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郭美美炫富醜聞被曝光後,中共掌控的眾多慈善機構近年接收捐款的數額劇減。近日西安市一家具有官方性質的慈善機構因咄咄逼人的「霸屏廣告」而備受矚目。這家年入過億的募捐平台日前突然被叫停,其募集資金去向成謎。

網易清流工作室於9月14日和19日先後發布《曝西安善行基金會在網上瘋狂打廣告募捐,善款卻被自己留下》、《西安善行涉嫌虛構募捐信息:捐助對象父親「死而復生」?》兩篇文章。

據清流工作室調查,西安市善行公益慈善基金會(下稱「西安善行」)存在至少連續三年資金流向關聯方、涉嫌對募捐項目虛構情節、誘導募捐,以及在互聯網平台違規籌款等問題。

日前,西安善行基金會已被西安民政局叫停。

這家具有公募資格、年入過億的慈善組織為何突然被叫停?

募捐廣告五花八門

去年以來,不斷有人在社交平台上發出這樣的疑問:「一會兒救助流浪狗,一會兒救助患病兒童,悽慘音樂加上特寫哭泣,點進去直接微信支付頁面。」「我已經被推送了幾個月他們的廣告了,各種版本,有的是哭著的臉懟你,有的是展示殘障形象」……

據《中國慈善家》9月30日報道,大量的西安善行籌款廣告在抖音、微信、百度等平台上洗板。有人在瀏覽微信公眾號時,頁面突然彈出西安善行的廣告,看到廣告裏的孩子挺可憐的,就產生憐憫之心給項目捐錢,這時該廣告中出現「每月固定扣款」字樣,但並未提示金額大小,輸入密碼就直接扣掉100元(人民幣,下同)。

一家具有公募資格的公益組織,因咄咄逼人的「霸屏廣告」而備受矚目。不過,受到質疑的還不止這些。

公開資料顯示,西安市善行公益慈善基金會是在西安市民政局註冊的公募基金會,成立於2017年,經營範圍包括「利用互聯網、高新技術以及社會各種資源,為扶貧、環保等公益慈善事業的發展做貢獻」。

2019年,該基金會發起的公益項目超過50個,通過公開募捐取得的捐贈收入約為6,501萬元,2020年的捐贈收入接近6,800萬元,去年收入合計超過1億元。由於廣告帶來的直接捐贈沒有體現在年報中,所以目前無法預估。

早在2021年5月,西安善行就因氾濫的廣告而被指「吃相難看」。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善行公益」上刊登過多條籌款故事,情節都非常雷同:父親去世,小女孩與媽媽相依為命,吃不飽飯。西安善行自稱給化名為「貝貝」「妞妞」的家庭家送去了1,500元補助金,資金的接收人是「貝貝」「妞妞」的父親。

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比如《被父親拋棄在大山裏的孩,用自己的勤勞報答爺爺奶奶》《父母雙亡,誰來養活這個4歲的小男孩?》《兒子因病截肢,婆婆身患癌症,苦命泣不成聲》《一場車禍改變了8歲男孩的命運,父母含淚選擇截肢保命》……相同的一點是,在文章開頭、中間、文末都會出現「我要捐款」的超連結,點擊後都會跳轉到同一個捐款頁面。

不過,目前「善行公益」上的文章已經被清零,一些受到質疑的影片內容也被下架,相關平台的捐贈入口目前也已關閉。

捐贈資金去向成謎

根據官方介紹,疾病救助只涉及該機構的一部份公益項目,其它扶貧濟困、教育、環保等方面的項目進展信息缺失。2021年年報顯示,西安善行當年開展了30個公益項目,除了一些0收入項目外,一些有捐贈收入的項目信息難尋,資金去向成謎。官網的「公益項目」一欄中,只公布「公益助學,護佑未來」和「大病救助,重燃希望」兩個項目,且只有項目簡介。

中共民政部的官方平台「慈善中國」顯示,西安善行基金會備案的公益項目中,募捐情況和項目進展信息也嚴重缺失。

2019年8月3日至2020年2月22日,該機構在某公益平台上發起的「善行‧涓流計劃」募得善款316萬餘元,至今僅發布了3條「項目進展」,且對善款去向隻字未提。

購買理財產品背後的內情

據了解,西安善行基金會曾被某知名公益平台列入黑名單。

西安善行曾將997.4萬元委託給浙江崇茂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購買了名為「崇茂‧富盈一號貨幣市場基金」,委託期限為1年,當年實際收回200萬元。

連續3年,每年花費近千萬購買的「基金」,究竟是甚麼樣的理財產品?浙江崇茂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無發行理財產品的資質呢?

工商資料顯示,浙江崇茂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從事資本市場服務為主的企業,經營範圍是服務非證券業務的投資、投資管理、投資諮詢(除證券、期貨)。

不過,在中國基金業協會官網上,無法查詢到該公司的相關備案信息。關於「崇茂‧富盈一號貨幣市場基金」,網上沒有任何相關信息。

公開資料顯示,浙江崇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大股東盧凡,曾在西安善行擔任副理事長一職。直到2019年底,盧凡才因「個人原因」辭職離開西安善行。

借吳花燕病重 民政部募捐平台收入百萬 僅轉出2萬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1月,在中共當局高調宣傳「2020年建成小康社會」之際,體重僅43斤的貴州女大學生吳花燕去世了,她因貧困曾用糟辣椒拌白米飯吃了5年,其悲慘遭遇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

與此同時,中共民政部旗下的募捐平台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下稱「9958」)被曝光,在吳花燕及其家人親友不知情的情況下,同時使用兩個平台以其名義募款超過100萬元,但吳花燕在去世前僅獲得兩萬元。

大陸公益人鄭鶴紅認為,「9958」不告知患者真實的情況去籌款,而且是超額募捐,並且不及時給予撥款,意圖拖死患者達到囤積捐款的目的。

鄭鶴紅告訴鳳凰網說,「兒慈會最看重的項目就是『9958』,採取的手段是多年來一貫套路,選擇這種病情臨近不治的患兒,家裏條件差、沒有能力查詢慈善機構的捐款和跟進捐款的家庭進行斂財,包括心臟病小佳慧、白血病林泓騰,對他們(兒慈會)是同樣的操作手法。」

鄭鶴紅還提到,其志願者團隊是在2018年6月份開始舉報9958主管王昱的,當時他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調查9958上面的信息,從上萬個個案裏面挑出來一、二十個違法違規比較嚴重的案例,並且(將舉報材料)遞交到民政部,但是民政部沒有任何的調查和處理。

關於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的背景,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該救助中心並非民間機構,它只是中華少年兒童慈善救助基金會(下稱「兒慈會」)旗下的多個募捐項目之一。

兒慈會成立於2009年,其表面具有民間色彩,主管單位卻是中共民政部,包括其高層人事任免權、財務審計及重大募捐活動均由民政部批准。該基金會的主要職責是募集社會資金,此前已發起多個專項基金的籌資活動。

據《新京報》報道,2012年12月10日,網民周筱贇微博舉報兒慈會涉嫌洗錢,稱其2011年帳目上,一項金額達48.4億元,遠遠高於當年收到的8,000多萬元捐款。對此,兒慈會官網稱是工作失誤致小數點錯位。

但會計事務所工作人員認為,按照慣例這樣的情況一般不會出現。會計所在審計基金會財務報表時,須有基金會銀行入帳和出帳記錄,而不是說憑工作人員的口頭說明。4.75億元和47.5億元差距很大,這與審計工作必須全部有跡可循是矛盾的。#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