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水雞、鎮江骨、豬腳薑、芋頭扣肉、煎釀三寶、沙爹肉串⋯⋯食客熟悉的各類菜式,在素食餐廳「走肉・朋友」都能找到,保留著每一道菜餚的美味,但實際是以素肉代替。這間從開業以來就開始受到食客關注的自助素食餐廳,也抵擋不住武漢肺炎的衝擊,在疫情爆發後生意跌了八成。當小店「告急」的通告一發出,便得到四面八方的支持,提出「黃色小店一間都不能少」,群策群力,餐廳也配合在一周內轉變經營模式,由「自助餐」改為「自選餐」,盼能齊心撐過飲食界的寒冬。


自助素食餐廳「走肉・朋友」遭遇飲食界寒冬,在一周內轉變經營模式,由「自助餐」改為「自選餐」。(陳仲明/大紀元)
自助素食餐廳「走肉・朋友」遭遇飲食界寒冬,在一周內轉變經營模式,由「自助餐」改為「自選餐」。(陳仲明/大紀元)

由三位理念相同、各有所長的朋友Esther、Joei、Jonathan於三年前創辦的素食餐廳「走肉・朋友」,致力推廣健康飲食習慣、愛護動物及社區關懷行動,自開業便已受到關注。餐廳獨特的風味美食,常常創新的菜式,令無論是否茹素者都可以享用滿足的一餐。

對於大角咀社區的隱蔽及獨居長者而言,這裏也是他們的「食堂」之一,每月餐廳都會贈送一定數量的飯券給他們,每月可以領取四次飯盒。餐廳創辦人相信「施比受更有福」,在短短三年間,結識了一班老友記,又擁有了一批忠心的食客。在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餐廳也力所能及幫助「同路人」,出錢出力只為良知。在當前大環境不景氣的情況下,他們認為有責任繼續撐下去,為的是不辜負客人對他們的期望。

「走肉」有朋友

談及開素食餐廳的夢想起源,多年前已茹素的Joei分享,自己約朋友一起吃飯常常遇到困難,因為一般人對素食的印象是「味寡」、「沒特色」、「吃不飽」,她希望有一間餐廳能顛覆朋友們對素食的印象。當她遇上喜歡創新的Esther和Jonathan後,三人一拍即合,決定開辦一間特色的素食餐廳,讓每一道菜餚滋味十足,並以自助餐的形式推出,讓每一位前來的朋友吃飽喝足,以全新的方式認識素食。Joei最開心看到客人帶著喜歡不同口味的朋友前來,每一個人都能在這裏找到自己欣賞的菜式,讓餐廳成為一個「有朋友」的聚腳點。


豬腳薑、芋頭扣肉、沙爹肉串、鎮江骨等都使用素肉製作,口感與肉食相若。(陳仲明/大紀元)
豬腳薑、芋頭扣肉、沙爹肉串、鎮江骨等都使用素肉製作,口感與肉食相若。(陳仲明/大紀元)

Esther原本並非素食者,開餐廳後她也步入了素食行列,協助開發豐富的菜式的過程令她感到驚喜,她近期檢查身體也發現素食令她更健康。她分享:「素食真的不悶,我們顛覆了一般香港人對素食的感覺。」她提及餐廳不定期都會推出主題素食自助餐,如東南亞、日本、京川滬等等,讓客人保持新鮮感。因應疫情,餐廳推出「抗疫」主題的餐飲,如具有清肺、治肺熱咳嗽功效的龍脷葉枇杷葉雪梨湯,以薑黃素為主打的食物,希望能夠在這一特殊時期帶給客人健康。


餐廳推出「抗疫」主題餐飲,如具有清肺、治肺熱咳嗽功效的龍脷葉枇杷葉雪梨湯。(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推出「抗疫」主題餐飲,如具有清肺、治肺熱咳嗽功效的龍脷葉枇杷葉雪梨湯。(陳仲明/大紀元)

紮根社區 為長者獻上關愛

餐廳的三位創辦人一直都有一個共同的理念——跟社區連結起來,幫助區內有需要的人。他們了解到大角咀區內有許多隱蔽及獨居長者,他們或許連一餐溫飽都無法保障。自餐廳創辦以來,便設立了一面「走肉牆」,並推出「走肉飯券」,客人可以在來餐廳時額外捐助50元購買飯券給長者,並在「走肉牆」上留下鼓勵的說話。餐廳再與社福機構合作,尋覓區內有需要的長者,將飯券送到他們手中,憑著飯券,每位長者每個月可以享用四次自助餐。


餐廳推出「走肉飯券」,幫助社區內的隱蔽及獨居長者。(受訪者提供)
餐廳推出「走肉飯券」,幫助社區內的隱蔽及獨居長者。(受訪者提供)

不久前發生的日用品、米糧搶購風潮,也令社區中的長者心生緊張。Joei發現前來換領飯盒的一位長者盛載了很多米飯,於是問他是否吃得完。長者回應:「我買不到米,想盛載多點飯。」那一刻Joei感到心酸,也有一份沉甸甸的責任:「我們在社區有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希望給長者有個溫飽,這也更加支持我們繼續下去。我們不能走的,我們走了他們去哪裏吃飯呢?」

Joei也常常與來到餐廳吃飯的長者聊天,了解他們的生活現況,開解他們的心結,希望盡量能夠幫到他們。最近她也發現有長者戴著的口罩起粒,她便主動詢問是否口罩不夠用,盡量在生活上幫助他們。

Esther對於能夠幫到區內的長者,她感到十分榮幸:「很大的滿足感,很有福,你能夠有能力幫到人,這件事是非常有福的。」

幫助同路人 壯大「黃色經濟圈」

在餐廳內的另一面牆為連儂牆,貼滿了五彩繽紛的便利貼,提醒著港人不要忘記幾個月來的抗爭。幾個月來小店也不斷支持這場運動,透過罷工、請手足吃飯、參與義賣、捐款給相關機構等方式,成為「黃色經濟圈」中的一員。


在餐廳內的另一面牆為連儂牆,貼滿了五彩繽紛的便利貼,提醒著港人不要忘記幾個月來的抗爭。(陳仲明/大紀元)
在餐廳內的另一面牆為連儂牆,貼滿了五彩繽紛的便利貼,提醒著港人不要忘記幾個月來的抗爭。(陳仲明/大紀元)


在中國新年前,餐廳決定義賣1000盒素蘿蔔糕作為賀年食品。(受訪者提供)
在中國新年前,餐廳決定義賣1000盒素蘿蔔糕作為賀年食品。(受訪者提供)

令Esther最為難忘的是今年年初的素蘿蔔糕義賣活動,在中國新年前,餐廳決定義賣1000盒素蘿蔔糕作為賀年食品,所得收益扣除成本後全部捐助給「守護孩子」及「612人道支援基金」團體。Esther分享:「我們了解到今年很多同路人都需要賀年食品,我們『黃店』也應該出一分力,我們就想到做一個義賣活動。」當宣傳推出後,看著訂單不斷增長,Esther也感到緊張:「我們只是普通的小廚房,這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每天都在數著數字,歷時一個月才做完1000個素蘿蔔糕。」售賣過程中也遇到令他們感動的事情,有的朋友知道他們是義賣,特別要求不用找換餘額,希望能奉上一點心意。最後的收益高於最初的定價,籌得接近九萬元善款。

疫市自救 互信互助

在疫情嚴峻的當下,餐飲界中影響最大的便是自助餐廳、火鍋店等。「走肉・朋友」的客流量在中國新年後下跌了八成,虧損嚴重。Joei說:「最慘的時候是整間餐廳只有10枱客人,但是在自助吧台上的食物一件都不能少。」每天虧損的情況令老闆和員工都感到了危機。


「走肉・朋友」過去是自助素食餐廳,十分受歡迎,老闆希望疫情過後還能恢復自助餐形式。(受訪者提供)
「走肉・朋友」過去是自助素食餐廳,十分受歡迎,老闆希望疫情過後還能恢復自助餐形式。(受訪者提供)


疫情爆發以來,餐飲業遭遇寒冬,「走肉・朋友」也難以倖免,生意直跌八成。(陳仲明/大紀元)
疫情爆發以來,餐飲業遭遇寒冬,「走肉・朋友」也難以倖免,生意直跌八成。(陳仲明/大紀元)

餐廳於2月7日在社交媒體發出「告急」貼文,立即吸引了大量同路人的關注,紛紛提出「黃店一間也不能少」,在網上幫忙轉發消息,出謀獻策,更身體力行到餐廳購買飯券支持。Esther表示:「最感動的是客人買下飯券,希望我們不要關門,告訴我們『夠膽』吃自助餐時會來。」還有的客人會大批購買素餃子,幫助他們撐下去。

三位老闆對客人們的反饋感動不已,也堅定了繼續經營下去的信念。於是「走肉・朋友」在短短一周內,由「自助餐」轉變為「自選餐」,每天有二十款菜式推出,每一份套餐可任選五種菜式,並鼓勵客人外賣。轉型令餐廳虧損變小,也得到了許多客人的支持。Joei希望餐廳能夠繼續在彼此的支持下保住,持續為社區服務。


自助餐廳在短短一周內轉型,更改為「自選餐」。(陳仲明/大紀元)
自助餐廳在短短一周內轉型,更改為「自選餐」。(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朋友」轉型為「自選餐」後,客人可選擇任選5種菜式,米飯、飲品和湯水任添加。(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朋友」轉型為「自選餐」後,客人可選擇任選5種菜式,米飯、飲品和湯水任添加。(陳仲明/大紀元)


姊妹素食餐廳「走肉蔬食硏究所」的一隅設立了義賣貨品架,擺放了許多「黃色」手作人的心意之作。(陳仲明/大紀元)
姊妹素食餐廳「走肉蔬食硏究所」的一隅設立了義賣貨品架,擺放了許多「黃色」手作人的心意之作。(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蔬食硏究所」門口的義賣貨品。(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蔬食硏究所」門口的義賣貨品。(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朋友」的姊妹素食餐廳、位於長沙灣D2 Place One的「走肉蔬食硏究所」,是Esther、Joei、Jonathan經營的另一間餐廳,在餐廳的一隅設立了義賣貨品架,擺放了許多「黃色」手作人的心意之作,在今年新年前頗受歡迎。因疫情關係導致出街吃飯的人流大減,這間餐廳同樣面臨經營危機。Esther想到呼喚「同路人」前來「懲罰黃店」的遊戲,依據不同的「特徵」推出特別的折扣優惠,希望可以在這個特別時期保住小店,與大家共渡時艱。


「走肉蔬食硏究所」也遇到經營危機,Esther想到呼喚「同路人」前來「懲罰黃店」的遊戲。(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蔬食硏究所」也遇到經營危機,Esther想到呼喚「同路人」前來「懲罰黃店」的遊戲。(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蔬食硏究所」的素食套餐。(陳仲明/大紀元)
「走肉蔬食硏究所」的素食套餐。(陳仲明/大紀元)

*********

面對當下的食肆結業浪潮,幾位餐廳創辦人都表示一定要堅持下去。Joei認為身為老闆一定要保障員工的生活:「我們說過要一起捱過這段時間,其實停業不是一個選擇,當然停業我們是舒服的,但是員工怎麼辦?」Esther補充,客人和老友記的支持也是他們的原動力:「真是一班很愛惜我們的朋友,這班走肉朋友,很支撐我們,當我們有事的時候,不離不棄,以及踴躍給予很多意見,告訴我們怎樣去轉變,支持我們。每日都還有很多公公婆婆來取飯,這也是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的原因。」◇


Esther認為,無論多麼艱難,都希望餐廳能繼續撐下去,客人和老友記的支持是他們的原動力。(陳仲明/大紀元)
Esther認為,無論多麼艱難,都希望餐廳能繼續撐下去,客人和老友記的支持是他們的原動力。(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