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班熱愛大自然的義工組成的「清徑先鋒」,成立三年來,固定舉辦清潔山徑的活動,為潔淨山野出一分力,也透過行動教育市民愛護大自然。越來越多人加入「清徑」的行列,由早期主要由退休人士參與,到不少中、青年加入,甚至年幼的孩子也愛上「清徑」行動,過程中亦培養了不少熱忱的「清徑隊長」;由早期的一周一次行動發展到一周兩次,在港九新界多條山徑上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覆蓋面更為廣泛。

正月初三(2月7日)午後,獅子亭附近的沙田坳康樂區第二燒烤場草地,傳來「清徑先鋒」眾義工雄亮的呼聲:「我承諾,愛護大自然,自己垃圾,自己帶走!」逾二百名不同年齡層的義工們在當日分為八個分隊,從四面八方前往獅子山,展開清潔山徑的行動,透過身體力行,鼓勵市民在欣賞大自然美景的同時,養成自己帶走垃圾的習慣,愛護大自然,為山林增添一分潔淨。這是「清徑先鋒」成立三年多來,最大型的一個清潔山徑行動。

逾二百名不同年齡層的義工們在年初三分為八個分隊,從四面八方前往獅子山,展開清潔山徑的行動。圖為參加者大合照。(曾蓮/大紀元)
逾二百名不同年齡層的義工們在年初三分為八個分隊,從四面八方前往獅子山,展開清潔山徑的行動。圖為參加者大合照。(曾蓮/大紀元)

「德不孤,必有鄰」

正哥在行山時看到常常有遊人留下垃圾,於是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清徑先鋒」,行山時清潔郊野。(曾蓮/大紀元)
正哥在行山時看到常常有遊人留下垃圾,於是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清徑先鋒」,行山時清潔郊野。(曾蓮/大紀元)

退休警員李正(正哥)是本次行動的發起人之一,他熱愛行山(遠足),平日行山過程中觀察到有遊人在山徑上留下垃圾,他便自備垃圾袋將垃圾撿走,但發現個人的力量實在有限,於是聯同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清徑先鋒」。他們在社交媒體上開設專頁,招募有心人士加入義工團隊,除了共同行山之餘,更希望將保持郊野公園山徑清潔的訊息傳播出去。

正哥介紹,三年前只有十多人參與義工行動,發展到如今已達三百六十幾人。他分享:「最開心的就是凝聚到一班志同道合的人,越來越多,由最初幾個,慢慢幾十個,到現在超過三百個義工。其實最重要不是我們清徑先鋒有多少義工,而是我希望可以將這個的理念,將這個郊野大家都保持好些,令它更加美麗!」

伴隨著「清徑先鋒」的,除了是沿途收集到的垃圾外,還有就是感恩——義工們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謝謝」,幾乎所有看到義工們努力清潔山徑的山友都會向他們問候並表示感謝,微笑洋溢在義工們的臉上,每一句「謝謝」都是對他們莫大的鼓勵。

「清徑先鋒」發起人之一的退休警員李正(正哥)相信清徑先鋒的理念「德不孤,必有鄰」。(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發起人之一的退休警員李正(正哥)相信清徑先鋒的理念「德不孤,必有鄰」。(陳仲明/大紀元)

正哥相信「德不孤,必有鄰」,他們堅持的理念會得到廣大市民的認同。「清徑先鋒」每周進行活動的過程,所起到的推廣作用不可小覷,正哥希望能夠「好像滾雪球的形式這樣,不斷將這件事滾大,令香港越來越乾淨」。

正哥每星期都帶隊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正哥每星期都帶隊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正哥的團隊為年初三的「八路清徑獅子山」行動籌備了四、五個月,參與籌劃的義工多達六、七十人,前前後後開了多次會議,從設計路線、人員安排、物資籌備到報名跟進,每一個環節都一絲不苟落到實處。眾人的努力沒有白費,今次活動的參與人數超出預期,原計劃一百多人參加,實際的參與人數超過二百三十人,每一條路線均滿額,最後收集到的垃圾達一百九十四公斤,破「清徑先鋒」成立以來的紀錄。

正哥認為今次的推廣工作相當成功,但他也明白,單靠義工們的行動,垃圾仍是執拾不完的,一定要在整個文化上有改善。他希望下一代都清楚知道愛護大自然的重要性,由下一代不斷養成習慣,不斷改善,才會有希望。

年初三的「八路清徑獅子山」行動的部份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年初三的「八路清徑獅子山」行動的部份義工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言傳不如身教 親子清徑有意義

家長與小孩一起參與「清徑先鋒」行動,齊齊身體力行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家長與小孩一起參與「清徑先鋒」行動,齊齊身體力行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在年初三的「清徑」行動中,其中有兩條路線是家長帶領小朋友參與的,參與的不少家長和小朋友曾在早前參與過「清徑先鋒」所舉辦的親子行山活動,今次行動再來支持,最小的「小先鋒」只有三歲,都能完成全程三公里的路線。

正哥說:「其實一直以來我們都接觸一些年輕人的組織,一些非牟利組織(NGO)和一些學校,我們之前都有舉辦一些親子清徑活動,聯絡一些學校、家長,今次的活動都邀請他們一起參與,有兩條路線是有小朋友參與的。」

在今年一月「清徑先鋒」與將軍澳家長會合辦的親子行山活動中,幫助規劃路線、組織行動的隊長Comy分享,希望教育小朋友明白愛護大自然的重要性,由小開始教育他們,等他們長大之後亦都可以將這個訊息傳遞下去,能愛護大自然。而家長會的組織者Alison亦非常認同這一理念,她認為自然是最好的老師,家長們帶領孩子們參與行動,讓下一代親身體驗,會令他們印象更為深刻,從而培養孩子認識到愛護自然的重要性。

正哥希望下一代都清楚知道愛護大自然的重要性,由下一代不斷養成習慣,不斷改善,才會有希望。(陳仲明/大紀元)
正哥希望下一代都清楚知道愛護大自然的重要性,由下一代不斷養成習慣,不斷改善,才會有希望。(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成為「清徑先鋒」義工,齊齊參與行山執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小朋友在出發前,帶領眾人進行熱身運動。(曾蓮/大紀元)
小朋友在出發前,帶領眾人進行熱身運動。(曾蓮/大紀元)

2019年1月城門水塘親子清徑行動。(陳仲明/大紀元)
2019年1月城門水塘親子清徑行動。(陳仲明/大紀元)

2018年3月羌山郊遊徑親子清徑行動。(曾蓮/大紀元)
2018年3月羌山郊遊徑親子清徑行動。(曾蓮/大紀元)

七旬長者任隊長 每月參與執垃圾

任「清徑先鋒」隊長的七旬長者Steve。(陳仲明/大紀元)
任「清徑先鋒」隊長的七旬長者Steve。(陳仲明/大紀元)

積極參與「清徑先鋒」行動的還有一名長者Steve,曾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擔任歷奇導師的他,對郊野公園頗有感情,三年前正哥成立「清徑先鋒」後得到他大力支持,並自願擔任隊長,每月都負責帶隊行山執垃圾。

留著白鬚的Steve今年已經七十歲,但他依舊身體壯健,在今次的活動中挑戰了難度最高的路線——登上獅子山頂,並擔任該組隊長。他帶領的團隊在過程中執拾到十九點五公斤垃圾。

他分享:「很感恩,上天給我一個很健康的身體,我應該回饋社會,為社會做些事情。一來可以行山,吸收下新鮮空氣,看一下大自然環境;二來可以清徑,可以做到宣傳的效果。我覺得幾有意義的。」

營救吃膠袋野豬 行山清塑當運動

退休救護員冼力求(貓哥),熱衷於上山下海執垃圾,保護郊野環境。在本次行動中擔任第四條路線的隊長,他從九龍水塘旁的引水道起步,沿途經過一片樹林,他們發現林中有棄置膠袋及發泡膠箱,幾隻野豬正在吃膠袋。義工們第一時間將膠袋及發泡膠箱清理乾淨。

「清徑先鋒」第四分隊在行山執垃圾過程中發現有幾隻野豬正在吃膠袋。(受訪者提供)
「清徑先鋒」第四分隊在行山執垃圾過程中發現有幾隻野豬正在吃膠袋。(受訪者提供)

貓哥表示,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動物在吃人類製造的垃圾,早前參與行山執垃圾時也看到有牛在咬發泡膠,他感到非常痛心。他認為生物圈是一個循環系統,這些在大自然不易分解的垃圾都很可能威脅到生物及人類的健康,因此他認為「清徑」的行動很有意義。

貓哥說:「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希望我們生命感染生命,感染到多些人注意這個問題,大家不要再丟垃圾了;除了不丟垃圾之外,還要大家一起幫手執走垃圾,執走垃圾都是一個運動,除了可以行山外,也可以執垃圾,又保護到生命,一舉三得。」

* * * * * * * * *

參與「清徑」行動的義工們保護自然環境的承諾在山間迴響,正哥隊長賦詩記錄下這一時刻:「八路清徑獅子山,歡聲笑語滿林間。但教大眾同心力,何懼秀景不復還?」◇

「清徑先鋒」以行動鼓勵市民在欣賞大自然美景的同時,養成自己帶走垃圾的習慣,愛護大自然,為山林增添一分潔淨。(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以行動鼓勵市民在欣賞大自然美景的同時,養成自己帶走垃圾的習慣,愛護大自然,為山林增添一分潔淨。(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的義工不分年齡和階層,齊齊身體力行參與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的義工不分年齡和階層,齊齊身體力行參與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的義工不分年齡和階層,齊齊身體力行參與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的義工不分年齡和階層,齊齊身體力行參與行山執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在金山郊野公園清潔郊野。(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在金山郊野公園清潔郊野。(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在金山郊野公園清潔郊野。(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在金山郊野公園清潔郊野。(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常常在清潔郊野時執到各式各樣的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常常在清潔郊野時執到各式各樣的垃圾。(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常常在清潔郊野時執到各式各樣的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常常在清潔郊野時執到各式各樣的垃圾。(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隊員在清理山徑過程中的常見的四種垃圾:紙巾、果皮、紙包飲品盒、錫紙。(曾蓮/大紀元)
「清徑」隊員在清理山徑過程中的常見的四種垃圾:紙巾、果皮、紙包飲品盒、錫紙。(曾蓮/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們身體力行,行山執垃圾,鼓勵市民在欣賞大自然美景的同時,養成自己帶走垃圾的習慣。(陳仲明/大紀元)
「清徑先鋒」義工們身體力行,行山執垃圾,鼓勵市民在欣賞大自然美景的同時,養成自己帶走垃圾的習慣。(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