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財經界人士來說,本周三(1月30日)及本周四(1月31日)是今年第一季度最關鍵的48小時。多家公司業績報告會在這兩天陸續出爐,而尤為關鍵的是,全球矚目的中美貿易談判已經在30日展開。

摩根大通(J.P. Morgan)分析師克里亞富利(Adam Crisafulli)周三在寫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這是一個非常寧靜的早晨,因為市場進入今年第一季度最關鍵的48小時。」

去年習特會後,中美高級別官員首次一連兩日的談判已於周三在華府展開,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中共副總理劉鶴第一次交手。

其後特朗普在社交媒體發文說,會議進展良好,他將在白宮會見中方代表,但最終協議要在見習近平後才會達成。

早前,多位政府官員及專家都認為,這次中美第六輪貿易談判相當重要,關乎雙方能否在90天「停火」時限(3月1日)截止前達成協議。若未達協議,美國將在3月2日提高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目前的10%增加到25%。

中美貿易談判的核心問題是中共的結構改革,以及中方是否會履行承諾。據了解,北京方面雖然提出六年內加購超過一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但是對於美方最關切的深層結構改革以及如何落實承諾等問題,仍未提出具體方案。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顯然在結構改革及強迫技術轉讓等問題上,雙方「仍存在重大差距」。

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高級副總裁恩尼斯(Erin Ennis)表示,距離90天時限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中方不太可能在這兩天的談判提出令美方滿意的承諾,因此「不會達成任何重大結果」,最佳情況是取得有助於在3月1日前達成協議的「一些良好進展」。

中共官媒星期三報道稱,人大將在3月初召開的年度會議上通過新的《外商投資法》,禁止「強制」技術轉讓、以及政府官員對外資企業經營的其它非法干預。北京方面希望此舉將有助於第六輪中美貿易談判的順利進行。

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中國法律專家克拉克(Donald Clarke)說,北京提出的《外商投資法》修正草案「不具有任何實質意義」。他說,草案的措辭含糊不清,加上中共沒有法治,地方政府是否確實執行亦存在問題。

克拉克說,中共強制美國公司與中國合夥人分享知識產權的務實做法,通常來自地方政府的「幕後操控」,並不是根據法規要求。中共在《外商投資法》修正草案中,根本沒有處理到這個核心問題。

前台經貿談判

後台多方較量

劉鶴在周一剛抵達華盛頓就恰逢美國宣佈對華為和孟晚舟的起訴,並正式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的要求。儘管美方官員口徑一致地表示起訴和貿易談判並無關聯,但分析認為北京不會將此視作是巧合,更有人擔心劉鶴會因此拂袖而去。《金融時報》在一份分析報道中提及劉鶴上次帶團赴華盛頓遇到的尷尬:去年5月中旬,劉鶴訪問華盛頓期間和美國財長梅努欽都表示雙方同意至少短時期內不會互徵關稅。而當他剛剛回到北京,特朗普總統卻做出截然相反的表述。

此外,在中美經貿談判周三在華盛頓展開之際,雙方的軍事較量也越來越明顯。繼中共首次公開可攻打關島的彈道導彈「東風-26」試射場面後,《日本時報》報道,1月29日,美軍兩架B-52戰略轟炸機飛越東中國海和日本海附近進行長達11個小時的「例行訓練」。

最近幾個月,美軍B-52 轟炸機經常出入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有爭議的海域上空。去年9月,美軍向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上空派遣了B-52 轟炸機,引發北京抗議,稱其為「挑釁行為」。《日本時報》指出,在中美貿易和軍事關係緊張的今天,這樣的例行行動會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