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持續受挫,最新的消息是,7月份的房屋銷售比6月份下降了近30%。5、6月,由於新冠疫情封控有所緩解,住房銷售出現回升,樂觀主義者對此感到振奮,但最近的消息粉碎了房市輕鬆復甦的希望。由於房地產佔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0%左右,這一消息讓人懷疑中國經濟是否有能力在2022年達到政府設定的5.5%的實際增長目標,或者根本沒有甚麼增長。

現在,即使是中共的領導層也應該非常清楚,這場危機是嚴重的。然而,中共最高決策機構政治局卻沒有採取行動的意願。不採取行動,問題不會自動消失。

中國的房地產危機始於一年多前,當時大型房地產開發商恒大宣布無力償還所有債務。這一聲明令恒大約3,000億美元的負債受到質疑。由於其他人,包括個人、銀行和其它機構,將這些負債作為資產持有,這也讓人對其財務的可靠性(financial reliability)產生了質疑。由於很多人購買了恒大的期房,該聲明引發了人們對這些人支付房屋貸款可行性的質疑。換句話說,違約的可能性立即蔓延到恒大以外的地方,而且隨著其他開發商發表類似的違約聲明,這種可能性更大。然後,人們開始懷疑其他人是否有能力履行其財務義務。

如果北京及時採取行動——不是幫助恒大,而是保護人們對整個中國金融體系的信心——可能就會避免隨後的問題,包括最近的住房銷售暴跌。例如,中國人民銀行(PBOC)通過提供廉價且容易獲得的信貸,甚至可能是來自政府的信貸,讓所有人放心,儘管房地產開發商出現違約,其他人可能仍會履行自己的義務,從而恢復信心。

北京可能還會保證購房者不會失去他們已預付的期房,但政府中沒有人採取任何此類行動,甚至沒有半點措施,因此,危機惡化並蔓延。

7月份的銷售下降只是這場持續至今、無法控制的危機的最新階段。早些時候,金融機構不得不減少活動,直到他們能夠評估自己面對的風險,以及他們面對違約的開發商和與他們有關係的其他人時的脆弱程度,而這些人也可能違約,因為他們容易直接地或通過第三方受到違約的影響。這一評估最終導致包括中國銀行在內的各銀行對自己的資產負債表感到擔憂。與此同時,中國人開始擔心金融機構,隨後開始提取存款。

這一系列事件導致一些銀行,尤其是中國銀行,通過限制取款來保護自己。當人們取不出錢時,爆發抗議活動,以至於中共軍隊走上街頭維持秩序。

當這些醜事不斷發生時,從恒大這樣的開發商購買期房的人意識到,他們不會從政府那裏得到任何幫助。作為回應,他們威脅停止支付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住房的房貸。當然,這一威脅引發了對一系列新的銀行貸款可行性的更多質疑,並進一步削弱了人們對中國金融業的信心。因此,中國人不願購買新房也就不足為奇了。

但迄今為止,除了中國央行小幅下調目標利率外,北京方面拒絕採取任何直接補救措施。儘管這場危機持續的時間更長、規模更大、變得比任何人(至少北京的那些高官)在去年危機爆發時所認為的都要更危險,但中共中央政治局仍堅持認為,解決方法在於省級和地方政府。

在任何情況下,這樣的說法都是可疑的,特別是現在,這些較小的政府部門,面臨著北京方面持續施加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壓力,所造成的已經非常沉重的債務負擔。如果北京不採取行動,這場危機將繼續席捲整個金融體系,並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損害經濟增長前景。◇

(編者按:本文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