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兩國在貿易糾紛上強硬對抗,市場擔心全球經濟受到拖累,上周股市再度遭遇拋售,資金避險意識濃厚。美國政府相繼對鋼鋁及中國科技產品課徵懲罰性關稅,針對中國的意圖越加明顯,中國亦報以對應關稅。

特朗普隨即指示貿易代表研究向1,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中國商業部迅速表示「在對應措施上不會猶豫,不排除任何措施」,貿易戰有迅速升溫的跡象。全球股市數度遭受強烈拋售,恐慌指數暴升。

美國就業資料中,時薪增長達到2.7%,令市場感受到加息壓力。不過鮑威爾當天在芝加哥就發表了相對溫和的演講,強調漸進式加息,強調「耐心」。

避險意識下,資金離股入債,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回落到2.77%,德國十年期至0.5%,債市轉旺暢,天堂貨幣瑞郎、日圓和黃金受到吸納。全球去風險權重之外,也門對沙特目標的襲擊明顯升溫,布蘭特原油期貨價格大幅下挫。

在成為聯儲主席後的第一次公開演講中,鮑威爾為他主持的公開市場委員會的政策路徑設定了基調:patient approach。市場一般認為,鮑威爾比耶倫更鷹派,本屆公開市場委員會比上屆更鷹派,加上工資增長乃至通脹本身明顯升溫,聯儲的加息步伐會加快。

筆者相信這些判斷全部正確,不過鮑威爾加息步伐仍然會很克制。美國經濟內部面臨減稅增赤,外面遭遇貿易糾紛,貨幣環境存在著重大的不確定性,所以鮑威爾出手會相對審慎,因應經濟資料相機應變。美國三月份非農就業增加103K(VS市場預期的193K),就業市場似乎有短暫的冷靜。

不過,美國今年第一季度平均每月新增就業機會202K,大幅高過去年已經相當強勁的水準,而且工資增長持續升溫,鮑威爾其實沒有耶倫以不變應萬變的本錢。筆者認為美國今年還會加息三次,每次25點,明年則要根據資料和稅改進展而定。

從對全球鋼鋁產品徵稅到針對中國製造1,000億的威脅,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貿易糾紛上的措施迅速加碼,中方的應對措施也由忍讓轉為針鋒相對。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最大的貿易制裁,其規模、烈度均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罕見,而其潛在升級風險更對全球經濟構成巨大威脅。

當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經濟發生碰撞,受影響的一定不止雙邊貿易。從貿易流、資金流,到本土流動性、企業投資,再到市場情緒、資金成本,潛在的牽涉面可能十分廣泛,遑論地緣政治。

從經濟理性的角度看,將貿易糾紛無限度升級,必然帶來共輸局面,所以筆者也認為雙方在某時間點回歸談判的機會不小。但是經濟未必是政策的唯一歸依點,這便是市場一次次感受到意外的原因,用經濟學邏輯判斷政治走向有時會發生錯判。

本周三大焦點:1)貿易糾紛、2)美國核心CPI、3)美國銀行業績。周三出爐的美國三月CPI預計達到2.3%,核心CPI預計2%,聯儲的通脹目標終於達到。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