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顧過的兩位癌末至親,都曾遭遇完全失去食慾的情況,我深刻體驗到那種雪上加霜的壓力,憂心、喪氣、不知所措。如果失去食慾的癌末病人找不到恰當的改善方法,就可能像我身邊的病人一樣很快惡化,甚至過世。

有人提議灌食,但太多複雜因素不允許,例如病人的意願、食道黏膜受損,或身體其它的不適等問題。如果迫於無奈接受灌食,是否又會帶來更多的痛楚?

過後我時常問自己,面對這種情況,身為病患、家屬或照顧者,究竟有沒有較好的方法,能幫助喚回病人的食慾?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與了解,我發現民間有一些行之有年的輔助療法,其中,「布緯療法」(Budwig Protocol)有較好的口碑與論據。

布緯療法改善食慾的3對策

早在半個世紀前,德國生化學家兼醫生喬安娜·布緯(Johanna Budwig)發明了一套溫和卻強效的自然療法,僅運用幾個簡單方法,就使那些奄奄一息的癌末病人恢復元氣和食慾,甚至可以得到治癒。

有一次,布緯的繼承者、德國自然療法專家洛薩·希爾尼斯(Lothar Hirneise)在演講中遇到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婦人,她坐著輪椅去聽他的演講。這位婦人罹患乳癌,已擴散到肝臟,身體虛弱得連說話都很吃力。

她女兒告訴希爾尼斯,母親毫無食慾,幾乎吃不下任何東西,於是希爾尼斯建議她回去試著用布緯療法改善。兩個月後,她女兒回電給希爾尼斯,說母親正忙著在花園修剪玫瑰花呢!進行了不到兩周,母親就能吃東西了,而四周之後便能自行走路,身體也越來越好。

針對食慾不振的重病人,布緯療法有三個對策:

1. 以亞麻籽油按摩全身

以有機冷壓亞麻籽油為患者做全身按摩,透過皮膚吸收來讓富含必須脂肪酸(omega 3 & 6)的油進入體內。同時,按摩還可刺激淋巴系統、改善血液循環,並加速油的吸收。

油按摩(早、晚各做一次)的操作步驟如下:

(1) 把油塗抹在全身皮膚上,輕柔地按推。

(2) 特別加強體內器官、淋巴管和疾患所在位置的區域。油會刺激眼睛,按推時注意不要碰到眼睛。

(3) 按推完之後,靜候15〜20分鐘。

(4) 用溫水淋浴(不用香皂),讓毛孔張開,使油更深入皮膚。

(5) 淋浴完休息15〜20分鐘。

(6) 再次淋浴,用中性香皂清洗皮膚。

2. 多待在戶外接收自然光

帶病患到戶外去,不要塗防曬油、不要戴太陽眼鏡,在不曬傷的前提下,儘量讓全身皮膚接觸自然光線。「就算在下雨,也到外面去。」希爾尼斯說,甚至處於昏迷的病人,也儘量推著他們每日到戶外接觸兩次日光。

陽光的重要性遠超過現今社會的普遍認知,從生物(量子)物理觀點來看,太陽光子與人體電磁場有重要的交互作用。布緯認為,人的身體如同一支天線,當人吃進能與太陽光子共振的食物、再去接觸陽光時,人體就能完全吸收太陽光子的能量,得到最大的健康效益。

富含omega 3 & 6的冷壓初榨種子油及各種天然植物都能與太陽光子共振,布緯療法選擇了亞麻籽油作為病人的主要食材,且強調,患者在調養過程中,陽光浴和亞麻籽油的攝取(按摩)需同時進行。

3. 吃流質食物

當患者稍能進食時,可準備下列流質食物,以少量多餐的方式補充營養:

(1) 現榨新鮮蔬果汁,加入現磨的新鮮亞麻籽。

(2) 溫綠茶、薄荷茶。

(3) 少量香檳、紅酒。(酒可刺激食慾、供給能量、並有益腸道。)

(4) 磨成泥的燕麥粥、蕎麥粥、糙米粥,或蔬菜湯。

(5) 油蛋白什錦果昔(以亞麻籽油混合茅屋起司後,加入各種蔬菜水果泥)。

以上食材均以天然有機為原則,可添加少許生蜂蜜,不可添加糖。

從癌細胞的特性看布緯食療法

布緯曾七次獲諾貝爾獎提名,並曾任德國聯邦衛生局的資深研究員,專門研究藥物和脂肪,以及負責檢驗與批准藥物。她首度確立飽和脂肪與不飽和脂肪的概念,並區分出omega-3 和 omega-6兩種不飽和脂肪酸。

布緯後半生均致力於拯救癌症患者。她發明了以「油蛋白飲食」(冷榨亞麻籽油與茅屋起司充分結合的食物)為核心的一套方法來治療各種癌症,後稱為「布緯食療」。香港導演嚴浩曾出書分享布緯的食療法,他在文章中表示,布緯食療法可以幫助抗癌,也能改善糖尿病、濕疹、心臟病、氣喘、關節炎等多種慢性病。

布緯食療法是否有依據?要探究它的原理,應從癌細胞的特性說起。

1931年諾貝爾生理與醫學獎得主、德國人華堡(Otto Warburg)發現癌細胞與正常細胞有個根本區別:正常細胞行有氧呼吸,而癌細胞卻偏好厭氧發酵。他認為,「癌細胞的生長起因於某種程度的缺氧」,而且「癌細胞無法在富含氧氣的環境下存活」。

華堡發現了癌細胞的重要特性,但卻一直沒有找到修復細胞呼吸的方法。直到1952年,布緯研究發現,將富含高不飽和脂肪酸的亞麻籽油與含硫化胺基酸的茅屋起司充分結合後,能把油分離成細小顆粒,變得類似水溶性,這些油進入人體後可以迅速消化、吸收與代謝。在細胞中,高不飽和脂肪酸內活躍的電子有如細胞的火星塞,可促進細胞呼吸氧氣,並排解細胞廢棄毒素。

布緯在論文中說:「我們基本上證明了高不飽和脂肪酸是呼吸酶功能的決定性因子,過去無人發現這一點。亦即,(我的論點)完善了諾貝爾獎得主華堡另一半未解決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