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習會達成中美貿易戰暫時「停火」90天,但夾在中美之間的香港未解憂。大陸港商雖然暫時避過明年1月加關稅至25%的「緊箍咒」,但聖誕新年訂單行情不敢樂觀,未來辦廠、撤資之路也不易走,可謂左右為難。有港商代表預料,未來近一成的港商或將倒閉或轉行。另外,蘋果公司最大供應夥伴富士康再傳出擬在越南設廠,以規避貿易戰,有港商也透露正馬不停蹄考察東南亞各地,另闢發展空間。

昨日公佈的日經香港11月採購經理指數(PMI)報47.1,較10月的48.6續跌,創下近兩年半新低;企業新訂單增速亦較前一個月下滑,同創2016年6月最低水平。

報告指,中美貿易戰繼續成為影響香港私營經濟活動的關鍵因素,新業務流量連續第8個月下滑,對中國的出口下降速度更是3年中最快,企業為此亦進一步降低產出。

目前,中美貿易談判暫達協議,美國同意暫緩明年1月1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從10%提高至25%,但兩國最終能否達成真正協議,前景仍不明朗。

近一成中小企擬倒閉或轉行

國際中小企業聯合商會會長羅志光稱,該會有逾50家企業在貿易戰衝擊下打算倒閉或轉行。(宋碧龍/大紀元)
國際中小企業聯合商會會長羅志光稱,該會有逾50家企業在貿易戰衝擊下打算倒閉或轉行。(宋碧龍/大紀元)

擁有680個會員的國際中小企業聯合商會會長羅志光稱,早前商會進行問卷調查,貿易戰衝擊下,逾50家已打算倒閉或轉行,佔總數約8%。一半會員感覺到生意收縮30至40%,20%會員趨向審慎樂觀地經營,另20%會員無回應。

他稱雖然「停火」協議表面上環境寬鬆了,但中美之間關係交惡,令港商「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對於未來的貿易戰談判成果,他難以預料結果好壞,所以港商普遍的心態是「早一點處理,哀莫大於心死」,有的不敢接單,有的則選擇退出。

羅志光本身從事供應鏈和物流倉庫業務,亦在珠三角設廠。他的應對方式是減少進口,縮減開支和運輸期,做好最壞的打算。

持續時間難料 港商悲觀

相對十年前的金融海嘯,羅志光指今日營商環境更糟,因為2008年是經濟環境逆轉,捱過數月半載就度過難關。但今次是政治影響經濟,很難衡量時間性,故港商普遍比較悲觀,加上美國在貿易戰上政策多變,不少中小企無所適從,轉向用消極的方法去應對,「寧可放棄苦心經營一切,選擇退出。」

另外,美國國會早前報告,擔憂香港將軍民兩用高科技產品轉運大陸,建議重新考慮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羅致光稱,本港一些敏感電子行業更受衝擊,旗下會員擬計劃搬廠去東南亞,避免被徵收關稅,但面對很多障礙。

在東莞設廠29年的香港金邊實業董事總經理劉達邦,對於90天緩衝期的感受是「有好過無」,但認為實質幫助不大。因為過年期間工廠按慣例放假3至4周,只有2個多月受惠。未來雙方談判時間和最終成效,仍是未知數。

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榮譽主席、香港金邊實業董事總經理劉達邦。(宋碧龍/大紀元)
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榮譽主席、香港金邊實業董事總經理劉達邦。(宋碧龍/大紀元)

美國訂單佔四分之一的劉達邦坦言,去年9月起,對貿易戰新聞關注度大增,「隨時都要看新聞」。避過3月第一輪特朗普對鋼鐵和鋁材加徵關稅、7月第二輪對「中國製造2025」相關產品加關稅,但逃不過第三輪、即9月宣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10%的關稅。關稅最終會否加至25%,他不敢樂觀。

美國訂單對港商很重要

至於如何應對,是開拓其它海外市場、或是撤資大陸?劉達邦稱,兩條路都不易走,因為美國訂單對他們非常重要。「我們花了8年時間開拓美國市場,首三年無訂單,之後越來越好」。貿易戰開打後,7月接的訂單到明年4月結束,過去幾個月他拼命趕工,客戶也願意配合提早取貨,以期避過關稅一劫,估算下來,約有三分一至三分二的貨可以免繳稅。但9月後,最近運過去的四個貨櫃已經要加稅,按合同是由客戶付,「要看清關的情況」,他仍有些忐忑不安,擔心會退貨。

每年聖誕都是廠商拿訂單的黃金時期。貿易戰陰霾下,上周他專門赴美,前後見過十個供應商。雖然供應商對關稅看法各異,但有供應商讚他們的質量好,成本只有美國當地的三分之一,即時加徵25%關稅也願意和他們合作,這讓他看到一點曙光。「我們最重要的訂單還是美國。」他直言,沒有美國訂單的話,廠的前景難料。

反觀大陸訂單雖佔16%,但大陸政策多變,加上人工貴、工業轉型,利潤空間越來越小,已經令他意興闌珊。前幾年已有客戶勸他到印尼等地設廠,但他以工廠設備大,辦廠難婉拒了。沒有想到這麼大把年紀,最終還是因關稅問題,要考慮搬走一部份。

富士康擬越南設iPhone廠 港商亦加緊撤離

加關稅陰霾下,外資紛紛部署撤離中國以減低貿易戰衝擊。蘋果公司最大供應夥伴富士康,再傳出考慮在越南設iPhone工廠。此舉被視為在中國投資的大型製造業公司將生產線外移的重大案例之一。

據越南投資評論(Vietnam Investment Review)報道,富士康所屬的鴻海集團正與河內當局合作,考慮在越南設立iPhone組裝工廠。

越南工商會主席武進祿在11月22日曾向該國總理阮春福提出鴻海設廠事宜。而該國官員目前正與鴻海討論此事,但未透露詳情。

先前有分析師和外資報告警告說,由於美元匯率強勢加上3款新iPhone手機售價過高,這些產品在新興市場上的銷售遇阻,成長幅度有限。

若再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考慮對從中國進口的iPhone和蘋果筆電加徵10%的關稅,更讓市場對於在中國的蘋果供應鏈廠商的獲利前景感到憂慮,而以iPhone組裝代工為主的鴻海自然也難以倖免。

《日本經濟新聞》此前引述消息稱,鴻海計劃在今年底前裁撤10萬名員工,以應對明年全球經濟成長減速,以及蘋果要求降價的壓力。但該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否認裁員10萬人的說法。

鴻海近來積極在越南布局,其子公司鴻騰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公司在10月中旬公告說,該公司透過轉投資取得越南北江省(Bac Giang)一家科技公司的股權,交易金額達1.3億美元。

港商馬不停蹄考察東南亞

不過在越南設廠也非容易,因為當地的基礎設施較落後,勞動力亦不如中國和印度具有多元及流動的人口。

本身擔任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的劉達邦直言,「搬廠不容易」,除成本外,亦至少需時兩年才能建廠,但不走又不行。他所屬的商會,約有300多名會員,保守估計,20%的會員打算撤離。「其實做美國訂單的,好幾年已經搬了」,比如劉達邦東莞工廠附近一個手袋廠,四年前已在客戶要求下搬到柬埔寨,否則客戶會要求減價。

最近幾個月,劉達邦馬不停蹄地走訪了好幾個國家考察,包括馬來西亞、台灣等地。越南早幾年就去過,雖然條例、法規和大陸類似,但越南只有4,000萬勞動人口,規模不及一個廣東省,發展空間有限。未來還會去泰國考察,因為當地零關稅。但除了稅項之外,也要考察當地法規,有些國家不讓外資完全獨資,外資佔比和中國一樣,最多49%。最理想的是找到當地同類型的企業,以收購部分股份或合作方式經營,這樣可省去昂貴的搬遷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