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二手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CCL)連跌三周,最新報184.96,按周再跌0.26%。分區指數個別發展,港島及九龍分別回升0.14%及0.5%,新界東及新界西則分別再跌2.02%及0.6%。其餘領先指數繼續全線報跌,大型單位、中小型單位及大型屋苑指數分別再跌0.08%、0.3%及0.27%。中原代理人指數(CSI)連升兩周,最新報35.72,按周再升1.33個百分點。

二手樓價指數連跌三周但跌幅收窄。各區指數表現各異,港島及九龍輕微反彈,新界東則急跌越2%,其餘指數變動不多於0.3%。樓價從6月份高位暫回落2.9%,但從技術角度而言已形成雙頂局面,短中期走勢反覆向下。

一手新盤依然相對活躍,新地長沙灣滙璽III開售二百多伙,超額認購十多倍,發展商加推,新價單較原先價單平均價高12%,低價開售只是借助市場聲音的宣傳策略。

小修小補幫助不大

另外,上期談到香港特區面對劏房惡化的問題,必須要有破格思維,大刀闊斧改革才能解決。政府則繼續小修小補,打民意點數,政務司司長公佈向「為低收入劏房住戶改善居住環境」計劃加碼,上調金額及增加住戶人數級別,於明年第二季推行,資助預算三億。司長網誌又提到房屋及貧富懸殊問題凸顯深層次矛盾,政府將勇於承擔,加緊執行措施,改善民生及制定長遠策略云云。

計劃的目的旨在提供津貼,讓劏房戶進行簡單維修及購買傢俬等。事實上措施不但未能治本,連治標亦有疑問。一來劏房大多沒有租約,劏房住戶做完簡單維修,業主隨時將租客趕走,加租再放出市場,現有租戶毫無保障。二來,即使搞一搞簡單的裝修,住戶亦面對短期住宿問題。再有劏房地方淺窄,塞滿雜物,那有空間添置家俬。

當然亦有人建議把津貼改為一般津貼,不限用途。但一天政府未有能力箝制劏房業主,議價能力在業主方,結果只會間接推高劏房租金,最終得益的還是劏房業主。

一個領導者要有問題的洞見能力並阻止問題惡化。由於政府長期沒有處理劏房問題,今天問題已反制政府,動彈不得。情況猶如政府不去處理深層次矛盾,結果今天民怨大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網開一面激起千重浪

香港首富李嘉誠進言一句,希望各方能夠體諒大局,執政者能對我們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大事化小。聽似無傷大雅的說話竟然一石激起千重浪,先從政治大環境談起。

路透社取得林鄭於私人場合的錄音,林鄭重複申述政府只剩下三萬警力,因此政府對警察過份使用武力及執法不公視而不見,對市民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聽而不聞,其根本目的就是奉行中共管治模式,利用暴力消滅反對聲音。政權濫用暴力將令香港賴以繁榮的基石,即法治徹底崩潰。

這次「反送中」聲音最響亮的是青年一代,代表著香港的未來,他們認同普世價值,拒絕極權,正是政府消滅的對象。

眼看法治遭到破壞,年輕人被打壓,李嘉誠先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再以「網開一面」提醒政權三思而行。他的言論更不是要赦免那些違法的人,而是給予年青人機會發展,不要再針對他們濫用暴力。李氏一句說話竟引來中共喉舌無限上綱,口誅筆伐。中共文章指李氏縱容違法行為,更借題發揮,批評利益集團阻撓政府發展土地,李氏及地產商囤地圈錢,賺盡最後一個銅板,對香港未來網開一面是把樓盤打折賣給未來主人翁,同時讚揚民建聯提議政府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增加土地云云。

中共喉舌針對李氏不是第一次,四年前的一連串批判,李氏當時已表示「不寒而慄,深表遺憾」。李氏亦洞悉先機,早就將集團重整,中港利潤只佔13%,才有能力講半句「人話」。反觀那些向中共叩頭、壓迫員工及其服務提供者的企業,它們損害企業的社會責任之餘亦同時破壞香港營商的國際聲譽。

不得不提的是李氏提出「網開一面」的場合是在他自資興建的慈山寺。信仰可令人生起善念,可見信仰的道德力量,而中共最害怕的正是人民有信仰,所以在國內大舉消滅宗教,下一步將全面向特區宗教開刀,務求所有宗教改姓「黨」。

特區政府喪失決策權

中共企圖將青年人的怨氣轉嫁在地產商身上,但最根本的問題並不在地產商,他們只是在現有制度下把利潤最大化,這是體現自由市場的商業行徑,問題在於政府如何設定遊戲規則,本欄將另文詳細分析。

壓迫地產商實屬小事,但對香港的現有制度破壞則非同小可。土地及房屋政策向來屬於特區內部民生問題,以往中共喉舌未有大舉插手批評,現在直接討論細節,明顯就是利用緊箍咒模式干預香港事務。中共先定調,然後那些建制派叫囂一番,又利用文革手段壓迫地產商表態。三重脅迫之下政府如何不從?

現有的政府運作機制,例如長遠房屋策略諮詢、土地大辯論、公眾討論等,雖然機制並不完全反映民意,但起碼不是「一言堂」。如今中共插手徹底破壞現有機制。換句話說,林鄭已經失去土地及房屋政策的管治權。中共今天倡議利用《土地收回條例》,明天又可大讚「明日大嶼」及其它填海項目,後天又來支持開發郊野公園,大後天又可維護鄉紳利益反對徵收新界土地,甚至再來一個哥爾夫球場乃是營商必須,不容任何討論空間。特區土地及房屋政策怎不大亂?

不要以為中共對本地地產商開刀市民就有所得益,中共的目的其實是打倒現有的利益集團,以紅色地產商取而代之,從而進一步鞏固對香港的控制。

事實上過去幾年,中共已積極部署,大量紅色資本企業搶購地皮,收購商業大廈,囤積新界農地。近日有媒體指林鄭私下接見紅色資本高層討論相關計劃,又傳出深圳有特別會議討論加快把香港「赤化」。這些紅色地產商將以政治目的先行,經濟價值是次要考慮,利用極高槓桿借貸發展。這些企業對地產市場發展及穩定性孰吉孰凶,不言而喻。

◎◎◎ ◎◎◎ ◎◎◎

有人以為壓迫地產商,利用《土地收回條例》那不是好事嗎?那就真的「太天真,太傻了」。中共高層多次強調房子是用來住的,大中城市樓價太高要加大力度調控。可是只要看看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樓價以負擔能力計算比香港還要高,省市政府如何利用地皮圈錢,北京如何驅趕低端人口,就知中共是講一套做一套。若按中共的指示,香港的樓市發展將等同這些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