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日前稱,計劃將駐香港辦公室遷至北京。正值消息傳來,中共當局日前拒絕教宗方濟各會晤外訪中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中國問題專家謝田分析,中共拒見教宗是想謀取更大的控制權,而梵蒂岡的辦公室搬遷計劃是想進一步討好北京,是徹底葬送港人僅有的自由信仰的前奏。

意大利大報《信使報》(Il Messagero)16日報道,帕羅林訪問哈薩克時接受傳媒訪問,透露教廷一直提出已準備好將駐香港辦公室遷至北京,並不是一個新的想法,只是北京方面未有回音。

若駐香港辦公室搬到北京,代表梵蒂岡與中共在1951年斷交後,首度重新建立外交對話渠道。

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爾肯商學院終身講習教授謝田評論,梵蒂岡準備將香港辦公室搬往北京「令人髮指」,認為是在進一步討好中共,「是把港人僅有的自由信仰和對神的信心徹底葬送的前奏」。

梵蒂岡駐香港辦公室屬考察團(Study Mission)級別。天主教通訊社19日報道稱,考察團不是使館,份量較輕,與台灣的關係將維持不變。

報道說,如果梵蒂岡要在北京設立大使館,就須關閉目前位於台北的「駐中國大使館」(Nunciature of China),因而切斷與台灣的關係。

現時梵蒂岡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有外交關係。意大利《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去年10月引述梵蒂岡匿名外交高層透露,中共要求教廷以與台灣斷交換取梵中建交,教廷則要求「先在北京設館」再談台梵關係,中共未同意,使情勢陷入僵持。

梵蒂岡前駐港代辦警告:香港宗教自由將不存在

梵蒂岡目前以考察團名義,派駐代表到香港,現任駐港代表桑傑士(Jose Luis Diaz Mariblanca Sanchez)7月到任。

梵蒂岡仍然尋求同中共建立更緊密關係,更有意將香港辦公室遷至北京,與過往梵蒂岡駐港代辦的觀點不同。

路透社7月報道,梵蒂岡前駐港代辦何明哲蒙席(Msgr. Javier Herrera-Corona)在3月離任前,警告本港的天主教會未來會受如同中國大陸對宗教團體的限制,「幾十年來享有的自由過去了」、「變化即將來臨,你們最好做好準備,香港不再是過去的天主教灘頭陣地」。

消息人士當時形容,何明哲的擔憂超出當局以《港區國安法》為名的鎮壓,更警告香港同大陸的融合,會導致「中國大陸式的宗教團體限制」。

國安法實施前梵蒂岡從港運走檔案

另一方面,報道又提及《港區國安法》在2020年實施前,何明哲同其他使節於2019年,已經開始轉移超過半噸在香港的檔案到羅馬,部份是通過友好的外交關係途徑運走。

檔案涉及1980年代中起,與大陸地下神職人員的私人通信、傳教活動及天主教徒遭迫害的細節。

報道引述「熟悉情況的天主教神職人員」,梵蒂岡特使運走檔案時,擔心其任務會受到中共國安機構的嚴密審查,但最後成功。

中共拒教宗與習近平會晤 謝田:中共圖謀取更大控制權

教宗方濟各日前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因不同活動同時身處哈薩克,教宗尋求在當地會晤習,但遭到中共當局拒絕,稱沒有時間。

謝田分析,中共的無禮和冷漠,拒絕見方濟各,應該是由於中共一方對梵蒂岡就主教任命的讓步不滿意,而繼續「漫天要價、謀取更大的控制權」。

陳日君:帕羅林控制教宗與中共妥協

中共近年與梵蒂岡關係的標誌事件,可謂2018年9月底雙方秘密簽訂為期2年的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協議細節一直保密,不過外界大致得知,是就任命中國大陸主教而與中共合作。

協議每2年續簽一次,2020年續簽時,帕羅林揚言協議「有助中國教徒獲得正常信仰生活」,又澄清拒絕以政治目光來解讀協議,並表示對大陸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問題,不能操之過急。

香港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當時公開指責,帕羅林控制著教宗,「教廷裏面有權的那幫人,推進了這個妥協的政策」,並稱帕羅林「根本就不是為了信仰,可能是為了虛榮,我不知道有沒有其它的與中共的交易,這個東西我不知道,我不敢講」。

陳日君並形容帕羅林為協議護航,虛假陳述協議草案,早在前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已經批准,是「令人噁心」,直斥他是「無恥大膽」的騙子。

陳日君當時亦指出,在達成協議後的2年間,中共對教徒的迫害加劇,包括讓地下教會消失、禁止18歲以下未成年人進入教堂及參加宗教活動等。所謂的「天主教中國化」,讓天主教變成共產黨的宗教,以國家和黨為領袖。

簽臨時協議「非法主教」合法化 教宗:希望續簽

臨時協議簽署以來,教宗參與任命6名大陸的主教,7名在臨時協議簽署前已經獲授主教職位的「非法主教」,也於協議後合法化。

教宗今年7月接受路透社專訪時說,希望能在10月續簽臨時協議,認為協議執行得很好,更形容是外交成果。

謝田直言,梵蒂岡在方濟各治下,「不斷與中共暗通款曲,實際上已經背離了天主教的教義和世界天主教徒的期望」。

他又批評中共是一個反人類、反宗教、反神的專制暴政政權,「作為世界天主教徒的精神領袖,豈可與中共為伍,任由中共官員、一批無神論的黨棍,來參與和任命天主教的各級主教?」

謝田認為梵蒂岡無視中共在中國大陸對真正的信仰者的打壓,無視中共控制的假天主教教會對天主教教義的褻瀆,「不斷地與中共接觸、談判,實在是令人震驚」。

謝田亦將教宗對習近平和陳日君的態度對比:「梵蒂岡一面拒絕與香港的陳日君主教接觸,讓白髮老人陳樞機主教苦苦等待教宗好幾天而不得見,一面又低三下四地去跟中共黨魁求見,實在是令人唏噓。」

陳日君2020年在武漢肺炎疫情下,9月23日隻身趕赴梵蒂岡求見教宗,但苦等4日無果。陳日君批評教廷欲與中共續簽主教任命協議的想法很「瘋狂」,如同「附和魔鬼」。多家意大利媒體也替他發聲。

至於中梵建交的可能性,謝田分析在方濟各任期內,可能性越來越多;「一旦發生,是天主教的悲劇,是香港信仰自由被葬送的日子,也使得台灣的天主教岌岌可危。」

香港的天主教會近年亦疑受中共勢力影響。2019年1月3日,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去世,主教一職懸空28個月,期間梵蒂岡委任榮休主教湯漢樞機為教區的宗座署理。

當時有消息教廷原本屬意輔理主教夏志誠接任,但他曾多次高調聲援反送中運動,傳教廷或因承受政治壓力而改變決定,任命「北京喜歡」 的香港教區副主教蔡惠民為正權主教;不過最後教宗任命耶穌會會士周守仁神父出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