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曾在7月18日的文章《特朗普的貿易戰可能引發中國債務危機》(Trump's Trade War May Spark a Chinese Debt Crisis)中指出,「(中國)整個經濟可能是龐氏騙局。」這個說法並非危言聳聽。

中美貿易戰正在擠壓中國的債務泡沫,並將對中共經濟「龐氏騙局」的指控,再度推到媒體聚光燈下。只是,可能還沒等到「龐氏騙局」破裂,中國的企業和百姓就會先被債務大山壓垮。

所謂龐氏騙局(Ponzi Scheme),就是一個人(或經濟體)借錢超過了償還能力,只能靠著借新債還舊債。 

在現實中,CCP公司叫中共,它的新項目叫「中國經濟」;它的金票叫人民幣,發行摻水的金票也叫貨幣超發;而債主們包括了海內外的個人、企業甚至政府,有個新潮的名字,叫做全球化經濟。 

2018年6月末中國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183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然後減去未貼銀票和股票融資約11萬億元(=172萬億),再考慮未納入該指標的新融資渠道,可知2017年中國企業債務總量大於172萬億元。 

而據最保守估算,中國企業每年貸款利息13.1萬億元。而2017年中國GDP(國內生產總值)82萬億元,比2016年74萬億元增加8萬億元。這卻遠少於企業需要支付的利息(13.1萬億)。這一估算還沒計算企業應付付息和本金。

中國經濟的盈利能力,早就撐不起龐大債務所產生的利息了。這種經濟跟龐氏騙局相比,有何差異?

房市泡沫搾乾三代人

隨著中共權貴階層趁勢一輪輪地在股市、債市、互聯網金融中大肆收割民眾財富,留下的就是股市劇烈震盪,企業、基金違約,P2P網貸爆雷,滿目蒼夷。過去十年,中國各地平均房價上漲了5至10倍。中國樓市成了吸收貨幣的最大資金池。 

而中國房市,搾乾了中國百姓三代人的錢袋子,致使國內消費嚴重貧血,實體經濟雪上加霜。中共甚至提出「六個錢包」的理論,意思是中國人應該通過夫妻雙方、丈夫父母、妻子父母六個人的積蓄合力湊夠首付去買房。 

房奴,在中國,不是一代人的命,而成了祖孫三代人的命。

債務危機重創企業百姓 

過去數月內,在廣東省中山、順德一帶,跑路、關廠、破產的廚電企業達50多家。這或許就是中國製造業當下的一個縮影。資金鏈斷裂,正是龐氏騙局破裂的爆發點。 

中美貿易戰加快了這一過程。中共對美國大豆、粟米開徵報復性關稅。而對民企而言,這就成了催命符:

2018年5月,吉林大型國企、中國最大粟米貿易商吉林糧食集團進行破產清算。7月中旬,中國最大的大豆進口民營企業之一——山東晨曦集團申請破產。 

中共龐氏騙局的秘密 

2017年6月,中共點名批評海航、萬達、安邦和復星這4家民企,指控它們轉移資產,中國的銀行系統隨即收緊甚至取消了對它們的信貸額度。 

背景神秘、最近遭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IFUS)調查的海航集團,總資產從1993年1千萬元,增長到2018年的逾1.5萬億元。25年資產膨脹15萬倍。安邦集團2010年成立時資產5億元,2016年底總資產達1.45萬億元,6年資產增加2,900倍。

這些資產奇異膨脹的所謂民營企業,被外界公認為背後有中共權貴們的支持:它們爆炸式的資本膨脹,無不獲得中國銀行系統的龐大資金支持,經常在資本市場上演蛇吞象的併購「奇蹟」。 

小到個人的海外旅遊、消費、買房,大到企業集團的海外併購、擴張,甚至中共戰略推進的「一帶一路」,就正在以不易覺察的方式,將中共催發出的資產泡沫轉移、擴散,輸出到全球經濟中。 

中共的龐氏經濟騙局,正在悄無聲息中影響著全世界,只是帶來的是蜜糖還是毒藥?答案正在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