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國大陸債券違約是歷年之最,而2019年各種債券將大量到期,專家認為債券違約潮有擴大蔓延趨勢。

2018年債券違約潮是歷年之最

根據Wind資訊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計308隻債券(包括金融債、企業債、公司債、中期票據、短期融資券、資產支持證券、定向工具及其它)發生違約事件,其中,2018年違約債券119隻,如果按發行規模統計,債券違約規模達到1166.51億元。

對於債券違約,「2018年是歷年違約之最,上市企業成新特徵。」中信建投證券在研報《三季度債券違約有何新特徵》中這樣寫道。

《第一財經》1月3日報道,以2014年「11超日債」違約為起點,國內債券市場違約案例越演越烈。2011年,中國迎來了「第一輪違約潮」,在這波中小企業違約潮過去7年之後,中大型企業的違約在2018年拉開序幕。

在中大型企業中,上市公司成為主角。神霧環保是2018年首例上市公司債券違約主體,此後包括富貴鳥等也相繼發生違約,涉及主體達15家。另外,自2014年以來,還有37隻由地方國企發行的債券、20隻由央企發行的債券發生違約。

據媒體此前報道,中國違約債券70%來自央企和國企,被稱為債券違約的最大「雷區」。這些企業主要集中在鋼鐵、煤炭、建築等傳統行業,農業、食品、物流等行業的違約情況也逐步增多。

2019年債券違約潮將蔓延

金融界報道,根據中金公司的測算,在2019年,各種金融債券將大量到期,加上2019年內發行到期的信用債,償還總量將超過6萬億,創出歷年新高。相比2018年5.34萬億元的總到期量增加15%左右。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張明認為,如果說,2018年的違約主要集中在製造業企業的話,那麼2019年的信用債違約就可能擴展至中小房地產開發商與中小地方融資平台。

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共國有企業債務在過去30年來不斷增加,其背景是很多行業的國有企業受到利益集團的壟斷,在獲得政府補貼、輕易獲得銀行貸款的同時,大量發行債券獲得資金。但是,國有企業的政企不分、利益集團的腐敗等因素,又導致國有企業經營不善、資不抵債,以致如今違約頻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