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躺好!」:牙醫動手了

十歲的城牆

那位小女孩張開嘴巴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跳。

她的牙肉邊緣堆滿了牙結石!厚得像一片城牆平鋪在牙齒頸部,乍看像在牙齒內面貼了一片米黃色乾硬了的紙黏土。

十歲的小女孩不應該有這麼厲害的牙結石的!

 以前在大學的時候,教授還告訴我們十二歲以上才需要洗牙,那這女孩算甚麼?

「對不起,請你來一下。」我轉頭招手,叫她媽媽過來看看,「很嚴重的牙結石呢!簡直是不可思議!」

媽媽打扮得漂漂亮亮,很和氣的,聽了我的話,才皺起眉頭:「她一直都這樣,我就覺得奇怪。」

「這種程度的牙結石,我從來沒在這麼小的孩子口中見過,只有嚴重牙周病的人才會有,因為他們都沒好好刷牙。」

「我女兒有刷牙呀,怎麼還會這樣?」

「睡前有刷嗎?」

「每天睡前有刷。」

基本條件都有了,怎麼還會這樣呢?很多小孩也隨便亂刷,都不可能產生這麼厚的石頭呀。

這麼厚的牙結石,我預計洗掉之後,底下應該會露出減少了的牙肉,還會流一大堆血。

我用超音波洗牙機,習慣先將一小部份結石震掉,觀察下方的狀況,通常這麼厚的牙結石,下方一定是蓋著血紅色的發炎牙肉,其發炎範圍跟牙結石的形狀一模一樣,而且脆弱得不斷流血。

但是,很離奇的,這小女孩在結石下的牙肉並沒特別厲害發炎,發炎範圍也比牙結石涵蓋的範圍少很多……我們的醫學推理本能很自然的開始推論:是因為小孩的免疫系統不同嗎?是因為她的清理方式不同嗎?

不久之後,我得到了答案。

同一個笑容可掬的媽媽,帶了同一個女兒來,不過還多了她身材福泰的先生。

「今天是帶我先生來洗牙的。」她很和氣的說,「他平常在大陸經商,剛好回來,就約來洗牙了。」

「好哇。」我請他坐上診療椅,他自動張開嘴巴,「哇!」我嚇了一跳。

同樣厚如城牆的牙結石,同樣的位置,最扯的是——同樣的形狀!

同樣的形式耶!太有趣了!

不同的是,這位爸爸的牙結石的下方,是我預期的發炎血紅牙肉,還有褪下減少的牙肉,暴露的牙根……牙周病該有的全套特徵,他都有。

我一邊幫他洗牙,一邊對他太太說:「你們大人吃過的東西,不可以給小孩吃哦。很多家庭都有這種習慣,老人家會把在嘴巴含過的食物給小孩吃。」

「為甚麼不行?」她聽出我話裏有話,有點憂心了,而她的女兒則在一旁天真的玩耍。

「因為口水會傳染呀,」我說,「雖然大人和小孩口中都有能夠造成蛀牙和牙周病的細菌,而且這些細菌會陪伴我們到死,但是,大人如果已經有牙周病,他的細菌活動力特別強,小孩子的免疫系統可能抵抗不住。」

「我們家沒有把含過的食物給小孩吃的……」

 我對這個答案挺失望的,因為線索中斷了。

我叫她靠近一點,瞧瞧她先生口中的牙結石,是不是跟她女兒的長得一樣?

「真的一樣耶。」她也很驚訝。身為母親,她對孩子的各種狀況應該更為注意,一般上是如此啦。
「所以我在猜,是不是妹妹有接觸到爸爸的口水……?」

她猶豫了一下,才說:「她爸爸是大陸台商,幾個月才回家一趟,所以很疼女兒,都會抱著女兒,嘴對嘴親……」

嘴對嘴?!我心中大喊,表面不動聲色,手中繼續洗牙:「怪不得呀。」

「……不行嗎?」

「你說呢?」

「那我叫他以後都別這樣了。」

被我洗著牙的那位先生無法說話,也用眼神望著我,明確的點點頭,表示他了解了。

洗完爸爸的牙結石了,我再招手叫他女兒張口給我看看。嘿!粉紅色的牙肉,沒有明顯的發炎,她恢復正常健康的牙周啦。(待續)◇

——節錄自《 啊~請張嘴:張草看牙記》/皇冠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