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間,中共從沒放棄對美國的全方位「進攻」。在無形戰爭領域,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從美國社會的各方面入手,展開了一場悄然無聲的「超限戰」。

這場戰爭講究的是,不費一兵一卒,用非常規手段實現戰略目標。中共軍隊在1999年出版的《超限戰》一書中公開過許多戰術,還有一些是蘇聯時期沿用下來的辦法。核心目標是:不在正面戰場衝突,通過逐步滲透,在大眾無法察覺的情況下,掌握目標國的經濟命脈。

最關鍵的一步,就是顛覆傳統。蘇聯用這一辦法,四處推廣「共產革命」;如今的中共也用相同手段,宣揚所謂的「中國模式」。破壞宗教信仰、倫理道德、傳統文化及一切保證國家正常運行的機制,使目標國陷入混亂,引導公眾支持外來干預,從而建立新的政權。

網絡安全諮詢公司「黑色行動夥伴」(BlackOps Partners)執行長弗萊明(Casey Fleming)將中共的系統戰略稱為「不對等混合戰」——綜合使用非傳統及傳統戰術達到目標。

「終極目標是,在經濟和軍事上完全掌握主動權,讓對方徹底投降。」弗萊明說,這是一場「基於欺騙且無視規則的」戰爭。

辯證唯物主義,是一切戰術中最管用的利器:「發現」問題,豎起對立面,消滅中間層。社會的兩極分裂無法調和,矛盾激化產生混亂之後,始作俑者即可趁虛而入,打著「穩定」的幌子坐收漁翁之利。

辯證唯物主義者致力於推廣與傳統理念相悖的價值觀,分化打擊遵循傳統價值的人們。比如,中共將宗教信仰說成是「封建迷信」,就可藉此大肆迫害有信仰的民眾。在超限戰當中,辯證唯物主義是顛覆目標國價值理念的秘密武器,在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中攪渾水,利用一些標新立異的反傳統理念,顛覆國家基石。

《大紀元時報》記者詳細剖析了中共對美隱秘戰中使用的四十餘種手段,包括摧垮道德體系的文化戰、多功能網絡戰、致命的經濟戰和改變民眾思維方式的心理戰。

如何顛覆目標國?

第一步,破壞倫理。抨擊宗教、文化和傳統,以毀滅民眾的希望、道德和價值理念。

第二步,動搖根基。滲透、侵蝕和毀壞國家的運作機制,使政局陷入動盪。

第三步,引發衝突。激化矛盾,加劇不同團體之間的分歧,將目標國帶入國內或國際戰爭。

第四步,介入斡旋。直接或間接干預調停,借「穩定」的幌子使目標國屈從。

操控信息流通 擺佈公眾認知

2011年,新華社租用紐約時代廣場的電子屏幕進行推廣宣傳。(Stan Honda/Getty Images)
2011年,新華社租用紐約時代廣場的電子屏幕進行推廣宣傳。(Stan Honda/Getty Images)

宣傳戰:為國家、名人或熱點事件按需打造形象,將政治家的形象塑造為或強硬或軟弱,也可以引導公眾對某一事件的態度。

文化戰:抨擊目標國的理念、宗教、語言、歷史和生活方式,摧毀道德體系,加劇混亂,或為其它形式的顛覆創造空間。

模因戰:在目標人群中散布言論,改變群體文化。

媒體戰:操控社交媒體、新聞機構、電視網絡等公眾信息平台,分散、欺騙和改變公眾的看法。

心理戰:潛移默化改變民眾的思維方式,針對關鍵問題煽動大眾情緒。

弄虛作假:炮製虛假事件或報道,誇大引用,以假亂真。

以訛傳訛:傳播虛假信息,混淆公眾視聽。

滲透控制國家機構

中共在全球各地開辦孔子學院,對大學洗腦滲透。圖為2015年,加拿大多倫多民眾要求關閉孔子學院。(周行/大紀元)
中共在全球各地開辦孔子學院,對大學洗腦滲透。圖為2015年,加拿大多倫多民眾要求關閉孔子學院。(周行/大紀元)

顛覆活動:製造社會運動,策劃抗議,攻擊目標團體及事件。

一線行動:在外國運作或操縱社團、企業、智庫和其它機構,實現各類目標。

海外統戰:將政府意志延伸至他國。如「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是負責監督和操控海外華人的機構。

外交戰:動用外交施壓譴責,開展情報工作。可與其它手段並用,製造矛盾或增加影響力。

滲透政界:對政界進行直接滲透,或操控其它對政界產生影響的圈子,如商界和智庫。

走私戰:利用有組織的犯罪團伙或人道主義陣線建立走私渠道,進行綜合攻掠。

教育戰:在關鍵問題上取得學術界支持,對學校和高等教育機構下手,煽動學生抗議,扶植可利用的年輕人掌權。

誘惑敲詐:引誘政治家、商界領袖等有影響力的人物上鉤,敲詐勒索。

暴力威脅:僱傭街頭黑幫和犯罪團伙,謀殺政治異見人士和評論家。

摧毀經濟命脈

經濟戰:竊取並削弱目標國的工業、農業和服務業,阻礙國家的經濟發展。

監管戰:遙控修改關稅、環保方面的法規,促進或抑制某一行業的發展,針對特定的併購案例施加影響力。

能源戰:操控目標國的石油、稀土礦產等自然能源儲備,爭奪網絡安全和人工智能等尖端領域的頂級人才。

環保戰:操縱或阻礙資源儲備,製造環境問題,為監管戰鋪平道路。

工業戰:掌控工廠,和與製造業相關的行業競爭。

貨幣戰:在商業往來中互換貨幣,目標是摧毀商品、服務或金錢的交易。

技術戰:搶佔技術優勢,確保其它國家在經濟和國防上大幅落後。

金融戰:針對貨幣下手,操控匯率,製造假幣,指使銀行製造繁榮或蕭條的假象。

貿易戰:全球貿易管制競爭。控制或破壞實體或網上市場,以及一些貿易協定,如中共的「一帶一路」。

輔助手段

在經濟竊取、審查監控和軍事攻擊方面,利用黑客侵入對方網絡或發動網絡攻擊。(Philippe Huguen/Getty Images)
在經濟竊取、審查監控和軍事攻擊方面,利用黑客侵入對方網絡或發動網絡攻擊。(Philippe Huguen/Getty Images)

立法戰:操縱國際國內的立法系統,阻止目標國的法律生效,或使非法行為合法化,反之亦然。

制裁戰:動用制裁,對影響本國利益的措施施壓,或以此阻礙他國命脈行業的發展。

網絡戰:在經濟竊取、審查監控和軍事攻擊方面,利用黑客侵入對方網絡或發動網絡攻擊。

情報戰:蒐集目標情報,以製造事件或採取對策。

間諜戰:僱傭間諜,進行政治顛覆、收集信息、經濟盜竊和擴大影響力。

假貨戰:製造假貨和假幣,大規模販賣,損害品牌利益,給宏觀經濟製造隱患。

援助戰:輸出經濟援助,操縱目標國的敵對國家。

發動間接戰爭

超限戰中還包括操縱他國軍隊,在不公開的情況下介入戰爭。圖為江澤民與前伊朗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會面。(Keivan/Getty Images)
超限戰中還包括操縱他國軍隊,在不公開的情況下介入戰爭。圖為江澤民與前伊朗總統穆罕默德・哈塔米會面。(Keivan/Getty Images)

介入戰:操縱他國軍隊,提供軍備,在不公開的情況下介入戰爭。

游擊戰:使用小型精銳兵力打擊對手,如毀壞補給線、破壞資源和刺殺等。

假意支持:為對手假意創造支持者,在關鍵時刻可能會倒戈。

恐襲戰:策劃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引導民眾的情緒和意見。

戰爭中的非常規致命手段

戰爭中的非常規致命手段包括使用生化武器。圖為2005年,韓國民眾在進行反生化襲擊演習。(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戰爭中的非常規致命手段包括使用生化武器。圖為2005年,韓國民眾在進行反生化襲擊演習。(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投毒戰:對目標人群下毒,以弱化身體素質或奪命。比如,美俄戰爭時期,蘇聯曾在水源中下毒。

生化戰:使用化學武器和生物藥劑製造疾病或混亂,消滅中心人口。

休眠間諜:在必要時啟動「休眠間諜」,製造恐怖襲擊或惡性事件。

核彈戰:採用先發制人的核打擊。武器可能通過集裝箱運輸,或是手提箱炸彈,還有可能從代理國啟動,實施戰略打擊。

電磁脈衝:利用核武器產生的電磁脈衝,破壞電網和大部份電子設備。

電子戰:攻擊電磁頻譜,控制通信網絡,破壞命令控制系統。

航空戰:使用武器摧毀戰略衛星,使目標國及其軍隊的核心系統陷入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