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華裔男子被騙到柬埔寨從事詐騙,受困三周幸被好心人救出,幾經周折返回大馬。近日,他對《大紀元》記者詳細講述了在柬埔寨從事的骯髒「工作」的內情,及他因向家人求救而手機被扣,銀行存款被偷的駭人經歷。

面試四次 被招聘進柬埔寨「公司」

中港台不少民眾遭詐騙到柬埔寨「工作」。近期,隨著媒體大量曝光,他們在柬埔寨遭到淩虐、性侵、活摘器官等殘酷非人待遇的內情引起廣泛關注,柬埔寨詐騙案持續發酵。

今年6月,從柬埔寨逃回馬來西亞的華裔男子陳萬慶(41歲,已婚育有一子)就在當地媒體披露了相關信息。

他曾在中國的工廠當經理,因疫情回大馬。今年5月他在檳城一家公司面試四次,被招聘到柬埔寨擔任「客服隊長」。「我於5月6日飛往柬埔寨後,發現都是空頭承諾,我被帶到憲兵管控嚴密的園區,被分配進行欺詐、非法線上賭博、愛情詐騙的勾當。」

陳萬慶本人標注的園區地圖(受訪者提供)
陳萬慶本人標注的園區地圖(受訪者提供)

8月24日,陳萬慶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被招聘到柬埔寨後,被迫從事詐騙「工作」,過程中遭受毆打、關小房間的駭人經歷,以及最終逃出柬埔寨的過程。

他說,人口拐賣,詐騙在疫情爆發之前就存在了,疫情爆發之後到現在,越演越烈。柬埔寨的詐騙窩點在西港勝利天堂度假村(以下簡稱勝利集團,又稱舊山頂園區)裏,區內有十多棟高樓。那裏有武裝人員嚴密管控。

當時他到了柬埔寨金邊的機場,有人來接他,中途還有三個人上車,他們自稱是勝利集團下屬的員工,其實這三人是被派來監視他的。從機場去到勝利集團需要四五個小時的車程,他們怕他逃跑。路途中不許他問任何問題。他意識到自己上了賊船。他說,當他發現一切都是騙局時已經晚了。

陳萬慶本人標注的園區地圖(受訪者提供)
陳萬慶本人標注的園區地圖(受訪者提供)

被培訓做詐騙「工作」

到了目的地,他發現山腳下有很多穿黑衣長袖、長褲的人,手提長棍子或長槍。有些人牽著獵狗到處走,很多的守衛人員。後來知道他們都是十字軍的退伍軍人。周圍有很多的站崗,暗哨明哨都有。他就被一個人帶進守衛房,東西全部被倒出來,用檢測器過濾檢查,再拍照,註冊等。陳萬慶被警告別想離開,因為對方稱付了他的機票錢及住宿費、押金費用,並收走了他的護照。最後他被帶去宿舍。

隔天就開始安排培訓。培訓兩天,每天要做四五個小時。培訓他做的事情,就是詐騙的技術。

他透露,被培訓的詐騙技術包括,工作詐騙、愛情詐騙、虛擬貨幣詐騙(騙人來投資)、通過社交媒體網站誘騙對方拍裸照或裸聊拍照片等,然後再威脅對方等。

他們設計不同的劇本,用成千上萬的假帳號行騙。他們每個人有十部手機,兩部電腦,七八個假帳號,編劇本、騙人的台詞,針對不同的客戶,包括剛畢業的學生、單身家庭、單身父母,以及退休老人。每一種人都有不一樣的劇本。

陳萬剛進入園區偷拍的工作台,當時他把圖片轉給朋友才得以保存下來。(受訪者提供)
陳萬剛進入園區偷拍的工作台,當時他把圖片轉給朋友才得以保存下來。(受訪者提供)

基本上沒有人不被騙,只是不同的劇本而已。因為每個人的生活圈子、背景不一樣。針對不同背景的人使用不同的劇本讓你上鉤。所以就有很多人被騙去柬埔寨、老撾、緬甸等地。

陳萬慶透露,每天在跟受害者聊天的時候,可能同時跟六個、八個人聊(有十部手機)。他們的手機和電腦後面連接一個大屏幕,他們的主管(管十個人的小團隊)在後面監視他們。如果他們搞小花樣,被主管發現,就要受毆打、電棍電等各種處罰。

陳萬剛進入園區偷拍的內部環境,當時他把圖片轉給朋友才得以保存下來。(受訪者提供)
陳萬剛進入園區偷拍的內部環境,當時他把圖片轉給朋友才得以保存下來。(受訪者提供)

給家人打電話求救 遭殘忍暴力對待

陳萬慶表示,整個園區裏估計約有7,000人,其中700名來自馬新兩國。他說,有些人是被騙過去的,他們因害怕而選擇沉默;有些則因為走投無路,自願去的。他認識了很多來自新加坡、柬埔寨和越南的華僑,他們一起吃飯。

他透露,曾在五月中旬給家人打電話,告訴家人他的處境並幫他報警。掛電話不到半小時,看守的人就闖進房間,把他按在地上,並用探測器搜找他的手機。他藏匿的三部手機全被搜到。

對方告訴他,他們可以監控到他打電話的號碼及發信息的內容。「我當時頭腦一片空白。」「他們發現我的手機裏有很多我們被禁止做的事,包括客戶名單,我把相關照片全部放在我的手機、我的U盤裏面。」

陳萬慶說,他幾乎每天都收集資料,把他所知道的事情都記錄下來。被他們發現後,被迫把手機密碼等信息全部告訴他們。後來他們打電話給他在中國的太太,威脅她。而他手機裏的私隱信息也被他們掌握。包括他的岳父岳母住哪裏,他的全家人的所有信息。更嚴重的是,他的錢也都被轉走。

陳萬慶披露,當時被一個人(後來知道他是老闆的弟弟)用槍指著。他被打了好幾記耳光,幾個人向他扔椅子,然後保安扯他的衣服,就一人抓前面,一人抓後面,第三個人抓他的褲子,三個人把他劫持到一個小房間裏,關了兩天。每一天只給白飯吃。

這個小房間裏,人的大小便都在裏面解決,一個風扇都沒有,裏面奇臭,很腥,很熏,很刺鼻的味道。裏面沒有床,四面都是牆壁。房間門是鐵的。「把我扔進去。我在裏面暈過去了,好像死了那樣的。我不吃、不喝。以為要死在裏面了。」

「兩天後被放出來。我整個人很弱,頭很暈,肚子也很餓,整個人很累,四肢無力,然後讓我去換衣服。穿衣服之前叫我去另外一個地方,給我拍了裸照和影片,全身脫光。我的全身上下所有器官全部被拍……拍完之後讓我拍一些奇奇奇怪怪的東西,比如說上車、上山、下山,拿著行李走上去,然後讓我微笑,跟著他們要求的方式,旁邊有一個導演,拍了一個下午這樣子,傻子一樣被牽著鼻子到處走。」

最後,他被告知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跟他們幹下去。要麼不會再讓他待在這個地方,意思就是把他賣到別處去。「我很無奈,那時候只能祈禱耶穌能夠保佑我,因為我是基督教徒。我只能跟著他們的指示做事。每天百分之百聽從主管的安排。」

陳萬慶說,後來他認識了更多人,對勝利集團裏的架構也了解清楚了。繼續在那「工作」,也一直在觀察。完全憑記憶記下身邊每天發生的事情。

5月下旬,他得到好心人的幫助,把他藏在一輛車上,帶出了勝利集團的園區,輾轉把他載到機場。

他逃出後沒有手機,也不相信當地的執法人員,包括大使館。「因為很多人告訴我,警察基本上都是他們的人。」「當時我身上有三百多美金,我全都給了司機。」

回到馬來西亞,陳萬慶就去報警。先後三次去警察局報警。他說,警察也不認真對待,一邊吃著薯條,一邊在笑他。馬來西亞政府也沒有作為。「我覺得很憤怒、很憤怒。目前那個招聘公司還在招人過去上班。」

6月,他對當地媒體說,他返回大馬檳城後,先後多次報案,也通過媒體曝光此事。但接獲一些人的來電,其中一名自稱是檳城某政黨的人,要他撤銷所有在媒體及社交媒體上的言論、警察報案,否則要起訴他誹謗;同時,要他在公開記者會道歉,並承認是自己的謊言。當然,他拒絕了。「我已經報警,但是警察不立案,因為間接威脅不算威脅。」

《大紀元》記者給勝利天堂度假村郵箱發郵件,請求置評,但郵件被退回。

陳萬慶曝園區幕後有柬埔寨太子地產集團

陳萬慶說,柬埔寨是極度腐敗的國家。柬埔寨當局把國家當是私有財產、私人企業來經營。園區的物主與老闆在柬埔寨有很多裙帶關係,特別是跟柬埔寨高層很熟。太子地產集團(以下簡稱太子集團),管理層由大陸人和馬來西亞人組成。太子集團在柬埔寨有很多的地下生意,成立了很多名義上的房地產公司,實際上是從事詐騙、賣淫和毒品生意,他們在柬埔寨各地建立了一個又一個園區,其中一個非常有名的是VPR,就是勝利天堂度假村,也可以稱為舊山頂園區。

他說:「在園區裏,他們擁有一切設施,如迷你市場、美髮沙龍、診所、辦證中心、餐廳、消遣中心、食堂、毒品中心、妓女按摩水療中心、Ktv酒吧卡拉OK、紋身中心,擁有重型武器的軍隊,閉路電視監控,藏獒等 。」

他指,太子集團與柬埔寨當局關係密切,該集團以房地產開發商為名轉移公眾注意力,實際上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很長的詐騙業務鏈,擁有完善的洗錢系統。

陳萬慶表示他知道關於太子集團的情況是被騙至園區後開始的,公司的經理曾向他透露過太子集團是上線老闆。

《大紀元》記者致電太子地產集團尋求置評,電話無人接聽。

8月中旬以來,傳出台灣人受到高薪工作誘騙赴柬埔寨,遭遇不人道對待,被沒收護照、限制人身自由等。相關案件發生地以柬埔寨西港最多。台外交部長吳釗燮表示,這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遺毒。

8月17日,太子集團發布「關於非法冒充太子地產集團的澄清聲明」,聲稱一些海外求職者被非法冒充太子地產集團的招聘人員惡意邀請到柬埔寨西哈努克市。招聘的職位主要是化妝師、攝影師、魔術師和其他演員。這一非法招募活動已經在社交媒體和海外媒體上被報道。

柬埔寨西港堪稱中共「一帶一路」的戰略重鎮,曾湧入大批中國資金、勞工和建設,原本平靜的西港在短短幾年內轉變成為中資企業和賭場的聚集地。

2017年1月20日,《中國經濟導報》報道,中國與柬埔寨簽署外交、共建「一帶一路」、產能合作、投資等領域31份合作文件。在柬埔寨探路「一帶一路」,走進了柬埔寨太子房地產投資有限公司(太子地產集團)……

公開資料顯示,2015年3月,太子地產集團在柬埔寨成立。集團以房地產開發為主,廣泛涉足柬埔寨城市中心開發、文旅地產開發、會所、連鎖超市、度假莊園、餐飲等領域,成為柬埔寨房地產行業領軍企業。#

------------------
🎥【動紀元】每日有片你睇:
https://bit.ly/3PJu3tg

☑️ 登記會員享專屬服務: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