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中國最古老的農歌出現於帝堯時代,名〈擊壤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鑿井而飲,耕田而食。

帝力於我何有哉?

每天早上我便起來農作,

到了日落就回家休息。

我自己挖掘水井汲水來喝,

自己耕田種地以收成為食,

帝王的施政對我有何恩惠可言呢!

「擊壤」是古時候的投擲遊戲,壤,是一種像鞋子一樣的小木片,前寬後窄。將這種木片放在地上,然後再用手中的另一塊木片去投擲它,看能不能投中?

在帝堯的時代,有一天,一位五十多歲的老人家在結束農務之後坐在地上休息,手裏拿著木片玩起了擊壤的遊戲;這個時候有一個路人經過了,讚歎道:「啊!這真是帝堯的恩德啊!」老人家不服氣了,反駁說:「我每天早上起來耕作,晚上休息,自己挖井水來喝,自己種作物來吃,帝堯對我哪有甚麼恩惠呢?!」

在帝堯統治的時代,人民安居樂業,自給自足,沒有盜匪,沒有欺詐,也沒有被強制的勞役工作,在這樣自然的生活裏,人們竟然感覺不到帝堯的存在了,以為這美好的生活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得來的呢!「帝力於我何有哉」這句話其實正是帝堯施政美好的證明呢。

帝堯是上古時代的聖君,也是中國禪讓政治的開創人物。根據《史記》的記載,帝堯,本名放勛,他有著像天一樣的美德,神一般的智慧。人們接近他時,都能感受到像太陽一樣的溫暖;而仰望他的時候,就像看著天上燦爛而高潔的雲彩。他是一個高貴而又親切的人,雖然富有,卻不驕傲,雖然尊貴,卻不放縱。他戴著黃色的帽子,穿著黑色衣裳,駕著白馬所拉的硃紅色車子。他尊敬有善德的人,他能讓九族的人都和睦相處。他叮嚀百官,要照顧人民;他使所有的邦國都和平而不再紛爭。

帝堯命令羲和,順從上天的意旨,觀察日月星辰的運行,來教導人民農作。他叫羲仲住到暘(讀「陽」)谷這個地方,恭敬地迎接日出,安排春季的耕作。他叫羲叔去南交,安排夏季的農活兒,謹慎地幹好。他又命令和仲,住到西方的昧谷,恭敬地送太陽落下,有序地安排秋天的收穫。最後命令和叔,到北方的幽都去,認真地安排好冬季的收藏。一年把它分為三百六十天,用置閏月的辦法來校正春夏秋冬四季。帝堯真誠地告訴百官,一定要做好自己的職務。於是百官把所有的事都辦起來了,各方諸侯也和睦相處。

就這樣經過了七十年,帝堯年紀大了,他想找一個繼承者,於是問身邊的四岳大臣:「你們誰能夠順應天命,繼承帝位呢?」

四岳大臣都覺得自己道德不夠高,無法承擔。於是帝堯說:「那就從你們所認識的遠近大臣,甚至隱居中的人來推舉吧。」

結果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推薦說:「有一個在民間的單身漢,叫做舜,他是一個盲人的兒子。他的父親很愚昧,母親很頑固,弟弟很傲慢,但是舜卻能與他們和睦相處,並還孝順他們,幫助他們不至於變成邪惡的人。」

堯說:「那我就試試他吧!」

堯安排了許多考驗,舜都通過了,也把政務都處理的井井有條。堯認為舜十分地聰明,而且道德高,於是堯就向上天推薦舜,讓舜繼承了天下。

堯過世的時候,百姓悲傷哀痛,就像死了自己的父母一般。足足有三年的時間,四方各地都沒有人演奏音樂,因為人們的心中在悼念著堯。

堯明明可以將天下傳給自己的兒子丹朱,但他知道丹朱不夠賢能,不配治理天下;堯就放下私心,將天下讓給了舜。他知道如果把天下給舜,那麼天下人就都得到利益,而只有丹朱一個人不開心;如果把天下給丹朱,那麼天下人就會遭殃,而只有丹朱一人覺得高興。堯說:「我終究是不能讓天下人都受害而只讓一個人得利呀!」就是這樣一個大公無私的心,才使得人們對帝堯如此念念不忘,也使他成為中國聖王的偉大典範。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