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一:「海南島在中國哪方?」問題二:「如果租了或買了層樓,現在退租或賣回給業主,這種前後業權關係解釋如何?」而「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以一個圓的地球來看,天涯海角會在甚麼經緯度?而知交是要計算認識多少年,還是幫了幾多忙才可以鑑別?這些簡易思維,還要自圓其方說「過份敏感,過份解讀」,再煞有介事去修訂「解毒」,好人好事在當今社會怎不七零八落?「一瓢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正是「一代濁世實難歡,今宵特別寒!」難怪有位醫生對病人說:「你心情不好,是否看得新聞太多?」

中國古語有「一代為官,九代為牛」的警語,做一代官,卻要受報應做九代牛,若這句說話真的成立,都咪話唔恐怖。教育對社會文化的發展非常重要,而那些所謂教育官員,若沒有教育理想,只有升官發財的癡想,甚至樂於模仿趙高指鹿為馬的精湛演出,相信對本地的「演偽」事業,必然大有進益。當然「演偽」不佳或者壞事做得太盡,往往有趙高被殺滅族,示眾咸陽的惡報下場。人如能預知因果,誰敢作惡?

過往看了凡四訓,有個故事說為官的衛仲達到了陰間,閻王審批善惡記錄,仲達的惡錄簿攤滿一大庭院,而善錄卻只得幾張,閰王取秤來稱,反而大疊之惡錄簿比幾張善錄為輕,仲達好奇便問:「為官短暫,怎有這麼多惡錄?」閻王答:「做官思念不正已犯罪,不一定做了才算。況且國策影響民生甚大,所以業報亦比其它工作更大。」又問:「但善錄何以較重?」閻王答:「朝廷常興假大空工程,你卻上書勸諫。」仲達說:「我雖上書,但不被接納呀。」閻王說:「雖未接納,但一念之善,普達萬民,若納,善力更大。」正因如此,志在天下,善達萬民,善雖小而功德大。若志在一身,話雖小而惡業大,而這正是九代為牛的「功德」。

致於一個政府,怎樣解讀「高薪養廉」或「高薪養奸」?有好福利及好人工,如懂得珍惜,自然不必反腐打貪。但反過來若人心無厭足,貪享高官厚祿,又會戀棧權位墮落成奸。曾幾何時,退休官員,回到祖家歸隱田園,頤養天年。而現在卻多顧問董事,退而不休,祈求大豐收。當然人為了日後退休舖路搵真銀是無可厚非,而養廉與養奸的分野,就在個人品德與社會風向的選擇上。「識時務者為俊傑」,所以當今的俊傑特別多,而偽術家亦更多。千幾年前,陶淵明不為五斗米而折腰,寫了篇歸園田居,心想,若為五斗米而折腰,簡直是愚蠢傻瓜,而現在是高薪厚職更有其它延後利益,將心比己,想做俊傑怎能不折腰?大概人人都「誤落塵網中,久在樊籠裏。」不過「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可以做人,何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