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二十大臨近的當下,中國晶片業卻突然掀起了一場「反腐風暴」。從7月15日開始,那些曾經揚言要「改變世界晶片格局」的中國半導體業大佬們,已經接連被中紀委抓去調查了。這兩年,中國各行業輪番上演悲情劇,現在看,是輪到晶片業呈現大恐慌的局面了。

中國半導體產業突發「大地震」,背後到底有甚麼內幕呢?在過去幾年中,中共推動的「晶片大躍進」運動,不僅項目爛尾,而且巨額虧損,這又是甚麼原因造成的呢?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在剛剛火速通過了《晶片法案》後,據說還在醞釀新的計劃,要進一步限制半導體設備的對華出口,那麼,中國晶片業未來又要如何發展呢? 

晶片大佬紛紛落馬 只因習近平的一句話?

中共中紀委在7月28日確認,工信部部長、黨組書記肖亞慶,因「涉嫌違紀違法」正在接受調查,他也是中共十九大以來,首位在任內落馬的部長級官員。

今年63歲的肖亞慶本是工程師出身,後來成為企業高管,他在經營國企中國鋁業時,受到外界關注,後來因為對礦業巨頭力拓公司的重大投資而名噪一時。從2016年起,肖亞慶轉任中共國資委主任,負責管理所有大型央企及國有企業。從2020年開始,肖亞慶接掌了工信部,積極推行新能源車以及半導體開發。

可以看出,肖亞慶長期掌管最重要的經濟部門,現在突然落馬,也凸顯出這背後的不尋常。尤其是在二十大即將召開的敏感期間,再加上肖亞慶又曾經長期擔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在李克強身邊工作,所以,這也讓外界猜疑,肖亞慶出事,是不是和中共高層權鬥有關?是否涉及到二十大的權鬥及政治布局呢?

港媒在報道中,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稱肖亞慶7月26日在北京住處被中紀委的人員帶走前,曾試圖割腕自殺未遂。

更意外的是,事隔一天,曾擔任中國C919大飛機項目總指揮的金壯龍,就火速接掌了工信部。

除了肖亞慶之外,同時被調查的,還包括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俗稱「大基金」的三位高層,分別是總裁丁文武,大基金管理公司「華芯投資」原總裁路軍,「大基金」深圳子基金的合夥人王文忠等。事實上,在去年11月時,「華芯投資」的原副總裁高松濤,就已經被調查。

此外,和「大基金」關係密切的紫光集團的多位高層也被調查,其中包括前董事長兼總經理趙偉國、前總裁張亞東、聯席總裁齊聯等多人。

那麼,這個「大基金」到底是幹甚麼的呢?

2014年,中共工信部辦公廳宣布正式成立「國家大基金」,由國開金融、華芯投資等企業發起,重點投資集成電路晶片製造業,兼顧晶片設計、封裝測試、設備和材料等產業。

在「大基金」成立半年後,首個大規模投資的對象就是紫光集團,兩者關係非常密切。第一財經報道說,「大基金」曾經在2016年投資湖北紫芯以及長江存儲,總投資規模接近300億元人民幣,又再投資7億元(人民幣)在2020年6月入股紫光展銳。「大基金」二期成立後,也在持續投資紫光展銳。

那麼,「大基金」和紫光集團的這些高層,為甚麼會在這時候突然被抓呢?

有分析認為,美國政府剛剛在上周通過的《晶片法案》,是引發中共對內部腐敗問題進行調查的導火線。因為晶片行業一直是中國高科技發展的重中之重,投入資金量非常大,可謂是傾「舉國之力」,但是和這種投入形成反差的是,中國晶片業仍然落後,這讓中共領導人感到顏面無光。

而這種說法並非是空穴來風,據時評人士秦鵬透露,有知情人士說,晶片業最近發生大地震,是因為習近平最近關心了一下晶片領域的成果。習近平在7月初問了一句:「集成電路8年投資2,000億元,為啥還被卡脖子?」隨後,這些人就一一被抓了。本來,中共是想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在中美科技的對決中取得進展,但如今,攻克晶圓堡壘的「大事」顯然沒辦成,辦事的人卻因為貪腐紛紛去吃牢飯了。

「大基金」成炒股工具 中國仍嚴重「缺晶片」

這些年「大基金」在晶片業大舉投資,一期投資規模超過1,300億元人民幣,2018年基本完成。二期基金成立於2019年10月,規模更是超過了2,000億(元)。

業內人士認為,「大基金」過去在商業投資、炒股套現上,可以說是很成功,但是,「大基金」實際投資的晶片項目又怎樣呢?顯然,並沒有實現技術上的明顯突破,也沒有突破甚麼技術壁壘。

也就是說,儘管「大基金」帶動了上萬億投資,但它更像是炒股工具,而不是推動國家基礎研究的機構。而且,作為國資企業的一種實現形式,「大基金」也同樣面臨國有資產流失的問題。

在過去幾年中,由政府推動的這場「晶片大躍進」運動中,各地集成電路產業規劃動輒都是千億目標,半導體產業園區更是遍地開花,地方政府爭相設立投資基金、提供名目繁多的補貼和獎勵。

去年有媒體估計,中共政府已經為此先後投入了1,000億美元,資助國產晶片跟西方國家競爭。但是幾年過去了,這些巨額補貼卻造成了巨額虧損,導致了一系列的破產、貸款違約和爛尾項目。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在2019到2020年間,包括成都格芯、武漢弘芯、濟南泉芯在內,至少有7家晶圓製造企業的資金鏈斷裂,先後爛尾。其中,僅武漢弘芯一家,國有資本的投資額就達到了1,280億元人民幣。但是花了3年多的時間,弘芯卻連廠房都沒建完就瀕臨破產了,還把它擁有的中國唯一一台七納米阿斯麥(ASML)光刻機,抵押給了銀行。

「晶片大躍進」運動的結果,就是中國依然嚴重「缺晶片」。根據中共海關數據,中國在去年進口了4,000億美元的晶片,大約是全球總產值的三分二。

2020年10月,中共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在一次記者會上承認,中國半導體行業出現亂象,一些沒經驗、沒技術、沒人才的「三無」企業,投身集成電路(IC)行業,一些地方政府盲目推計劃、重複建設,很多項目處於建設停滯、廠房空置,造成了資源浪費。

美禁晶片設備對華出口 嚴重影響中國晶片業?

我們看,中共這邊,「大基金」的投資不僅沒有衝破技術壁壘,項目出現爛尾的現象卻不少;而那邊,美國還在進一步收緊晶片製造設備的對華出口。彭博社報道說,多家美國設備製造商,在過去兩周接到官方通知,被要求不要向中國提供用於14納米或以下晶片製造的設備。

財新網報道說,美國晶片設備廠商泛林半導體(LAM Research)的主席兼CEO蒂姆阿切爾(Tim Archer),在7月27日的財報會上表示,近日收到了通知,美國對華技術出口管制範圍,將進一步擴大到生產14納米以下晶片的代工廠,據他了解,出口限制主要針對代工廠,不包括對動態隨機存儲(DRAM)廠商的限制。阿切爾還提到,泛林正在和美國政府合作,準備完全遵守通知。

多位專家分析說,美國之前已經禁止對中芯國際出口10納米以下的製程設備技術,如果出台這樣的新限制,相當於把目前的管制從個別企業擴展到了整個中國,影響會很大。美國如果限制對華出口14納米晶片設備,短期影響會集中體現在中芯國際上,畢竟目前中國大陸能做14納米晶片代工的也就是中芯國際。但是,長期來看,這將阻斷了其它中國公司發展14納米的計劃。

另外,路透社也引述幾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美國政府正在考慮,限制向中國境內生產先進NAND存儲晶片的工廠輸出美國的晶片製造設備,比如中國長江存儲科技公司。這也意味著美國準備首次通過出口管制,打擊中國生產非軍用存儲晶片的能力,進一步提升國家安全保障。

除了限制中國半導體行業的發展,這一舉措,也是為了保護美國僅存的兩家存儲晶片製造廠商。美國白宮在去年6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表示,長江存儲公司的擴張和低價策略,已經給美光公司和西部數碼公司造成壓力,構成了「直接的威脅」。目前,這兩家美國公司大約佔到NAND晶片市場的四分之一。

報告中還提到,長江存儲公司是中國的冠軍企業,曾經接受政府240億美元的補貼。彭博社今年3月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蘋果公司正在為iPhone中使用的內存晶片尋找新的供應商,正在測試長江存儲生產的NAND閃存晶片樣品。不過,長江存儲因為向華為出售晶片,已經遭到美國商業部的調查。

知名諮詢機構的數據也顯示,中國的NAND晶片產量已經從2019年的不到14%,增長到今年全球總量的23%以上,而同期美國的產量從2.3%下降到了1.6%。

不過,消息人士也表示,對於限制向中國工廠輸出美國的晶片製造設備,拜登政府目前還只是考慮階段,還沒有起草相關議案。但是,如果拜登政府決定採取這一措施,那麼也可能損害南韓內存晶片巨頭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三星在中國有兩家大型工廠;SK海力士正在收購Intel公司在中國的NAND閃存晶片製造業務。

根據美方官員目前醞釀的計劃,美方將禁止向中國出口可以生產超過128層的NAND晶片生產工具。美國的泛林集團和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是兩家主要的晶片生產工具供應商。

一些分析認為,如果這樣的話,那些生產先進晶片的中國工廠將很難再有發展空間。

中國晶片業的 未來發展前景

那麼,在外部受困、內部腐敗的情況下,中國晶片業未來要如何發展呢?

有分析認為,中國晶片業的發展面臨的問題是,在人才和技術上都沒有儲備。這是導致中國很多項目投資後被貪污、最後又爛尾的主要原因。而且,人才是更關鍵的因素。

儘管中共已經從台灣、南韓和美國招募了工程師和技術人員,但是,這些努力還沒有帶來重大突破。比如,武漢弘芯曾聘請一位台積電前高管擔任公司行政總裁,濟南泉芯也從台灣招募了180名台籍工程師,但是兩家公司最終仍沒有擺脫爛尾的命運。

這是因為,像台積電這樣的公司,擁有龐大的專家團隊,負責大量的工藝。如果中共只是挖來個別專家,那就只能在工藝的小範圍內帶來改善和收益。而且即使招募了大量工程師,都具備晶片製造技術方面的知識,但公司管理者也需具備整合這些技術的能力。

但是,在中共無人監督的體制下,政府資金就成了一塊大肥肉,誰都來搶一塊,參與的人想的就是如何能多得到一塊兒,沒人真去幹事,大家都是能騙就騙、能撈就撈。

比如,2006年的「漢芯1號」詐騙案,就是漢芯公司買來了摩托羅拉的晶片,然後拿砂紙把上面的商標磨掉,再印上「漢芯1號」的字樣和LOGO,然後,就騙來了上億元的撥款。這樣一個號稱里程碑式的工程,最終卻成了中國科學史上的一個大醜聞。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造假者——漢芯科技的總裁陳進,卻沒有受到法律的懲罰,據說現在仍然混跡於晶片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