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不見周星馳,想不到一登場居然是和東航災難有關。

周星馳透過助手向外界譴責Times的一篇訪問「冷血」和「鄙視」。

是甚麼訪問讓周星馳如此憤怒?

原來Times訪問了一位叫David Newbery嘉賓,許多中文媒體都只介紹他是一個「香港退休機師」,但其實翻看英文原文,他是「a retired Hong Kong flight captain and accredited aircraft accident investigator」, 即是除了機師身份,還有認可的航空事故災難調查員。

報道指,DAVID Newbery那句話「中國人對航空安全有些偏執,他們毫無疑問會在這問題上大發雷霆」(The Chinese are a bit paranoid about air safety and will go ballistic at this one without a doubt)。」

星爺解讀為「冷血」,他可能以為,這位外國人在批評中國大驚小怪、過份緊張云云。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那位DAVID真的在鄙視中國人嗎?

根據原文,DAVID NESBRY解釋,中國對上一次大型航空意外已經是2010年,即是有12年,連續100萬小時的安全飛行紀錄。

所以這次安全清白之軀打破,當然會令人大發雷霆。

而如何解釋對安全的「偏執」,這位機師也有提及,就是在2019年737MAX的意外後,中國是最後一個批准737MAX復航的主要國家,而中國自己的飛行安全規矩也比美國的FAA更嚴格。

如此看來,中國人對飛行安全有「偏執」也不是甚麼「冷血」的評語,也沒有半點覺得中國人不應對這次意外「太認真」的意思。

反而,DAVID在文章後段,重結了中國當局對飛行意外的「處理手法」,才是值得留意。

DAVID說中國慣常「 attribute blame to one scapegoat, draw a line under an incident and move on, rather than adopting a “Just Culture” system, which holistically examines all contributing factors and shares accountability across an organization.」

即是,中國以往在意外發生後,傾向找一個替罪羔羊,然後為意外劃上界線,到此為止,向前看了;而不是用「公正文化」,全方位全組織都要為意外負上責任云云」。

這個總結其實才是東航意外發生後,國人最關心的問題﹕這個空難又會被中共式「隱瞞」而壓下真相嗎?

這幾天網上非常熱切猜測東航垂直墜機的原因,由機師行為到東航是否節省維修費用引致意外,但都未有官方正式解答。

東航首次回應空難的記者會變成公關災難,路透社記者問了一連串許常在地、非常重要的提問,「包括維修紀錄、飛機墜落前的形態」等等,可惜東航雲南公司董事長孫世英卻是照稿唸書,答非所問,令人大失所望。

這不單是公關災難,也是人道災難,最高負責人這種沒有歉意也沒有誠意的回應方式,其實不值得星爺更大力的譴責嗎?

而孫世英照稿唸背後,也讓人害怕會否又一次出現中共式災難應對?

2011年的動車出軌意外,當局居然把列車殘骸推下山坡,就地壓爛掩埋,毁屍滅跡令人震驚﹗

汶川地震也阻止世人關注豆腐渣工程的問題;各省的礦難屢禁不止,而最醒目的畫面便是救出的工人第一時間「感謝黨」的奇景。白事當紅事處理﹗

近期的武漢疫情,李文亮吹哨人的下場是「造謠」「尋釁滋事」;徐州鐵鏈女事件,也是交出了令網民「以為我們是傻子」的草率結論,真相反正不見天日……

凡此種種,都和那個退休機師的觀察一致,「找替罪羊、劃線、完結。」

這個觀察,更值得中國人關心,而不是停留在「偏執」一字然後情緒發作,覺得外國人又歧視中國人。

周星馳還有一句感想,便是「非常感謝國家單位積極的搜救行動,真的希望能有奇蹟出現」,這又是典型內地網民面對災難的說話模式。

中國人面對災難,只能「感謝」,表達正能量,各省各市的「XX加油」便是例證,但除此以外,任何人如果發出「質疑」、「批評」的聲音,都是不合時宜,有礙體統、甚至「尋釁滋事」。

嚴格而言,國民出了意外國家全力搜救是應盡之義,有無人在事前的監察工作出現疏漏,要為事件負責?◇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