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資產市場小宇宙圍繞著特朗普轉動。上星期特朗普依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特普會上俄羅斯成為了美國的朋友,而歐洲等美國的傳統盟友變成美國的敵人。特朗普甚至對聯邦儲備局的加息政策表示不滿。不僅如此,特爺還將矛頭直指美元匯率,導演了一場美元跳水。

最後,美國總統在電視上揚言已經準備好對中國5,050億美元輸美產品全覆蓋徵稅,德國總理默克爾認為世界已接近全面的貿易戰,歐美股市跳水。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論,打壓了股市、債市、美元、石油和黃金,資金避險意識濃厚。相對而言,受到美國經濟資料鼓勵,美股走勢較好;中國最新增長資料、信貸資料疲弱,大宗商品明顯承壓,人民幣匯率持續走低。

美國總統對貨幣政策如此赤裸裸地干預,在過去二十幾年中是罕見的,不過筆者認為特朗普的言論,應該對聯儲政策的影響有限。特朗普上任第一年,完成了對聯儲主席和數名高官的任命,他們都有較長的任期,有較寬的自主活動空間。

美國通貨膨脹壓力明顯,工資上漲提速,物價指標達到甚至超越政策目標,貨幣當局必須對此採取應對措施。以目前的狀況,筆者相信聯儲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個加息兩次機會依然最高。這個過程可能因為通脹加速而加速,或增長下滑而放緩,不過以目前已有資料看是概率較高的。

上周美元匯率直接受到特朗普的言論衝擊,美元指數從接近96直接下滑。美元匯率一路衝上,現在可能到了一個新的關鍵點。美國經濟強勁,聯儲持續加息,已經為市場消化。歐洲、日本、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也是市場的一致判斷。

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現的一種情況是,歐洲經濟出現反彈,ECB開始談論明年加息。從領先指數和部份底層現象來看,這種可能性在增加,但是尚不能確認;德拉吉在其明年九月任滿之前,願不願意動利率,更難肯定。但是如果此兩件事作為一種可能性被市場討論的話,相信美元匯率可能受到影響。

美元今天的強勢,更多是因為其它貨幣太弱,經濟基本面不佳和央行貨幣環境正常化的意欲很低,於是美元成為矮子中的高個子。此事筆者尚未有定論,不過認為作為下半年的一種可能性應該提出來討論一下。美元匯率走勢,牽動全球資金流向、資產價格,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市場影響尤大。

本周焦點:歐盟主席容克的美國之行和歐洲央行例會。歐盟領袖人未到,華盛頓已經戰鼓隆隆了,雙方擦出甚麼火花,對市場影響很大。ECB會議,不會有實質性政策變化,但是德拉吉的言論值得關注。另外美國第二季度GDP資料出爐,市場普遍預計增長反彈。

本周記闡述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