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今年12月18日,大陸債券違約累計金額超過1600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國企債券違約金額已經達到了去年全年的3倍。中共前財長樓繼偉表示,應加緊解決債券市場的問題,否則那會是下一個風險集中的爆發點。

據《經濟觀察報》的消息,數據服務商Wind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2月18日,今年新增主體違約共計27家,累計164隻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債券違約累計金額超過1600億元。其中,國企違約餘額由2019年的129.3億增至今年的518.97億,增幅達3倍。

另外,2020年以來,AAA評級債券的違約數量明顯激增。截至12月18日,自2014年債市首例違約開始,6年間超70隻發行時主體評級為AAA的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今年已經超過50隻,佔比超過70%。

另據光大證券的統計分析顯示,今年信用債市場最為明顯的變化是高評級國企債券違約餘額處歷史高點。據統計,今年以來共有8家國企違約,與去年的7家並無太大差異,但違約餘額由2019年的129.3億增加到今年的518.97億。

另外,違約主體所屬行業分散,無明顯行業特徵。截至2020年12月18日,共有27家新增違約人,分佈於綜合、汽車、建築裝飾、公用事業、房地產、醫藥生物、通信、採掘、商業貿易、農林牧漁、機械設備、電子、傳媒這13個行業(按申萬一級分類)。

國盛證券認為,2020年多重因素加重了企業違約風險。首先,瘟疫衝擊影響了企業經營現金流,使得企業償付短期債務壓力加大,投資者避險情緒上升,低質企業面臨再融資困難的困境;其次,下半年地方當局財政吃緊狀況顯現,無法給國企輸血,盈利能力差且負債纍纍的大型國企開始逐步爆雷。

面對大陸債券市場的隆隆雷聲,中共前財長樓繼偉表示,為了避免債務爆雷衝擊大陸經濟,應該讓信用債退出。

《證券時報》的消息顯示,12月20日上午,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舉辦的深圳先行示範區首屆金融峰會上,樓繼偉表示,債券市場的問題很多,信用債應全部退出,要加快促進解決債券市場的問題,否則那會是下一個風險集中的爆發點。

樓繼偉在談到債券市場時表示,債券市場的問題很多,解決的基礎條件是:發行標準、交易流通、監管機制的統一。市場應是交易所市場,監管機構應當是證監會,銀行間市場回歸同業拆借市場的本位,信用債應當全部退出,債券市場改革的內容還很多,要加快推進,不然會是下一個風險集中的爆發點。

信用債是指政府之外,主體發行的、約定了確定的本息償付現金流的債券。具體包括企業債、公司債、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分離交易可轉債、資產支持證券、次級債等品種。

在大陸,目前債券市場上主要有三類債券,政府債券、可轉債和信用債。相比政府債券,信用債雖然回報較高,但存在信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