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最富有的溫泉城、歐洲最美麗的「拉斯維加斯」——巴登巴登,生活著一位全國知名的鐘錶珠寶鑑賞家,他甚至把公司命名為「大使」。這位「奢華大使」就是維特英格(Dierk Wettengel)先生。他雖然為多家頂級奢侈品牌代言,但卻謙和友善、平易近人。

維特英格先生(Dierk Wettengel)。(網絡圖片)
維特英格先生(Dierk Wettengel)。(網絡圖片)

好客的「奢華行家」

「大使」公司(Les Ambassadeurs)位於巴登巴登賭場近鄰的歌劇院旁,一踏入公司就給人一種全新的現代氣派和纖塵不染的感覺,高大寬敞的古建築、簡潔高雅的陳設和牆外蔥鬱的景致,給來訪者很大的空間感,令人心情舒暢。這裏的主色調皆是白色:牆壁、寬大的桌面、辦公用具都是白色,白色的牆壁、白色寬大的桌面、白色的辦公用具,身材高大的維特英格也是一身白色服飾。他用富有磁性的聲音娓娓道來,讓來訪者感到賓至如歸。維特英格先生對來訪者不吝時間,從人生閱歷到當地風土人情一一詳細介紹,甚至還把收藏的鐘錶珠寶拿出來與客人一起鑑賞。

除了「大使」公司,維特英格先生也在綠樹成蔭的巴登市中心開設了一家直接服務於終端貴賓客戶的頂級品牌鐘錶珠寶廊,並取名Connaisseur,也就是法語「行家」的意思。顧客可以在這裏找到很多著名的奢侈品牌,除了Franck Muller和芝柏,「行家」頂級鐘錶珠寶廊還囊括了愛彼、香奈兒、拉夫勞倫鐘錶和瑞士德高娜等奢華品牌。維特英格先生說,自己作為「時間」的「行家」,可以籍此將豐富的經驗和高端的品味傳遞給顧客,幫他們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頂級名錶。所以,在服務賓客時,他從不吝惜時間,總是先盡心和貴賓交流,了解貴賓的喜好和性格,然後給他們推薦最符合其個人特色的腕錶或珠寶。

在鋼鐵城出生 帶來鋼鐵韌勁

維特英格出生在Siegerland,這裏位於波恩與法蘭克福之間,以生產鋼鐵而著稱,巴黎埃菲爾鐵塔中使用的大部份鋼鐵就來自Siegerland。二戰時,作為德國鋼鐵基地,Siegerland被英國皇家空軍作為重點轟炸對象,整座城市被炸毀。

有一次轟炸時,他的母親和姨媽帶著一大群孩子躲進防空洞。混亂中,他從姨媽懷中掉出來,摔在雪地裏,當時他只有8、9個月大。炸彈隨時都會落在頭上,到處是硝煙和炸彈爆炸,情況非常危險,誰也沒有膽量離開防空洞,幸虧他的外婆又衝出去冒著生命危險將他救了回來。

18歲時,他參加十項全能運動,每周七日都在系統訓練,雖然身體很累,感覺卻非常好。眾所周知,十項全能運動需要具有鋼鐵意志才能完成。那個年代,人們注重社會交往,大家利用業餘時間參與體育館的建造,緊湊的生活、能跟其他夥伴一起參加各項活動也給他帶來很多快樂。

十年前,維特英格不幸得了癌症。這事如果要發生在一般人身上,很可能會因為意志不堅強而過早離世。但維特英格沒有輕易放棄,他聽從醫生的勸說,搬到著名的溫泉之鄉巴登巴登。在這塊風水寶地,經過大自然的洗滌、溫泉浴的理療、放鬆的心情和積極生活的態度,他不僅活了下來,而且看上去非常健康、精神。

在名企學習 事業蒸蒸日上

受父親影響,從小維特英格就喜歡鐘錶行業,雖然父親很早就過世了,但他最初對鐘錶的知識和技術是從父親那裏學來的。

1969年,歐米伽公司勃蘭特家族(Familie Brandt)邀請他同行到柏林,「那時柏林有柏林牆,每個人都想看,我們在柏林待了三天,舉行研討會等。」維特英格先生說,「後來我們到了瑞士,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問我是否可以為歐米伽做設計工作。」

他在歐米伽工作了三個月,打開了視野,也學習了金匠技術。「幸運的是,我還為一位教授工作過,他通曉西方語言和藝術,從他那裏我汲取了很多設計和美學知識。」

歐米伽公司派他到美國進修,回來後為愛彼集團(Audemars Piguet)工作,因為當時歐米伽屬於愛彼集團。從1988-2000年,他成為愛彼集團的德國總代理,當時德國經濟非常繁榮,顧客購買力強,加上維特英格不凡的鑑賞力和品味,肯為客戶花費心力,能為客戶提供最佳諮詢,因此事業蒸蒸日上。之後,他開始代理Franck Muller和芝柏。

觀賞收藏家的奇珍異寶

維特英格先生珍藏的古董錶。(大使公司提供)
維特英格先生珍藏的古董錶。(大使公司提供)

維特英格先生珍藏的古董錶。(大使公司提供)
維特英格先生珍藏的古董錶。(大使公司提供)

除了鑑賞和藝術裝飾,收藏也是他的一大愛好,比如他喜歡收藏非常薄的手錶。維特英格先生給我們看他的珍藏品,還給我們講述了橡樹薄錶的故事。有一款錶內有棵大樹,兩隻鑲嵌紅寶石的鐘擺,就像兩隻不停啄米的小鳥。

這塊腕錶有個著名的故事:1649年英王查理一世被處決後,當時的王子後來的英王查理二世流亡國外,路途遇到英格蘭軍政領袖奧利佛‧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帶領千名士兵追蹤,慌亂中查理二世藏在一棵很大的橡樹(Royal Oak)樹冠上,躲過了追兵。之後克倫威爾,開始短暫地統治英格蘭聯邦,並在1653-1658年期間出任護國公。克倫威爾去世後,國會聲明恢復君主制,查理二世得以重返英國。為了報恩,查理二世下令種植了很多橡樹,很多地方也以Royal Oak來命名,英國海軍艦隊也叫Royal Oak。

愛彼錶Piguet的夫人是英國人,她建議要造一塊Royal Oak錶。造這款錶花費了很多心思,用了很多傳統工藝和寶石鑲嵌。這塊錶一直很受歡迎,這個牌子到現在還在使用。

「大使」公司代理兩大頂級品牌

如今「大使」公司代理兩個世界頂級鐘錶品牌在德國的業務。它們是出自瑞士製錶業奇才之手的Franck Muller和歷史最悠久的瑞士名錶之一的芝柏。

出生於瑞士的Franck Muller是頂級鐘錶歷史上第一個以可見與充滿美感的方式呈現陀飛輪的大師,他從小便表現出無限的創意。從1986年推出振動陀飛輪以來,這位頂級鐘錶的天才,便定期推出堪稱世界第一的錶款。他開發了許多創新設計的腕錶,同時也不斷創造新技術。與擅長錶殼製作和寶石鑲嵌的Vartan Sirmakes合作,Franck Muller Geneve品牌在80年代末開始逐漸風靡全球。Franck Muller Watchland位於日內瓦附近的小鎮讓托(Genthod),這裏可俯瞰日內瓦湖,遠眺白朗峰。從鐘錶工坊、雕刻工坊、珠寶工坊、錶殼加工工坊、電鍍工坊、裝飾工坊到拋光工坊,都坐落在這裏。

GP芝柏錶的歷史可以追溯至1791年,在瑞士高級鐘錶這個精英輩出的領域內,GP芝柏錶深厚的歷史底蘊和豐富的情感積澱可謂鮮有能及者。作為碩果僅存的真正瑞士製錶商之一,GP芝柏錶自行設計、創作、開發和生產腕錶的外部零部件和腕錶的「心臟」——機芯。這種全面的綜合性運作模式讓GP芝柏錶能夠提供種類完整的頂級機芯(超過100個型號)和享有盛譽的機械腕錶系列。GP芝柏錶品牌豐富輝煌的家族歷史由幾代人先後鑄就,並且直到今日仍在延續。

可以說,這兩個品牌都是在歐洲製錶業經歷石英危機後依舊全面堅持瑞士精製鐘錶傳統的頂級腕錶。之所以信賴維特英格先生,恰恰證明了他在業界「元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