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平均房價已經超過美國。深圳房價已經躥升到全球第二。在全世界,只有矽谷聖荷西的房價超過深圳。然而在大陸,似乎沒有人相信當局將允許房價大幅下跌。在這種信念下,中國人將70%的家庭財富投入房地產。

美國朗維尤經濟諮詢公司(Longview Economics)一個新研究報告顯示,深圳已成為全球房價第二貴的城市,房價僅次於加州聖荷西(San Jose)。

在過去一年來,中國一線大城市房價飆升,平均房價超美國,已經出現了類似於1637年著名荷蘭「鬱金香熱」的泡沫。

深圳住宅價已達80萬美元

據美國財經頻道CNBC報道,該公司的研究發現,自2015年初以來,深圳的房價平均上漲76%。北京和上海的房價上漲情況相似,儘管不像深圳那麼極端。

分析顯示,深圳典型住宅的價格已達到80萬美元左右,房價收入比為70倍。遠高於其它城市,比如倫敦只有16倍。

15日朗維尤經濟諮詢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克里斯.瓦特林說:「我想這中國樓市怎麼回事……一些房價瘋漲得令人不安。我們仔細檢查過這些數據大約七次,因為我發現這些數據令人難以置信。」

瓦特林說:「部份一線城市的房價比英國倫敦還要貴。」

彭博社9月16日報道說,中國城市平均房價已經超過美國。在中國城市,平均房價已經上升到每平方呎171美元,相比之下,美國是132美元。

銀行持續放貸的驅動

「愛情誠可貴,房子價更高。想再買一套,婚約亦可拋!」有人用打油詩來嘲諷最近在某些城市發生的排隊辦理離婚手續以便購買二套房的奇觀。

同時,銀行陷入借貸狂潮。去年,整體未償還按揭貸款上升30%,新增按揭增長111%。

7月國內人民幣貸款增量達4,636億元,其中標明居民按揭的中長期貸款增量高達4,773億元。佔信貸總額的比重已經超過100%。

居民槓桿率猛增累積風險。9月5日,財新網刊文〈「房抵貸」加槓桿火熱最高額度無上限〉。該文指出,持續放量的按揭貸,是本輪一、二線城市樓市上漲的主要驅動因素。

所謂「房抵貸」,是指借款人以房產抵押作為擔保,向銀行申請的流動資金貸款。依照貸款慣例,按揭貸款額度須在「房抵貸」中扣除,也被稱作「二次抵押貸款」。

農行、建行、民生、中信等多家銀行均推出了「房抵貸」這一金融產品,參與房抵貸者即使名下仍有貸款未結清的房屋,只要還款一年以上,就可以申請二次抵押。

除房抵貸之外,消費貸、首付貸、個人經營性貸款等產品,都成為樓市槓桿資金的來源。

經濟學者何清漣表示,中國的房價之高、過剩房地產(鬼城)之多,全世界獨此一家,而這種房地產市場之所以能夠撐下去,在於中國國有銀行持續不斷為購房者提供炒房基金。開發商、銀行、炒房客、賣地的地方政府都在做房市。

房市現「鬱金香狂熱」

在本周早些時候瓦特林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說:中國房市建立在許多債務之上。他預測,所有的泡沫,一旦形成,但最終將會破裂爆破。「這只是個時間問題。」這猶如「鬱金香狂熱」一樣。

「鬱金香狂熱」(Tulip Fever)發生在17世紀荷蘭,是世界最早發生的經濟泡沫事件。當時荷蘭出現了一股爭相求購鬱金香球莖的熱潮,導致鬱金香價格急速上升,當時很多人變賣家財,參與到投機鬱金香上。但在1637年鬱金香泡沫爆破,價格降到高峰時的1%,令許多家庭破產,並使荷蘭的經濟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