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人士稱,特朗普上個月與科技高管會面時提出H-1B改革方案,以工資作為分配員額的依據,取消現行電腦抽籤方式,獲學界及科技業的普遍認同。有學者說,雖然不支持特朗普,但支持這項改革,因為它會讓「美國更偉大」。

美國每年的H-1B非移民工作簽證配額,分為6.5萬個本科(學士)學位常規名額,以及2萬個擁有美國研究生(碩士)以上學歷的特殊名額。移民局(USCIS)每年4月1日開始受理H-1B工作簽證的申請,最近四年由於僧多粥少,移民局採用電腦抽籤方式決定名額的分配,近2年的中籤率僅三分之一,引發美國企業的不滿。

特朗普對H-1B改革方向持開放態度

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特朗普去年12月和谷歌、臉書、蘋果等10多家科技公司高管舉行閉門會議,會中特朗普的高級政策顧問史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提議,終止現行電腦抽籤分配H-1B名額的作法,替代方案是以申請業者提供外籍工的工資作為分配基準,工資高者優先獲配。

米勒是特朗普早期參加競選時招募進來的謀士之一,曾是被特朗普提名為司法部長的參議員塞辛斯(Jeff Sessions)原來團隊的成員,塞辛斯一直主張要大力改革H-1B簽證。

消息人士表示,特朗普在會議上對H-1B改革持開放態度,他告訴與會人員,他不想讓「(能力)不好的人」移民到美國,歡迎「(能力)好的人」來美國工作。

特朗普去年12月14日與科技公司高管舉行會議。(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特朗普去年12月14日與科技公司高管舉行會議。(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除了改以工資作為分配H-1B名額的基準外,會中也討論是否提高申請成本,對此,特朗普特別詢問科技公司高管,是否會反對這項提議,沒有一位與會的高管表示反對。

一名了解會議討論過程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我們認為,特朗普並沒有反對H-1B簽證。」

微軟公司執行長納德拉(Satya Nadella)表示,科技公司必須能夠招聘國外人才。

特朗普2016年3月在共和黨初選電視辯論會上說,「H-1B對我們的勞工不利且不公平,我們應終止它。」隨後在其競選網站表示,會永久終止H-1B淪為聘僱低薪勞工的工具。

學者:特朗普的H-1B改革方向是正確的

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工程學院傑出學者瓦德華(Vivek Wadhwa)告訴CNBC,「雖然我不支持特朗普,但特朗普團隊目前規劃的H-1B簽證改革,會是一個很好的改變。」

谷歌總裁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也認同這個看法。施密特去年曾表示,科技業會在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要求提出H-1B簽證改革方案,包括增加H-1B配額。他說,谷歌急著招聘在海外等待(H-1B簽證)的工程師,如果無法成功,「他們將到我們競爭對手的公司工作」。

根據統計,2015年電腦抽籤獲得H-1B名額最多的前十大公司都是外包公司,第一名塔塔諮詢服務公司(Tata Consultancy Services Ltd. IN-TCS)獲得8,333張。排在第12名的亞馬遜公司,只獲得826張H-1B簽證。2014年的H-1B簽證,65%是分配給外國的高科技勞工,其中多數來自印度。

瓦德華認為,雖然特朗普沒有打算增加配額,但是以工資高低作為分配基準,可以打擊提供外籍工低薪的外包公司,解決矽谷科技公司近幾年無法取得足夠配額的困境。

「提高僱用H-1B外籍工的工資門檻,讓全球各地最佳技術人才進入美國,和美國優秀人才競爭,這將使美國更偉大。」瓦德華說。

康奈爾大學法學院(Cornell Law School)移民專家斯蒂芬.耶魯-洛爾(Stephen Yale-Loehr)說,特朗普可以通過行政行動(executive action)改變H-1B簽證計劃的部份做法,但是,重大的改變仍必須通過冗長的立法程序,而且也可能面臨法院的挑戰。

這些重大改革包括更改H-1B簽證配額或者提供高科技外籍工更多的綠卡等,都需要國會同意。

H-1B簽證遭濫用

2015年迪士尼世界裁員近300名員工,改以較低薪資僱用外包公司提供的H-1B勞工,部份員工在離職前還被要求培訓來自印度的移民工。

南加州愛迪生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在2015年也被曝裁員公司內部的信息技術人員,低薪僱用外包公司塔塔諮詢服務公司和Infosys提供的員工,其中大部份是H-1B外籍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