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美國人只知道美國國內關於墮胎的鬥爭。但國際上,更加隱蔽的有關墮胎的鬥爭,也是他們應該關注的。

幾十年來,聯合國一直在進行一項不誠實和不間斷的壓力運動,促使成員國宣布墮胎是一項人權,而不管他們的國家觀點和政策如何。聯合國大會剛剛通過了一項決議,宣傳「安全墮胎」是一個人權問題。但是有三十多個國家支持一項修正案,要求刪除這一措辭。

那些試圖製造國際墮胎「權利」的成員國正在破壞聯合國先前的共識,即墮胎是一個主權問題。他們這樣做是為了通過對程序的雙重操縱來建立一個全新的和人為的國際「共識」。

《日內瓦共識宣言》(The Geneva Consensus Declaration,GCD)(pdf )是由世界各個地區的36個國家商定的一份文件。它將重點放在真正的婦女健康成果上,拒絕國際墮胎「權利」的存在,並捍衛那些選擇立法以捍衛牢固的家庭和有力保護未出生嬰兒的國家的主權。

作為婦女健康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Women’s Health)的領導人,我支持《日內瓦共識宣言》,因為這樣的一個國家聯盟反對將意識形態與健康混為一談的虛假敘事,所以對於捍衛真正的婦女醫療保健的提供和進步至關重要。

更重要的是,在全球政治中,很多人都反對不存在的「墮胎權」。主流美國人不支持向海外輸出墮胎,或在海外建立完全不受管制的墮胎機制。絕大多數人支持限制墮胎,73%的人反對美國資助海外墮胎——其中59%的人認為自己是支持墮胎的人。

這也許可以解釋,為甚麼目前這場席捲全球的支持墮胎的國際權力爭奪,是以支持性暴力的受害者為幌子悄悄進行的。

但是,對於那些被排除在閉門談判之外的人來說,重要的是要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為甚麼會發生,以及我們面臨甚麼影響。

首先,支持墮胎的激進派人士正在狂熱地努力將墮胎確立為一項公認的國際「權利」。如果他們成功了,他們將能夠將美國最高法院、各州、懷孕資源中心或任何反墮胎倡導者定性為「侵犯人權者」。

其次,它將幫助激進派人士推翻各國決定自己墮胎政策的主權權利。我懷疑,最近的這項決議只是類似的眾多決議之一,它們都將以這種有爭議的和意識形態色彩的語言出現。如果足夠多的決議都以這種語言通過,倡導者的目標是建立相當於秘密設立的新的習慣國際法。我懷疑這種努力會從9月13日至27日在紐約市舉行的聯合國第77屆大會上得到加強。

聯合國長期以來的共識必須得到保護。該共識認為,墮胎政策實際上是一項國家決定,應該不受激進政權的約束。不幸的是,拜登政府和歐盟等全球北方國家領導的工作,試圖為其它所有國家決定這個問題。

對於大多數美國人來說,這種施壓運動鮮為人知,在政治上也模糊不清——事實上,參與談判的國家往往有意隱瞞。但它也對美國的國內墮胎政策決定產生了嚴重的長期影響。

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必須開始關注強權被用於在全球範圍內編造人權。我們需要仔細觀察,以免世界政治的軌跡,以及美國自己的政治軌跡,在未經我們同意或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永久改變。#

作者簡介:

瓦萊麗‧胡貝爾(Valerie Huber)是婦女健康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Women’s Health)的創始人和主席。此前,她曾擔任美國全球婦女健康特別代表(the U.S. Special Representative for Global Women’s Health)。

原文「The International Abortion Battle Is Hiding in Plain Sigh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