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人士口口聲聲勸說香港人不要移民,因為無理由去外國做「二等公民」,又或者索性出言嘲諷移民港人「好淒涼」。

很諷刺的是,香港人留在香港,一樣能感受到「次等公民」的淒涼滋味。

香港自從疫情大爆發,便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政治現象﹕大陸支援香港。你說支援火眼實驗、測試檢查能力,還算說得過去,畢竟作為核酸檢測大國,當然資源雄厚;但慢慢香港發現「不對勁」,設計簡便的方艙、供港貨運司機、照顧長者的護理員,都要由內地打救。

對了,還有那些抽氣扇,醫管局一度聲稱全靠中聯辦協調出手才能買到貨。

即是說,突然香港變成一個傷殘城市,無手無腳無人無物,連買一把抽氣扇也離不開中央協調支持,但香港明明有大量閒置專業人士,譬如地盤工人,難道香港連IFC都可以拔地而起,居然搞不出一間方艙?

香港人發覺不對勁,伴隨著香港特區官員對這些供港人力物力,近乎「卑躬屈膝」的「謝主隆恩」,好像如果沒有中央支持,香港不能苟活?尊內地而賤香港,漸成主流風氣。

然後去到內地醫護來港支援,觸發NOW新聞記者提問風波,更是把這齣「感謝中央」的大戲唱到最高潮。

話說內地醫護人員風塵撲撲千里赴港救援,但引起香港醫療界不同憂慮,包括內地醫護用中文寫病歷,香港醫護要重新用英文輸入,某程度是「雙重工序」。又例如內地醫師進行治療時,需要由香港醫生提供「指導」,也被形容為「變相把關」,香港醫生工作擔子不減反加。

但市民發現,不論是醫護界還是病人組織,面對這個情況都說得小心翼翼,不敢說「唔駛客氣我地自己搞掂」,只能繞個圈,說甚麼「內地疫情也很嚴重,希望特區政府不要加重內地抗疫負擔」云云(醫管局前行政總裁梁栢賢)。

高潮大戲便是,有NOW新聞台記者追問內地醫護治病時,「市民在治療期間一旦遇到問題,或不幸遇上醫療事故,應如何投訴,要求醫管局交代投訴流程。」結果建制派口誅筆伐,甚麼「仇恨言論觸犯國安法」、「壞心腸壞腦袋」、「應該對內地醫護心存感恩」,最後NOW新聞台跪低道歉,並稱該台「非常感謝中央和內地的無私支援」。

香港人實在無法想像,傳媒發問,居然要道歉,還要被恐嚇犯國安法,就因為問到「責任事故投訴」?即是說,內地的醫護是只能「感謝」,不能「質疑」,他們也是完美,絕不會犯任何錯誤,所以毋須交代「一旦犯錯如何處理」的程序。

內地人員憑甚麼有這種優勢特權呢?內地醫護就這麼完美無瑕嗎?特首為甚麼對這些醫護要哈腰躹躬的迎接?何時見到這位特首到香港的公立醫院,低下頭彎下腰,安撫等不到床位的病人?和做到崩潰的香港醫護加油打氣?我知道,她如果現身可能會有反效果,她算有自知之明。

整個形勢一目了然,「借疫謀港」,借疫情來徹底接掌香港,包括摧毀香港的各種固有專業優勢,而最大的阻礙就是港人的「尊嚴」,所以一連串的「感恩動作」,要香港人相信並習慣「沒有共產黨沒有新香港」的思維。中國人站起來了,香港人跪下來了,次等公民,信矣。◇

傳媒工作者

(本報專欄作家所提出的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