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人道基金5個信託人全部被拘捕,就在李家超新特首當選不久,香港便再次吹響國安進攻號角。有理由相信,這次拘控是「被動出手」,臨時起事。 因為先是信託人之一的學者許寶強要離境到外地做學術交流,這才觸發國安警報被拘控。由於控告他的罪名是和612基金有關,國安署也無可能放任其他信託人不管,這才有了後續的拘捕行動,包括拘捕已經90歲的退休主教陳日君神父。

612人道基金案應該是政府盯上的大案,重要性不下於對付立場眾新聞等等傳媒機構,因為這是政府眼中認定的「支援黑暴金錢來源」。這個辦案的「功勞」,按官場規矩,理應是李家超新上任後的「功績」,這才顯得國安工作的「延續」。

現在卻選在新舊特首鹹淡水交接期中間辦理,明顯是計劃以外的,應該就是許寶強教授的離境,意外地「打草驚SIR」,只能急急拘捕,然後也一併拘捕其他人。

從傳媒披露的案情,可以發現幾個特點。第一,又和黎智英有關。有傳媒引述,612基金應該是收取了《蘋果日報》大額捐款,而由於黎智英和壹傳媒高層被控「勾結外國勢力」,所以推論出「蘋果捐款可疑」。其實去到尾,又是要把香港所有組織團體的活動都說成了「黎智英是幕後黑手」。

第二,所謂「勾結外國勢力」的推論相當牽強。最重要當然是,612的「罪行」,許多都是早在2020年7月1日國安法實施前才「犯下」的。包括反修例示威期間資助「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到倫敦及日內瓦進行游說。

2019年9月,該代表團與英國國會議員會面,要求提出法案對香港官員制裁」。國安法不是說好了沒有追溯期嗎?那為何2019年的事,都可以用2020年才有的法律去控告呢?

第三,其中一個「勾結」證據,是基金用了真普聯的戶口收取款項,而真普聯的鄭宇碩教授又在2014年擔任「民主動力」召集人時,「勾結外國勢力」,接受美國NDI款項,以此來論證612基金「勾結外國勢力」。這條勾結鏈,非常間接,而且都是國安法實施前發生,到底是否能成立,非常可疑。

第四,這次拘捕,涉及藝人、法律界、學者以及宗教界,宗教界是首次被國安法拘捕。有人認為怕影響中梵關係,或許對陳日君會容讓半分,但今日要把任何希望放在「國際壓力」,都是不切實際。

看看俄羅斯,與天下為敵,也無改侵烏的步伐,更何況梵諦岡不可能會得罪中共。看看羅馬教廷發表的聲明,只是簡單一句「密切關注事件」,難怪被外媒批評為「軟弱」。特區政府也害怕事件向「打壓宗教」方向發酵,所以特意澄清是次拘捕和職業宗教無關。

不過,李家超這個新科「教徒」特首,競選時口口聲聲說「幫助社會是他的『 人生哲學 』,亦是加入政府工作45年的原因之一」,那麼陳日君樞機在612做的人道支援,又是否「幫助社會」呢?難道說,只有在政府工作才算幫助社會,如果在政府以外「幫助社會」,便是新香港所不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