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新成立的一個委員會3月25日警告,美國面臨的最嚴重威脅就是中共的「超限戰」。4月4日,一名丹麥軍事專家揭穿中共瞞天過海的戰略,詳細解讀中共軍隊三項「超限戰」,並提出應對措施。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軍事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litare Studier)博士後安德亞‧肯‧雅各布森(Andre Ken Jacobsson)把中共介乎西方「戰爭」與「和平」概念之間的超限戰稱為「灰色地帶」(Grey Zone)策略。他呼籲看清這些瞞天過海的戰略,西方各國才能聯合起來抵制中共。

雅各布森(Andre Ken Jacobsson)4日在參加「丹麥與中國的戰略合作研討會」時,為來賓介紹了「灰色地帶」理論,並詳細解釋了2003年成為中共軍隊(PLA)官方學說的三項超限戰:輿論戰、心理戰和法律戰,以及丹麥和其盟國該如何面對的問題。

與中共的關係建立在利益之上

自中共進入世貿組織(WTO)後,全球都面臨一個如何與中共打交道的問題。雅各布森先生也觀察並思索著丹麥與中共建交後,與中共外交來往時所面臨的一系列問題。 2003年成為中共軍隊官方學說的三項超限戰,讓雅各布森有了新的視角。

他在演講中談到:「這三項超限戰為我們提供了一面稜鏡,可以透過它了解中共的意圖和行動。」

他表示,中共常常會強調保持良好關係,但這種關係表面上彼此尊重,而實際上建立在利益和權力的基礎上。

他說:「中共駐丹麥大使鄧瑩去年談到這種特殊的關係,並強調了繼續保持良好的中丹關係的前提,即『在尊重和照顧彼此核心利益和關切的基礎上,秉承求同存異精神開展務實交流合作…… 』。然而,這一關係不是基於共享的價值觀和信仰,而是建立在利益和權力之上。這也不是一種對等關係,而是霸權和小國的關係。只要丹麥保持『務實』,中共就願意做生意。」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軍事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litare Studier)博士後安德亞‧肯‧雅各布森(Andre Ken Jacobsson)把中共介乎西方「戰爭」與「和平」概念之間的超限戰稱為「灰色地帶」(Grey Zone)策略。他呼籲看清這些瞞天過海的戰略,西方各國才能聯合起來抵擋中共。(Tobias/大紀元)
丹麥哥本哈根大學軍事研究中心(Center for Militare Studier)博士後安德亞‧肯‧雅各布森(Andre Ken Jacobsson)把中共介乎西方「戰爭」與「和平」概念之間的超限戰稱為「灰色地帶」(Grey Zone)策略。他呼籲看清這些瞞天過海的戰略,西方各國才能聯合起來抵擋中共。(Tobias/大紀元)

中共灰色地帶裏 一切都有目的

雅各布森表示,中共利用經濟實力來穩定政權,並不斷擴大野心。最為突出的手段就是通過推動全球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2025」等大型項目,企圖實現在2049年—— 中共控制中國百年之際,獲得全球大國地位的願景。

他在演講中說:「追求直接與美國和西方對抗,自然不會對中共或任何國家有利,在這樣的歷史階段對抗,中共註定會失敗。因為它無法同時對抗西方聯盟體系和發達的經貿關係。相反,中共推行的戰略,我把它稱為『灰色地帶』戰略。」

他解釋道:「『灰色地帶』介乎於我們西方非常熟悉的兩個狀態之間,即戰爭與和平。但我們不習慣的是,與一個國家的關係可以出現介於這兩個狀態之間的一種關係,既不是戰爭,也不是和平,這就是『灰色地帶』,國與國之間的衝突關係低於發生常規戰爭的門檻。在這個地帶,一個國家可以利用一切手段和資源來擴展該國的政治目標。這意味著外交、經濟、文化、信息、技術等手段都是有目的的,它們都被結合起來以達到中共的內部和外部目標。」

雅各布森認為,對於中共的這種「灰色地帶」敵對關係,早在冷戰期間,美國外交官喬治‧肯南(George Kennan)就指出過這個西方的盲點,並在1947年稱不理解這種敵對關係是一種殘疾。

雅各布森說:「戰爭與和平很容易區分,我們知道如何在這些條件下行事。但灰色地帶卻相反,沒有這樣一個容易區分敵友的政治環境。因此,我們很難理解我們與中共的關係,這種關係呈現出一種與我們的社會不同的模式。」

雅各布森表示,中共利用經濟實力來穩定政權,並不斷擴大野心。最為突出的手段就是通過推動全球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2025」等大型項目。(Tobias/大紀元)
雅各布森表示,中共利用經濟實力來穩定政權,並不斷擴大野心。最為突出的手段就是通過推動全球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和「中國製造2025」等大型項目。(Tobias/大紀元)

尋找應對中共三戰的解決方案

但是,2003年中共的三項超限戰學說為雅各布森提供了研究中共戰略的線索。他在研討會上分享了他為丹麥和西方盟國努力尋找應對三戰的解決方案。

反輿論戰:小心中共收買媒體

他認為,中共運用「輿論戰」吸收記者、購買媒體渠道等來「講好中國故事」,他說:「這是中共引導外國態度的輿論戰,在思想的戰鬥空間中起到先發制人的作用。」

他指出,中共的這些宣傳手段以前主要被用來對付自己的人民,但現在美國的媒體已經被滲透很深。他也同時提醒丹麥媒體,隨著中共對格陵蘭島自然資源及其北極貿易路線中心位置的興趣日益增加,也將刺激中共在未來對丹麥媒體進行收買。

反心理戰:恢復理性分析能力

雅各布森對中共在丹麥施行的心理戰有很多感觸,他說:「在丹麥,大眾化的,我們能看到哥本哈根主要購物街充滿了美麗的中國燈籠和裝飾,以慶祝中國新年。這些都是由中共通過駐哥本哈根大使館贊助的,而且得到了哥本哈根市政府的批准。當步行街上的大商家都將此視為是增加利潤的機會時,他們正在對『遠離國際政治』進行嘲諷。但這裏需要驚醒的是:在中共影響並改變外國對中共態度的這個把戲中,他們已經被利用了。」

他還指出,雖然有丹麥的大學因學術自由問題拒絕中共的孔子學院,但也有丹麥的一些教育機構並沒有意識到其背後的更大意圖。

而中共的熊貓外交也是個陷阱,他說:「中共的主要目的就是操縱大眾情感,而且已經帶來好處……黑白相間的熊貓臉正推廣著中共對西方機構的另類方案。」

他提醒丹麥各界,要對付中共的心理戰,不僅要在丹麥政治界,而且要讓社會大眾與決策者聯合起來對付。他說:「丹麥是美中大戰略競爭中的一部份,必須意識到這一點。這要求我們必須首先理解中共的『灰色地帶』手段和目標;其次,對中共操控丹麥人情緒,培養關鍵的恢復理性分析的能力。」

反法律戰:安全為上建機制、堵漏洞

雅各布森指出,中共認為,利用西方的無歧視原則機會多多,尤其是在貿易和商業領域。但問題是反過來就不行。他舉例說:「在丹麥這樣的西方自由社會中,中共的言論幾乎是毫無限制的,而所有的言論和文本都在中國境內受到嚴格審查。」

他詳細介紹了對丹麥最關鍵的兩個例子,其一,格陵蘭機場擴建問題,涉及到無歧視的條款。他表示,中共參與格陵蘭機場問題意味著一個永無休止的問題。在美國的警告下,丹麥與格陵蘭簽署了融資協議,將中共排除在外;其二,華為為丹麥電信(TDC)建設下一代5G無線網絡的基礎設施問題。 2017年,中共對《國家情報法》進行修改,引發西方國家對華為產品的安全問題擔憂。雖然美國盟友敦促,丹麥政府因為法律上沒有可以依據的條款來禁止華為而束手無策。但最終丹麥電信選擇與愛立信合作,拒絕了華為。

雅各布森認為,應對中共的法律戰,必須以國家安全為上制定相關法律。他說:「這是一個全新的商業環境,貿易越來越多地變成了安全政策,利潤已不再是唯一的考慮。一個國家需要建立針對外國直接投資的篩選機制,並不斷完善。」

雅各布森最後表示,丹麥必須謹慎行事,不落入中共「灰色地帶」圈套中。而丹麥接收兩隻可愛的大熊貓其實是在增加風險,因為中共對丹麥的實用主義和忠誠度期待會上升。他說:「丹麥需要好朋友和盟友才能『承受灰色地帶』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