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8月20日「鼎家」長租公寓宣布資金鏈斷裂破產不到兩個月,長租公寓「咖啡貓」也爆出連環套爆雷,導致數百業主中招。另一家長租公寓「寓見」也被爆資金斷裂。

據《長沙晚報》報道,十一長假過後,湖南長沙御溪國際大樓15層的咖啡貓長租公寓總部湧入了大量討說法的業主。

其中一名業主田力介紹,他在韶山南路某小區有一套三居室房,去年底與咖啡貓科技簽訂了一份五年房屋出租合同。合同簽訂後,按照業務員的要求,在「房樂分」平台進行了註冊;然後收到一個驗證碼,接著按業務員要求把它傳給業務員,對方的解釋是這個驗證碼是確保業主本人收到租金。

事發後,田力才知道,對方以短信驗證碼授權的形式,與宜貸網一個叫「房樂分」的平台及天宸匯力公司簽訂了多份電子合同,讓自己背負了一筆57,530元的貸款,這些錢一部份充抵房租,一部份打入了咖啡貓科技的合作商——湖南良文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的帳戶。

報道說,更令人震驚的是:十一前,天宸匯力派人到長沙調解,田力等業主才發現,自己實際被簽了7份電子合同:《信息服務授權書》、《房樂分用戶服務合同》、《租金年付保理服務合同》、《房樂分融資服務合同》、《融資合同條款》、《託管/租賃合同補充協議》和《借款合同》。這些合同涉及的主體包括:P2P散戶、宜貸網、天宸匯力、房樂分、咖啡貓科技等。 

有人總結這是「連環套」合同:首先通過《借款合同》把錢借出來;再通過《房樂分融資服務合同》,把錢打到天宸匯力;接著通過《保理合同》把錢打一部份給業主(充房租);其它的通過《委託協議》打給湖南良文裝飾工程有限公司。

湖南良文裝飾法人廖興偉,與咖啡貓科技法人張爭利是夫妻關係,同時也是咖啡貓的實際負責人,他在接受《長沙晚報》採訪時承認,這種「被」貸款的業主,長沙地區超過400戶,涉及金額一千多萬元。

三十出頭的廖興偉過去從事家裝設計、精裝修等業務,2014年開始創辦「咖啡貓公寓」品牌。咖啡貓是長沙地區從事長租公寓最早的一批企業之一。近兩年,隨著民宿興起,長租公寓也被業界看好。從去年下半年起,咖啡貓科技開始迅速擴張。

對於這次事件的爆發,廖興偉解釋,主要由於受政策影響,天宸匯力的融資合作方「房樂分」平台無法提供足夠資金,使得天宸匯力原來承諾的投入工程款不到位,從而出現了資金鏈斷裂的問題。

「寓見」長租公寓疑似爆雷

就在咖啡貓爆雷的同時,長租公寓——寓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也被爆資金鏈斷裂。

10月16日,寓見公寓上海地區的數碼租戶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反映,在其租賃合同正常履約期間,房東突然上門趕人,理由是債務方寓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寓見資管)不再支付房租。

寓見公寓租客王一平告訴《經濟觀察報》,照他的估算,如果現在被迫退租,他將損失2個月押金和5個月的「消費貸」,總計金額超過1萬元。

和王一平有類似遭遇的有數百人。目前租客反映的主要問題有:租期未滿將要被迫退房、已退房的遲遲拿不到押金、綁定的分期付款無法解除,退房後仍要被迫付費,以及房東的「時刻來敲門」。這些人當中,不乏已經提前支付一年租金的租客。

10月16日,多位寓見公寓員工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寓見公寓的資產已經被銀行凍結,具體原因不詳。

網上傳出的一份上海華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瑞銀行」)蓋章的告知函顯示,華瑞銀行要求寓見保障該行的信貸資產安全。 

與此同時,疑似寓見向房東發放的告知書內容稱,公司「出現了嚴重的資金短缺,公司股權已經全部質押給貸款銀行,帳戶管理權也被貸款銀行全面接收,公司已經沒有任何資金可以調配。」

告知書還稱:「公司瀕臨倒閉,已沒有任何能力支付各位業主的租金。」

寓見公寓隸屬於上海小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4年。據其官網信息,小寓科技目前布局上海及華東,擁有門店43家,開業房源數超過2萬戶,管理資產超過300億元。寓見曾獲得雷軍擔任法人的北京順為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的投資。 

長租公寓為甚麼會爆雷?

今年8月,原我愛我家副總裁胡景暉曾警告:「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爆雷更厲害。」

胡景暉話音剛落,杭州就出現首例長租公寓爆倉。鼎家網絡科技的長租公寓公司宣布資金鏈斷裂破產,約4,000租客受害,涉及6家網貸平台。其中,「愛上街」租客綁定最多。這起破產事件,掀起外界對金融結合長租公寓模式的警覺。

據媒體報道,爆雷的長租公寓有著相似的營運模式。以杭州鼎家為例,這些長租公寓:1,先在市場上囤積房源;2,將這些房源轉租給需要租房的消費者;3,讓租客在第三方租房分期貸款平台開通租按揭服務;4,平台將一次性把租金付給鼎家;5,鼎家將部份資金支付給房東;6,拿剩下的資金開拓新的房源。通過這樣的操作,鼎家「空手套白狼」式地快速擴張。

胡景暉披露,中國的長租公寓營運商,以高於市場正常價格的20%~40%爭搶房源來擴大公司規模,完全破壞了正常房屋租賃市場。人為抬高收房價格外,以將公寓重裝修、N+1出租模式,加劇租房價格上漲。

胡景暉表示,房租不可能持續推高,租客也不會源源不斷。可以想像,一旦大規模大型中介掌控的長租公寓資金鏈斷裂,房東收不到租金,屆時或出現數萬或更多的租客被逐出屋外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