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講,他們採用了與抗病毒藥快利佳錠(Kaletra)幾乎完全相同的藥物,把它包裝得漂漂亮亮,放進一個盒子內,然後他們售出以賺取多達50億元。」厄爾索博士披露了大型製藥公司如何通過重新包裝現有產品來賺取數十億美元。同時,厄爾索博士也指出:「一旦醫生成為僱員,在這次大流行期間,這會讓他們出於種種原因,非常不願意站出來仗義執言。」

接上期:【思想領袖】舊藥包裝成新藥 大藥廠賺數十億(一)

厄爾索博士:我們已經看到,一旦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落入官僚手中,就會最終消亡。

厄爾索博士說,他現在正與其他知名醫生合作,創建一個全國性的遠程醫療系統,以及一個由醫生主導的全新的醫療基礎設施,在那裏,權力被分散,不容易被腐蝕。

厄爾索博士是一位藥物設計和治療專家,也是一位眼科醫生,曾任(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眼部腫瘤科主任。這裏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6. 我們的體制受到腐蝕

公共政策不應與藥企掛鉤

楊傑凱:它究竟要如何運作?這非常有趣。你基本上是要收回政策建議權,你在談論這個?

厄爾索博士:首先,這個體制必須被打破。如果它很完美,我們就不需要修復它。我們認為,沒有一個體制是完美的,必定要受到腐蝕,這就是問題所在。它在財務上已經被腐蝕了,主要是通過國家衛生研究院、疾控中心和藥監局的相互關係和預算編製,獲得了大量的來自聯邦政府以外的錢,以前不是這樣的。

在我開始行醫時,在多數情況下,我們都會去申請資助,早在80年代初,沒有資金與任何製藥公司掛鉤。這種情況在九十年代發生變化。它們變得越來越強大,成為藥監局、疾控中心和國家衛生研究院預算中佔比越來越大的一部份。隨之,出現了附加條件。現在,從那裏傳出的訊息與製藥公司正在進行的研究聯繫在一起。

我沒有與任何製藥公司掛鉤,公共政策也不應該與製藥公司掛鉤,民主化的目的是為了制定一個不那麼腐敗的政策,或者一個回歸《希波克拉底誓言》傳統的政策,回歸我們對醫學作為一個偉大職業的傳統認知。因為我們從事這個行業不僅僅是為了賺錢,是為了治病,所以,這又回到了最根子的治療問題上,回到我們大多數人希望一名醫生能夠體現甚麼、以及公共政策能夠體現甚麼上。

故而,國際醫師和醫療科學家聯盟的目的是要發揮作用,宣布我們有一大批醫生和科學家認為,兒童不應該接種疫苗,具有自然免疫力的人不應該接種疫苗;醫生應該能夠以他們認為合適的方式使用已經批准的藥物,並與他們的病人一起討論這一問題。

我們要讓醫生和病人能夠互動,允許他們使用一切手段、工具,而不是阻礙這些工具。這就是創建這個組織的目的。你已經看到,當前審查制度變得如此嚴厲,因此著手解決一些問題非常重要。人們害怕去醫院,無法從他們的藥店獲得藥品。保險公司告訴他們,需要事先獲得授權,才能購買一年前價格為4美元的藥品。

他們不讓人們獲得藥物治療。為甚麼?你為甚麼不能開羥氯奎或伊維菌素,或其它藥,甚至有時不能開潑尼松(Prednisone,註:又名「去氫可的松」或「強的松」,通常用於抑制免疫系統和減輕炎症)?我們看到本不該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們必須糾正這些問題。

7. 醫生成為僱員

就不願仗義執言

我沒料到出現了企業行醫,真的沒意識到這一點。

一旦醫生成為僱員,在這場大流行期間,這會讓他們出於種種原因,非常不願意站出來仗義執言。

你不想失去你的工作,你必須支付抵押貸款。在大多數情況下,他們被告知,他們可能會在其它方面遇到真正的大麻煩,就像我前面說的:「你得戴口罩(來動手術),而因為戴口罩會被扔進監獄。」我希望我能找到這份(禁止口罩的)文件。我必須回去找找,但它來自委員會:「不要戴口罩,否則你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因為這是一個(醫療用品)緊急情況。」

這就造成了我們現在面對的這個問題。人們不願意去醫院,又無法從藥店買到藥品,也無法獲得訊息,因為訊息被審查了。我們如何解決這個問題?首先是打通訊息傳遞,所以,我們正在修復它。我們已經開發了一個很棒的基礎設施, 已經建成了。我們有合作夥伴,與一個已經建立了基礎設施的團體合作。我們將有一個網站,它將比Medscape好得多,Medscape基本上是傳播製藥公司的訊息。它也會比WebMD好得多,後者也是傳播製藥公司的訊息。

我們將在網站上發布沒有被分享出去的訊息。我們不打算從這些實體那裏拿任何錢。這並不是因為我們認為有些人不夠體面。但是我們會考慮這個過程本身,就像我們之前談到的,「如果你和狗躺在一起,你就會有跳蚤」。實際情況就是你一旦拿了人家的錢,你就不得不接受人家的指令。這就是目前正在發生的事情。我們大家都知道這一點。所以,我們要避免這種情況。我們要避開那種陷阱。這是一個層面。

8. 必須創建

一個全國性遠程醫療計劃

第二,我們必須創建一個全國性的遠程醫療計劃,我們從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知道遠程醫療有多麼強大。因為遠處醫療能夠讓大約300或者400名醫生照顧到全國所有在醫院外的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病人。如果有人在醫院外得到照顧,那是由300或400名醫生組成的一個小團體,照顧了其中的大部份人。在大多數情況下,大多數醫生都非常害怕, 他們直接說:「聽著,我不治療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因此,我們必須走進這個兔子洞。

楊傑凱:有多少病人被這樣(遠程)治療了?你了解嗎?

厄爾索博士:我們都參與了網站MyFreeDoctor.com 的運作。據我們所知,有十幾萬人,但是我想說總體上有幾百萬病人。

楊傑凱:僅僅由300 或400名醫生負責治療?

厄爾索博士:我記得伊曼紐爾(Stella Immanuel)博士可能治療了一兩百萬人。很難給出一個量級相當的數字,實際上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我是其中之一。而大多數的醫生治療的數量從1到4,000個。他們中的一些人擁有這些大網絡,還有執業護士也參與其中。所以,延伸開來的(參與治療的)群體比這要大。醫生群體相對小一些,也有很多執業護士在做這些事情。

楊傑凱:很有意思!我一直在與《美國思想領袖》節目的不同嘉賓討論,如何在美國生活的不同領域發展平行結構的問題。聽到這種情況也在醫學界發生,這很有意思。

厄爾索博士:我可以在腦海中想像它,並看到它已經發生了。所以,它必須在某個層面上發生。為了讓所有人受益,我們必須對整個系統進行整合。不幸的事情是,我們確實有一個整合的系統,但是,它很容易被腐蝕。我對人們說,如果你在國家衛生服務機構工作,你的支票就來自某個實體,一個實體就能控制著加拿大的所有醫生。就一個實體!

這意味著,加拿大的所有醫生都要保持沉默。他們不能談論COVID-19也不能治療COVID,他們甚麼也不能做。當只有一個實體時,就會發生這種情況。

因此,我的目標是創建一個有很多制約和平衡的系統,並且所有權分散在很多人當中。它不太可能被腐蝕。腐蝕一個群體的所有個人,比讓一個人控制整個群體要困難得多。

9. 國際醫師和醫療科學家聯盟創建各種業務結構

楊傑凱:這是在國際醫師和醫療科學家聯盟的主持下進行的,是這樣嗎?

厄爾索博士:那個組織把我們聚集在一起,創造了很多和睦關係,為我們創造了一個機會,使我們能夠思考如何圍繞它創建業務結構。我們有非牟利組織,但是它實際上最起碼沒有搞大公司或者政治正確等事情。所以我們已經創建了一個組織來傳遞訊息。它是一個有限責任公司,每一個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做。

在診所方面。我們可能會創建一個特許經營模式。我們正在考慮,因為我們真的不想擁有它,但在診所方面是需要支付一些管理費用的,要建立一個機構,來以某種方式統合整個團體,從而我們可以進行營銷,可以傳遞我們的訊息,人們聽到這個消息會很興奮。

同樣,在遠程醫療方面,我們也在做同樣的事情。形成這種結構比較容易。在手術中心方面,我已經參與並建立了三個手術中心,所以我已經知道在這方面如何做,有很多醫生都知道如何做。

在醫院方面,情況就比較複雜。有一些非常棒的管理者想和我們一起合作。我已經參與了三個項目。他們實際上也是醫院集團,而且非常複雜。這將需要一個更有經驗的醫院專業團隊來實現這一目標。最大、最困難的事情是訊息傳遞,這需要整合IT方面的內容。可能需要在IT方面投入一億美元來創建整個業務結構。

那已經做了,我們已經建立了關係,他們正在處理這個問題,而我們的工作是內容方面的。如果我們把它看成一家企業,看成一家初創公司,我們將會非常成功。但是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成為一家初創公司。我們的目標是對美國一定比例的人口產生影響。如果我們能贏得1%的人口,這將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創業公司,但是這不是我們的目標。

10. 憂醫療系統在官僚手中消亡 創建新系統影響全國醫療保健

我們的目標,是真正影響全國的醫療保健。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這將需要更多的醫生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來。要有更多的醫生,在我看來,如果我已經擁有1%,再有上百萬名醫生們擁有這1%,我認為就可以了。因此,我們都可以擁有這1%的百萬分之一,我會為此感到高興。

因為歸根結底,我們希望能夠回歸以《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方式提供護理,即以醫生和病人為中心。顯然,這將涉及護理,將涉及到所有級別的醫療服務提供者,我們希望將他們全部納入其中。

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們已經看到醫療系統最終將在官僚們的手中消亡。我們這樣做真的很重要。我們將取得巨大的成功,因為我們的人才庫很驚人。我不會告訴你他們是誰,因為我們將要宣布,這是一個驚人的人才庫。人們將會看到,一半人的名字是家喻戶曉的。

楊傑凱:甚麼時候將會公開啟動呢?

厄爾索博士:4月1日是我們開始支付工資的第一天。

楊傑凱:太棒了!這裏會有很多觀眾想知道在哪兒能找到你們的新機構。

厄爾索博士:不看CNN,它不會出現在CNN上,看《大紀元時報》,你會在那裏最先看到它。

楊傑凱:厄爾索博士,很高興能採訪你。

厄爾索博士:謝謝你!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厄爾索博士的採訪。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以上是《美國思想領袖》這一集的刪節版,大家還可在epochtv.com/etl上觀看完整版,也可在epoch TV應用程式或在roku TV、apple TV、fire TV和其它電視平台上看到它。◇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