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美貿易戰短短幾個月,中國經濟增長急劇下降,民企大面積倒閉,外資大舉撤離。民眾不得不捂緊了乾癟的錢包,同時盼望北京能夠釋放出政治、經濟改革的積極信號。

不過人們等來的只有一句「新時代」繞口令:「該改的、能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此外還有一句更讓人心驚的「中國未來可能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北京的「繞口令」我們之前有過分析,那麼北京所說的「驚濤駭浪」又是指甚麼呢?

點擊下載視頻

內外環境惡化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分析認為,北京應該是預見到了2019年的艱難。國際國內的政治經濟環境越來越險惡和尖銳激烈的鬥爭是無可避免的,這或許是北京所想到的「驚濤駭浪」。

大家知道,貿易戰雖然已經暫停,但對中國經濟的損害已經形成了。12月26日,滬指再度失守2500點,創下2個多月來的新低。儘管中共官方仍然稱GDP增長是6.5%,但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引用中共內部數字指出,GDP增長實際只有1.67%,甚至是負增長。

此時中美正在談判,從中方釋放的信號來看,希望在90天內能達成協議,終止貿易戰。但是美國要求北京要做「結構性」的改變,對「結構性問題」進行調整。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終止貿易戰,否則特朗普政府從3月1日以後,重燃貿易戰火。

調整「結構性問題」,對北京來說難度非常大。如果真改變「結構性問題」,對中共政權幾乎是致命的。很可能引發政治體制上的改變,中共可能徹底退出歷史舞台。那麼中共會放棄它的政權嗎?

黨越折騰 民眾生活越苦

大家知道,北京在總結改革開放所謂「經驗」時,第一點就指出「必須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不斷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說中共的領導是中共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能應對一切重大風險挑戰」。

我們梳理中共40年的所謂「改革」,都是在某些經濟領域略微放鬆了中共的干預和控制,或者說減少了折騰,經濟才有了一些發展。

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被看作是「改革開放」的開端,標誌性的事件就是俗稱「大包幹」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當年安徽省小崗村18位農民簽下「生死狀」,將村內土地分開承包。第2年他們的收入增長了6倍,隨後中共肯定了這種做法,在農村推廣大包幹。

而北京強調「堅持黨的領導」,說白了就是要繼續走「保黨」的老路、邪路。堅持中共的領導,換句話說,「結構性問題」就是「不能改的」,「絕不讓步」。那麼特朗普政府也將「不出意外」地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屆時國內外的經濟環境會越來越惡劣。

到時中國經濟會有多糟糕?會有多少正還著按揭的高薪中產突然失去工作?會有多少撐不下去的民企不得不關門?會有多少國人每天為了生計憂心忡忡?

有網友表示,北京所說的「驚濤駭浪」,「估計是指全國人民吃草一年。」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分析,沒有錢生活可能會釀成大問題,北京強調「六穩」可能也穩不住。雖然中共不斷強化「維穩」力量,但國庫已經空虛,錢從哪來?沒有錢誰給它賣命?

陳勝吳廣就是在活不下去的時候,被逼得「振臂一呼」。如果忍辱負重都活不下去,那註定要有一場「驚濤駭浪」,不僅僅是經濟,還有國內外的政治。

共產黨帶來苦難  西方群起抵制

北京這次講話中又一次強調「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很明顯與特朗普9月在聯大的演講是針鋒相對的。

大家知道,特朗普當時在各國領袖面前說:「幾乎所有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經過了嘗試,它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

大夢初醒的美國已經看到,中共利用「一帶一路」等政策,對外輸出紅色意識形態,對美國、對世界都是巨大的威脅。美國做出戰略調整後,正在集結盟國,共同遏制中共的擴張。

尤其是美國副總統彭斯那個被稱為「鐵幕演說」的對華政策演講,外界認為已拉開了國際「新冷戰」的序幕。對沒有真正朋友的中共來說,國際正義力量的圍堵就是「驚濤駭浪」。

而國內的「驚濤駭浪」同樣異常險惡,黨內陰謀問題、各種利益博弈問題、腐敗能否根治問題、官僚體制內的消極抵抗問題和政府公信力徹底喪失等問題,北京都必須去面對。尤其是沒有及時把禍國殃民的江澤民及其黨羽一網打盡,更是給自己埋下了一個深坑。

周曉輝表示,國內外的經濟和政治壓力,對北京來說,這些「驚濤駭浪」的壓力巨大。但是也並非不能化解,如果從所有問題的總根源上解決,或許能轉化為「風平浪靜」。

周曉輝指出,中國在國內外所有面對的問題,癥結就在中共。只要徹底結束中共暴政,一切問題都可能迎刃而解,「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可能就會「消失遁形」。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