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負債累累的安邦保險集團被政府接管、吳小暉被起訴的同時,悄然傳出中共政府官員已示意國有銀行繼續向海航集團放貸的消息。

自去年底今年初以來,海航集團的債務危機不斷蔓延,逾期款項未付、變賣資產、高息融資,日前又傳出海航拖欠了一家國有航油公司約30億元人民幣(4.76億美元)款項,航油公司威脅斷油。

但據《華爾街日報》3月5日報道,一度對海航收緊信貸的中資銀行又對其重啟了信貸閘門。

華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今年2月初,多位政府官員在北京與海航集團高管會面,討論該集團的財務狀況,國有銀行的代表以及海航集團總部所在地海南省的省長均參加了會議。

上述知情人士稱,政府官員在會上示意銀行繼續為海航集團提供貸款,避免可能導致該公司或其子公司出現債務違約的行動。

海航集團數天後表示,已從國有銀行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獲得32億美元的新信貸額度。一名知情人士稱,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也向海航集團提供了新的信貸安排。

知情人士稱,政府官員還要求海航集團出售海外房地產等不符合當局政策議程的資產。海航集團已在著手出售此類資產。

據備案文件和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海航集團正設法籌集資金償還逾200億美元的短期債務,甚至在考慮全盤出售公司一些最有價值的資產或是剝離其中部份股權。

報道引用早前的一份監管備案文件內容說,海航集團計劃出售所持Park Hotels & Resorts Inc.部份或全部股份,後者是一家在美國上市的房地產投資信託,擁有希爾頓酒店和其它商業地產。海航集團在不到一年前收購了該投資信托25%的股權,目前價值約14億美元。

此外,海航集團最近還出售了香港老機場所在地的兩幅地塊以及曼哈頓上東區的Wildenstein大廈,這些資產都是在不到一年半前收購的。

海航集團駐紐約高管Suren Rana在回答華日的問題時則否認資產出售決定是基於政府指示做出的。他稱,過去幾個月,多家中資和西方銀行已向海航集團發放新的信貸。

萬達、復星、海航、安邦為何命運各不相同?

2017年6月,中共監管機構點名萬達、復星、海航、安邦四家公司以海外併購的名義向海外轉移資金,並要求各家銀行排查這幾家企業的授信及風險。隨後這幾家公司從銀行貸款之路幾乎被掐斷。

海航集團曾經是中國最積極從事海外收購交易的公司之一,截至一年前該公司在兩年時間內斥資500多億美元收購了海外資產。海航集團的未償債務規模已達1,000億美元左右,一度被猜測是否會成為下一個樂視。

就在數日前,路透引述兩位銀行業消息人士的話稱,海航集團已經拖欠了一家國有航油公司約30億元人民幣款項。與此同時,網上傳出一份航空油料公司發出的《關於對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停止供油的函》,指海航自去年10月起至今一直未按合同約定支付油款,要求海航於今年3月16日前支付拖欠的油款及違約金,並做出不再發生拖欠航油款的書面承諾,否則將於2018年3月18日開始停止供油。

上周,當局接管了在全球大肆收購資產的安邦保險集團、吳小暉被起訴,但為甚麼在幕後對同樣在海外大舉收購陷入債務危機的海航施以援手?華日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海航系公司內部貸款關係複雜,可能對中國金融系統構成重大風險。

並且就在當局宣佈接管安邦的同一天,同樣被點名的復星公司表示將收購法國最古老的女裝設計品牌Lanvin的控股權。

為甚麼四家被點名的公司命運如此各不相同。《金融時報》日前引述分析師的話表示,當局依照這些集團的融資來源以及是否配合政府減緩資本外流和削減槓桿的運動來區別對待。

如:萬達配合官方指令,在過去9個月賣掉了40多億美元的海外資產,並承諾「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國內經濟。與此同時,海航在因流動性危機重組後似乎重新贏得了支持,其不久前還宣佈以158億港元的價格出售香港的兩宗土地。擁有房地產和保險資產的復星也放慢了併購速度,並採取措施降低槓桿。

報道說,安邦的融資模式讓北京當局最為擔憂。與其它依靠銀行貸款或發行債券為收購提供資金的集團不同,安邦依賴的是以人壽保險產品的名義向富裕的中國散戶投資者銷售類投資產品,這是中國龐大的影子銀行體系的一部份。

報道引述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朱寧的分析說,從海外資產與國內資產的比率來看,安邦是最激進的,其融資來源與併購之間存在更嚴重的錯配。換句話說,這代表著對人民幣將貶值的更大投機。

也有海外評論人士認為,四家被點名的公司唯獨安邦被接管,原因應該和吳小暉不聽監管層的警告,逆風而上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