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4月29日已經率團抵達了北京,將在30日與中共副總理劉鶴繼續「磨合」,就中美貿易存在的問題進行第十輪談判。

最後衝刺 「還有很多工作」?

姆欽在4月29日動身之前表示,雙方經過幾輪談判,這場賽跑已經「進入了跑道最後一圈的衝刺階段」。不過他指出,雖然接近達成協議,但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而且這次談判將會討論購買伊朗石油沒有豁免的議題。

另有美國官員告訴彭博社,雖然雙方都渴望達成協議,但兩國仍有重大貿易問題尚未解決。如果美國總統特朗普對會談的推進情況不滿意,他或許會離開談判桌。

中美貿易談判的關鍵階段,美方透露的消息無形中為這次磋商蒙上了一些神秘色彩。有分析認為,兩國的不信任在日益增加,雙方的談判仍然充滿不確定性,美方應做好中共解體的準備。

姆欽在洛杉磯米爾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全球會議期間透露,談判已進入了「最後環節」,這一輪會談將繼續關注中共的產業補貼政策。

中美最後談判增一難關

姆欽告訴《紐約時報》,雙方也可能會討論「不再豁免購買伊朗石油」的問題。特朗普政府已經向中方明確表示,如果繼續購買伊朗石油,將面臨美國的制裁。

姆欽直言,談判就兩個結果,「或者達成協議,或者達不成協議」。他認為中美雙方都希望達成協議,但6月底前能不能結束貿易戰,他沒有預測;也沒有透露,如果談判失敗,特朗普政府會不會對中國商品徵收更多的關稅,他只是說「我們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作為美方的第二主談代表,姆欽也不敢確定是不是能與中方談妥。不敢確定的原因,伊朗石油問題可能是「最新的挑戰」。

大家知道,美國已經在4月22日決定,將停止中國、印度、日本、南韓和土耳其這五個國家繼續購買伊朗石油的豁免權。要求這些國家在5月1日前必須停止購買伊朗石油,否則將面臨制裁。就是說,如果5月2日以後,這五國如果繼續進口伊朗石油,美國將實施制裁。

美國限制伊朗石油出口,是直接打擊伊朗的生命線,阻止伊朗的石油收入,逼迫德黑蘭放棄發展核武器。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話說,美國的目的就是讓伊朗的石油出口「變成零」。而中國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買家,幾乎佔去了伊朗石油產量的一半。

「伊朗問題」對北京形成打擊

但是美國取消北京的石油豁免令,雖然是對伊朗的重創,但對北京也同樣是不小的打擊。因為在中國的石油進口總量當中,伊朗石油佔去了6%。中石油也好、中石化也好,中共這些大型國有企業都會受到非常大的衝擊。

我們看到,美國宣佈終止豁免令後,國際油價已經飆升到了半年來的高位。所以中共對美國取消豁免令反應很強烈,稱這些最新制裁是「單邊制裁」和「長臂管轄」,「將導致中東和國際能源市場的波動」。

中共外交部還稱中伊合作「公開透明」,應該得到「尊重」。

中共反應強烈,還有一個不能明說的原因,美國取消豁免令,也對中共的軍火財路產生了影響。大家知道,中共跟伊朗的關係,遠不止是表面的能源往來。

旅美經濟學博士李松筠指出,中共與伊朗之間有著大量的軍火生意,它是伊朗軍火的主要提供者。中共向伊朗提供軍火支持,伊朗出售石油給中共。

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中心主任博爾多夫(Jason Bordoff)表示,伊朗制裁對中美關係構成了「巨大挑戰」。如果北京從伊朗進口石油不迅速減少,美國的制裁可能會適用於中共央行。

雙方談判「新挑戰」

博爾多夫認為,中美貿易談判的衝刺階段,伊朗石油問題成了雙方談判的一個「新挑戰」。他對《紐約時報》表示,「中共的挑釁,可能會使問題複雜化」。

除了這個可能使問題複雜化的最新挑戰之外,確保協議的履行問題,仍然在困擾著雙方。美國官員私下透露,協議的執行機制和取消關稅的時間表,仍然是達成最後協議的主要障礙,是最艱難的挑戰。

中共的言而無信,讓美國吃了很多的虧。美國人不能放心,如果沒有切實的執行機制,可能用不了多久,中共就會舊病復發。

另外,中共多年來干預產業政策,不斷增強軍力和向外擴張,也已經引起了美國不安。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共科技公司進行更仔細的審視,對中共滲透美國和間諜活動在加緊打擊。在外界看來,雙方其實已經爆發了「新型冷戰」。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談判的主導權是在美國,特朗普的談判態度很堅定。為了達成協議,中共可能會軟化妥協。但是能不能切實遵守協議,這是一切問題中的關鍵。

藍述指出,如果協議不能切實履行,那談判成果就等於零,貿易戰將接著打。根據中共的本質特點來判斷,這是很可能的一種情況。如果北京履行承諾,改變結構性問題,中共的政權就會不穩。對中共來說,橫豎都是死,所以美國應該做好繼續關稅懲罰中共和中共解體之後的準備。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