看到整個社區的變化,甚至香港歷史的變化。」他舉例:「我們看到有些村落,他們的麒麟到某個時間突然面對傳承的危機,原來跟大時代有關,他們的農業慢慢衰微,很多麒麟隊伍(成員)被迫移民去英國,導致他們的麒麟隊伍式微,這些其實都跟社會大環境有關。」

葉德平補充,透過這項研究,更可看到區內不同村落之間的緊密連繫。他稱:「我們亦可以認識到村內不同的麒麟隊,很多時都是源於同一個師傅,我們透過這個過程,更加知道原來各條村落之間的緊密關係。」

兩位《西貢麒麟舞》作者與三位西貢區麒麟教頭對談。(陳仲明/大紀元)
兩位《西貢麒麟舞》作者與三位西貢區麒麟教頭對談。(陳仲明/大紀元)

盼未來進行更深入研究

一眾嘉賓與《西貢麒麟舞》一書的封面插畫設計比賽得獎者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一眾嘉賓與《西貢麒麟舞》一書的封面插畫設計比賽得獎者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西貢麒麟舞》新書的發佈為「西貢・非遺傳承計劃——西貢麒麟舞」研究計劃的項目之一,該計劃於2018年10月啟動,獲西貢區議會撥款130,000元贊助和區內多個社團組織支持。除了新書外,還包括舉辦名為「麒麟私塾」的青少年麒麟舞體驗課程等。

葉德平與黃競聰均表示,期望在未來的研究中,探索西貢墟市範圍以外更多村落的麒麟文化,豐富內容與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