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看不清北京的防疫政策,是否真的非自毁不可?先是上海,再來是北京,如果因為政情而對香港下狠手也算在內,中共是把自己領土內最繁榮富庶文明的優勢都毁得一乾二淨。難怪有人說,中共就是有這種自毁長城的傾向,就像新中國建政後,一連串的運動,把可以批鬥整肅的文明勢力都清零,留給世人的只有殘破不堪的軀殼。

中國著名富二代王思聰被指微博遭封殺甚至可能已經被控「尋釁滋事」,因為他批評了北京的防疫政策,「每天早上的核算(酸)檢測,檢測的不是陽性或陰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今天開始不會再出門做核算(酸)了。」

這話正好戳中了中共的痛處,在清零政策下,中國人「不是正在做核酸,就是正在核酸的路上」;核酸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早核酸、晚快篩,反正就是不停的做檢測過關。

以前是過政治關,今天是過疫情關,但打壓的、或者檢驗的,同樣都是「人性」。

因為核酸檢測而產生的圍封小區措施,已經成為限制中國人自由的最新工具。以前你因為政治不正確而失去人身自由,今天是因為核酸檢測不過關而失去人身自由,最糟糕是,政治上的「連坐法」也一併在疫情上出現。一個小樓有人確診,全個小區都要圍封。

為甚麼王思聰說「奴性血性」,因為如果你聽從黨的話,檢測、隔離、無法就醫、甚至自家老母親死在急症室門口也只能說一句「希望悲劇不會再發生」,這很好,表現的就是「奴性」。反之,群起反抗、衝破鐵絲網圍封的、拒絕被核酸決定人身自由的,便是「血性」。當然,有血性便要付出「血的代價」。

當中國這些不是底層、已經算是既得利益者甚至是享受權力的成果的富二代,也對防疫政策口出怨言,便可以知道,中共這個防疫政策,是如何全面打擊中國各階層。

你看胡錫進面對北京封城的可能,也展現高度關心。他發微博,寫道「稱北京應該不會走到『全域靜態管理』那一步吧,這是我的期望了。」那上海人西安人天津人都要問,憑甚麼只有北京不走到這一步呢?病毒也知道天子腳下不容入侵嗎?

胡又說,「不是北京人聰明,而是中國人沒那麼笨,我們不會讓同樣的悲劇劇本重演。」

那為甚麼這個悲劇可以在中國其他大城市上演過遍呢?雲南瑞麗封到沒夜,這已經是長篇悲劇了,老胡也要替雲南抱打不平嗎?

老胡又說,「北京的這波疫情可能已經隱秘傳播了一周,很多人擔心病毒會進一步擴散開來。上海何時能夠控制住疫情尚不可知,北京如果再大規模淪陷,衝擊將是難以想像的。」

這真是大新聞,嚴防死守、全面清零的帝都,為何仍然可以「隱秘傳播一周」,這其實已經宣布,中國式的防疫是徒勞無功,防疫不以領導人主觀意志作轉移。

胡最有意思是這句:「上海已經封了,如果北京也走向『全域靜態管理』,而且是較長時間的封控和停頓,那麼即使最終在付出巨大代價後實現了清零,其意義也已經大打折扣。」

中國不同城市正正就是「付出巨大代價後實現了清零」,為何那時沒有人提「意義大打折扣」,反而是一片歡呼掌聲開表揚大會;現在清零代價來到北京,才有老胡出來提醒大家。這裏有2個問題:中國城市果然分了369等,皇城子民最有福氣,其他偏遠地區只是「低端人口」。

但,正因對其他城市的災害視而不見,也沒有人好好檢討不計代價的清零政策,所以害人終害己,帝都也陷入封城恐懼。中國人需要少一點胡錫進,多一點王思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