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悅如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悅如公寓」)因面臨巨大的經營及資金壓力,已無力維持正常經營,導致房東和租客均蒙受經濟損失。河南市民今年9月續租了悅如公寓的房子,但入住幾天,房間就先後斷網斷電。同時一些房東也走上維權路。

10月10日,河南鄭州市民武程(化名)向澎湃新聞反映了自己的窘況。

在鄭州工作的武程表示,他9月15日與悅如公寓簽訂租房合同,續租了此前已經租住一年的房間,續租3個月,並支付了押金、水電費、服務費等共3900多元。租房合同於9月23日生效。

武程沒想到,租住的房間在9月27日(入住僅4天)無故斷網。入住13天,房間又突然斷電。

武程想解決斷網斷電的問題。他致電維修工人和悅如公寓管家,前者稱已被悅如公寓解僱,後者稱「新舊公司在交接,需要一個過程,再等等」。

武程租的房子無法繼續居住,無奈,他被迫借住朋友家中。

同在悅如公寓租房的崔璇(化名)也經歷了「令她憤怒」的經歷。10月9日上午,她的房東來到家中稱,悅如公寓已拖欠自己1個月的租金,現在要收回房間,並找來換鎖公司人員強制換掉了門鎖。

除了武程、崔璇等租客面臨著住房麻煩,近期,與悅如公寓合作的部份房東也一直奔波在維權路上。

從2018年3月便與悅如公寓簽訂合同之後,吳蓉(化名)便將閒置的房子以每個月3000元的價格出租給悅如公寓管理,吳蓉按季度向公寓方收費。吳蓉介紹,從去年3月至今,她每個季度都會收到悅如公寓的租金支付款,但今年6月收到最後一筆款後,直到10月再也沒有收到悅如公寓的轉帳。

隨後,吳蓉找到此前跟她聯繫的悅如公寓的相關負責人詢問情況,但對方稱已經辭職,無法處理此事。

另一位房東王潔(化名)也透露,她從去年7月把房子租給悅如公寓,以每個月2000元、每季度6000元的價格出租。她先後三次收到悅如公寓方面轉來的租金,但自今年4月後至今,就再也沒有收到過租金。目前,悅如公寓已拖欠4個月的租金。

租客提供的一份《河南悅如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公告》顯示,該公司配置的1600套分散式公寓面臨巨大的經營及資金壓力,目前已無力維持正常經營。

10日下午,悅如公寓一名賈姓負責人證實,悅如公寓已經交接給另一家公司,並完成了股權變更。

河南悅如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4年7月30日,立足鄭州本土,輻射大陸中部六省。「悅如公寓」是河南公寓品牌裏拿到A股上市公司投資的公寓品牌。

近年來,一二線城市的住房租賃市場不斷升溫,大量的投資機構和地產巨頭也進入了長租公寓市場。但是在資本的炒作下,長租公寓市場很快就進入了一個魚龍混雜的狀態。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份,大陸各類長租公寓品牌達1200多家,房源規模逾202萬間。

大型房地產經紀「我愛我家」前副總裁胡景暉去年曾說「長租公寓爆倉,一定比P2P暴雷更厲害」。他預言,如果市場上各大機構仍然像這樣不理性地發展下去,今明兩年將會成為大批長租公寓的死亡之年。胡景暉話音剛落,杭州就出現首例長租公寓爆倉。

有機構統計,近兩年來,資金鏈斷裂導致的暴雷、倒閉、跑路、信譽崩塌的長租公寓品牌達20多家。其中今年僅7月份就有樂伽公寓、杭州速錦房產在內的6家公寓機構「爆雷」。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師陳雷曾對陸媒說,長租公寓發生資金鏈斷裂清盤之後,租戶將如何維權?比如租期未滿如何維權、通過平台辦理了分期貸款怎麼維權?押金怎麼退回?目前沒有明確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