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兩條香港新聞引發輿論密切關注和公眾質疑,恐怖瀰漫,人們要求查出事實真相。

警方性侵與可疑「自殺案」

10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曝光了她因參與反送中被捕後曾遭到警察性暴力,次日,她又披露了其他抗議者在新屋嶺拘留時受到警察性暴力和性侵。她質問校方:「你知不知道我們在拘留過程當中,是肉放板上,任人魚肉呀?」

10月11日凌晨,《蘋果日報》獨家披露:9月22日在油塘發現的全裸女浮屍就是9月19日下午失蹤的15歲女學生陳彥霖。此則報道發出時,陳的遺體已被倉促火化和出殯。

10月11日,香港警方在記者會上否認陳彥霖因反送中被捕,否認她被警方殺害後棄屍,表示她的死亡無可疑,以「自殺案」處理。陳彥霖是游泳健將,對生活充滿憧憬,曾幾次參加反送中集會,忽然「全裸自殺」令人難以置信。在案件存疑的情況下,遺體未經「死因庭」即迅速火化,更令人質疑。有人認為,這是大陸公安對「被自殺」案的處理方式。

陳彥霖案並非孤例。根據民間學者統計,自6月12日到9月10日,香港出現百多個自殺案件。特別是「8·31太子站事件」過後,「警察打死人」的傳聞不斷,而9月1日之後的十多天內,「自殺」案例陡然提升,並且很多命案疑點重重,例如墮樓屍體無血跡,反有舊傷;浮屍雙手被捆綁等。近日有消防船人士在社交平台發文,從專業角度提出多個疑點,其中之一是:幹了十幾年消防船的工作,近幾月發現的浮屍已經是10年的總數。

中共政法委黑手亂港

港警自6月9日至10月7日,共抓捕逾2,363人,其中780多人是學生,年齡最小者僅12歲。「十一」當天,港警首發實彈,當天還創下單日施放1,407發催淚彈、923發橡膠子彈等彈藥紀錄。10月5日,港府啟用《禁蒙面法》,進一步剝奪民眾自由權利。

光天化日之下,中共正在把它用於大陸的暴力恐怖移植到香港,它已經不顧形象和承諾,企圖絞殺人民的抗爭。它雖然沒有出動部隊,沒有實施戒嚴,但是實施的警暴已導致嚴重的危害,甚至不排除謀殺。一百多起命案背後,究竟隱藏哪些不為人知的真相?「板上的魚肉」,這是多麼令人悲哀的比喻!

一位網友說:「這是在香港,一個有百年民主、法治傳統的地方。中共接管20多年,就已經把它變成了人間地獄!」

許多觀察人士及普通市民都相信,中共武警已經摻入香港的鎮暴警察。因此,警方對反送中人士採取的濫權、濫捕等極端行徑,以及所謂的示威者縱火等「暴亂」事件,當中有多少是武警刻意所為,均有待明查。鑒於港府的傀儡角色,鑒於香港目前的嚴峻事態,尤其是浮屍等可疑命案的出現,更顯出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香港著名時事評論員劉細良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直接指揮香港警察的應當是中共港澳小組,而非特首林鄭。他說:「中央港澳小組裏邊也都加入了公安局的局長,也都有政法委的成員。我相信正是這個所謂政法委、公安的系統正在指揮香港警察,所以才會用更加暴力、更加凶狠的方式去鎮壓這個香港的示威。」

中共政法委是凌駕於法律之上,遍佈全國、統一控制公、檢、法、司、國安的暴力「維穩」系統。在中共監獄、看守所、勞教所和洗腦班等地發生的酷刑、洗腦、性虐待、活摘器官等罪惡都與政法委的命令和指揮有著直接關係。下面僅舉一例。

2017年7月11日,天津法輪功學員楊玉永在武清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身體有大面積瘀傷,眼睛裏有血,背部傷痕纍纍,從腰部往下到褲襠再到大腿根全是血痕。天津當局出動了14輛警車,搶走楊玉永的屍體。之後,天津市檢察院逼迫家屬接受他們指定的屍檢所,武清區公安分局不准許楊家接受媒體採訪。楊玉永的子女向各級部門申訴,遭到公安局的威脅,楊家所聘請的律師都被施壓,不允許受理此案。2018年4月4日,楊玉永的遺體被強迫火化。

國際社會必須出手 制止中共人權犯罪

中共建政70年來,持續侵犯人民的權利,早已臭名昭著。在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前,國際社會已了解到大批發生在中國的人權受害案例,包括長達20年之久的法輪功受迫害案,新疆維吾爾人被拘禁在集中營,還有基督徒、維權律師和訪民遭受打壓等。海外人權組織、聯合國等機構都得到了諸多相關報告或進行了獨立調查,彙集了大量證人證詞等多種證據。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暴行已被幾十家國際主流媒體報道。

然而,面對這些突破道德底線的罪惡,國際社會並未給予及時和足夠的關注,對中共尚未祭出足夠強硬的制裁和譴責。中共憑藉其權力和掌控的國家資源,用侵吞來的民脂民膏收買外國政要和商企,致使許多人見利忘義,選擇對人權犯罪保持沉默。這樣做助長了中共的邪惡氣焰,將受迫害的民眾推向更大的災難,等同於罪惡的幫兇。殊不知,以利誘和淫威摧毀人類的道德良知、從而毀滅人類,正是共產黨的終極目的。

目前,中共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把繁榮自由的香港變成另一座紅色監獄。中共在香港上演的仇恨、謊言和暴力,充份暴露了它的本質,也是其70年罪惡的縮影。中共一邊殘害大陸百姓,一邊對香港的正義力量狠下殺手,同時它還要將所有對自由的支持禁聲,流氓霸道可謂舉世無雙。今日香港之危機,實乃人類文明之危機。國際社會必須嚴肅對待,緊急應對,不應任由邪惡破壞世間的美好、公義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