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政部週三(10月17日)公布的匯率報告暫未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但也不意味著風險降低,因為報告透露了特朗普政府的新動向——密切關注中國(中共)有無控制人民幣貶值,來沖抵貿易戰影響。

專家表示,美財政部10月的報告有明確敲打中國(中共)的意思。34頁的報告從篇幅上對中國(中共)的政策著墨最多,可以說跟4月的報告近乎完全不同,從過去並列多個觀察國變為突出中國(中共)一個。

美國財政部每半年向國會遞交一份「國際經濟和主要貿易夥伴匯率政策」報告,評估美國的主要貿易國家是否操縱匯率以獲取不公平貿易優勢。10月的報告繼續將中國和其它五個國家列入正式的觀察名單。

「顯然他們希望繼續關注中國,並且只關注中國。」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國際經濟和金融專家塞斯特(Brad Setser)表示,他曾在奧巴馬第一任期間為財政部工作。

報告強調貨幣干預的對稱性

塞斯特(Brad Setser)週三(10月17日)發推文分析說,他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華關注點正朝著另一個方向走——中國(中共)是否盡力控制人民幣的不貶值壓力。

「報告最重要的新用語是強調了貨幣干預的對稱模式,尤其是要求抵制貶值和抵制升值的壓力一樣強。」塞斯特寫道。這意味著特朗普當局或改變過去做法,不再單單考慮中國(中共)限制人民幣不升值,不盡力控制、任由人民幣貶值也不行。

財政部的報告中有這麼一段話,「財政部還將密切關注我們的貿易夥伴在外匯市場上的干預度是否對稱,那些選擇『穩定』匯率變動的經濟體在抵制貶值上是否會跟抵制升值一樣(強烈)。」

報告還提到,「很明顯,中國(中共)並沒有像過去干預升值那樣、積極地去抵制貶值。」同時,報告亦稱,據財政部官員估計,今年中國對外匯市場的「直接干預有限」,包括最近幾個月的人民幣貶值。

自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7%,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也下跌近6%。這個過程中,中共當局有啟動逆因子調節等匯率政策,希冀控制人民幣不至於貶值太快。外界普遍認為,1美元兌人民幣7元是中共當局控制匯率的「紅線」。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週三(10月17日)未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的消息傳出後,人民幣週四(10月18日)卻創下近21個月新低,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跌至6.9275元,較週三交易日中間價大貶172基點。

何為對稱性干預?可參考台灣

如何理解美國財政部的這段措詞?台灣可以成為典型實例。台灣曾在1988年被美國財政部列入匯率操縱國,隨後被移除,以及從觀察名單中除名。

台灣中央央行在2016年發出的「央行回應外界之提問」中說,「台灣央行多次向外界說明,維持貨幣動態穩定,並非『阻升不阻貶』」,並指動態穩定是指將匯率控制在均衡水平附近,避免出現過度波動。所以對應的央行政策不僅考慮抑制過度升值,也要考慮過度貶值。

根據台灣央行的這份公告,動態穩定表現在過去36個月移動平均值上下5%的範圍內。

換句話說,匯率自由化也好、對稱性干預也好,應該是同時重視匯率過度升值和貶值兩方面。自由不意味著放任不管,特朗普政府指責中共干預人民幣可以理解為兩方面,既不要過度干預人民幣升值,也不要順水推舟、任由人民幣過度貶值,恢復匯率市場的均衡才是最優。

10月報告對華措詞轉嚴厲

10月的報告是特朗普政府的第四份半年度報告,雖再次放棄將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但報告卻不同於過去,尤其在特別指出「關切」中國(中共)的匯率政策問題上。

與財政部4月的報告相比,10月的報告在措詞和內容上都更強硬。4月的報告表示「強烈關切」中國在改善雙邊貿易失衡上缺乏進展,而10月的報告則明確批評中國(中共)匯率政策缺乏透明度以及近期人民幣走軟表現。

「財政部非常重視中國(中共)遵守G20的承諾,即不參與競爭性貶值,也不把人民幣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美國財政部週三(10月17日)的聲明中說,「中國(中共)應該實施更多基於市場的經濟改革,從而增強對人民幣的信心。」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在聲明中表示,「(中共匯率政策)對實現更公平、更平衡的貿易構成重大挑戰,我們將繼續觀察和評估中國的匯率政策,包括通過與中國央行進行討論。」

報告也指出人民幣貶值、美元走強對中美貿易帶來的影響。「最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美元走強和人民幣貶值若持續,將加劇貿易和經常帳戶的進一步失衡。」

而美國財政部對中國(中共)的過度貿易不平衡仍表示深切關注,中國(中共)持續的非關稅壁壘、普遍存在的非市場機制、大量補貼及其它不公平做法都在加劇這種不平衡,並越來越扭曲中國與貿易夥伴的經濟關係。

罕見介紹中共干預匯率的歷史

財政部最新的報告也罕見地介紹了中國(中共)在干預匯率方面的歷史。報告指,中國(中共)利用經濟、法規監管政策,包括通過促進人民幣貶值,在國際貿易中獲得競爭優勢上有很長時間的歷史。

「中國(中共)在1992年至1994年間經常操縱貨幣,並依賴外匯管制限制進口。1994年1月,中共當局將人民幣貶值了33%,從5.82元人民幣貶值至8.72;隨後,中共將匯率固定在8.28上直到2005年,人民幣匯率水平整整十年被嚴重低估。」報告說。

報告尤其提到,1997~98亞洲金融危機期間,在中國(中共)當局「不貶值」的決定下,人民幣匯率隨後被長期維持在高度低估水平,這項決定人為增加了中國出口部門的規模。

那麼過去的美國政府都做了甚麼?1992年5月到1994年7月,美國財政部有五次把中國(中共)定為匯率操縱國,主要是克林頓(Bill Clinton)第一屆任職前兩年,但也是從他擔任總統後期(任期1993年~2001年1月20日)開始,美國財政部就未將任何國家,包括中國標註為匯率操縱國。

外界認為,過去因為美國商界游說以及國內政治形勢需要,兩黨輪流執政中也未對將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形成共識,甚至有時刻意迴避這問題、為其它事宜讓路。

《紐約時報》2017年4月的報道說,許多有學識的經濟學家和政策專家承認,特朗普總統的直覺總的來說是對的,中國(中共)早該被列為貨幣操縱國。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表示,就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國(中共)列為匯率操縱國。上任後,他也多次批評中國(中共)進行操縱貨幣貶值。

美國國會2015年通過的《貿易便利化和貿易執法法案》,對操縱國設置了具體的標準,必須滿足三個標準才能被標記,分別是:與美國的貿易逆差至少為200億美元,經常帳戶盈餘超過GDP的3%,並對貨幣市場進行反覆干預。

目前,中國(中共)只滿足了第一個條件,這也是美國財政部本次未將其列入匯率操縱國的重要原因,但外界認為,中國(中共)日後被美列入操縱名單的風險並沒有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