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警告,由Covid-19與俄烏戰事所引發的加息潮,將醞釀一場全球債務危機。她另指約有30%發展中、新興市場國家,已或即陷債務困境。

斯里蘭卡不幸率先爆煲,4月時當地政府宣布違約,此乃該國自1948年獨立後歷史性出現「主權違約」,亦成亞太區於21世紀首國陷於主權違約。

問題滿天但多不致命

外界綜合、總結出多個導致斯理蘭卡經濟一蹶不振的原因,當中包括疫情、2019年連環爆炸、債務、政策與俄烏戰爭等,本文嘗試理順一下情況發生先後次序,以及用邏輯推理,找出「真正兇手」。斯國有如一個病源甚多的病人,脈象紛亂,惟其中一源最致命。

首先,最近的「必需品短缺」、「停電」、「學校考試無限期推延」等衝擊,已經是故事的尾聲,雖然這些乃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直接引發全民憤然上街的重要理由,但顯然只屬「果」而非「因」。

再往前追溯,發生於2021年初,當時食物供應還未墮進窘局,政府要求農民採用源自本地的生物有機肥,結果釀成廣泛性失收。不少評論分折此乃重要死因,但我們可要理解為何政府會提出如此要求,理由是斯國外滙當時已處嚴重短缺狀況,為了節省支出,故鋌而走險「禁止入口化學肥料」,結果事與願違,導致需依靠進口食物補糧,致外滙更多更快的流失。

那麼外滙緊張起因為何?我們只好再將時光倒流至2019年,當時斯國手上還有76億美元的外滙資金。那年發生了一件令其美元收入狂瀉的事件,乃激進份子策劃了一場復活主日連環炸彈恐襲,死亡人數達269人,當中最少有45位外籍人士,嚇壞了外國旅客。觀光收入自此銳減,再加上2020年起疫情殺到,原本為斯國創造44億美元收入的旅遊業,就這樣由2018年的GDP份額佔比5.6%,劇減至2020年的0.8%。

然而,旅遊業近兩、三年世界各地處境「不相伯仲」,而斯國就算是少賺了外滙,亦不至於淪為經濟崩潰。

市場不少將矛頭直指減稅、印銀紙等政策上的失誤,甚至連國際貨幣組織(IMF)亦勸告其儘快改變政策方向。2021年,當地經濟師Jayasundera曾表示,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知道國家收入正在減少,但他視此為「投資」,希望透過低稅率等刺激商務活動。從2月起,俄烏戰爭觸發通脹一飛沖天,斯國沒時間了,經濟徹底崩潰。

等一下,這還沒能解釋斯理蘭卡違約的始作俑者是誰。因此,故事還有前傳。

斯里蘭卡政府債務對GDP比率(來源:斯里蘭卡央行/大紀元製圖)
斯里蘭卡政府債務對GDP比率(來源:斯里蘭卡央行/大紀元製圖)

海港工程致元氣大傷

前因歸根究底又是一個「債(Debt)」字,該國前財長薩馬拉維拉(Mangala Samaraweera)曾指出,債台高築叠加減稅風險極高,並預測道:「若執行如此政策,整個國家將不只陷入破產,更將變成另一個委內瑞拉,或另一個希臘。」

果然不出其所料,於本年7月7日,斯里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宣布國家破產,總統拉賈帕克薩繼而流亡,消息震驚全球。截至3月該國外滙僅剩19億美元,乏力支償2022年到期的40億美元外債金額,若包括本地債務,彭博計算總額為86億美元。

事已至此,回頭太難。據法廣消息報道,中國是斯里蘭卡最大的雙邊貸款國,截至4月,外債有10%來自中國,但法廣指實際金額可能遠不止於此。

最後,我們一起回到再遠一點的2007年,了解一下有關漢班托塔港建設,一個被美國前副總裁彭斯形容為「債務陷阱」外交的項目。當年由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信貸,利率定在6.3%,而隨著項目虧損,債務壓力驟增,到了2017年被迫將該港租給一家中資公司,為期99年。

該國面對眾多債務問題,絕不只來自中國,但儘管斯國政府如何辯解與中共債務安排與額度屬於合理,惟輸得徹徹底底、粉碎內外信心的項目大概就只有這個(舉行租讓儀式當天,有上萬民眾對此不滿)。債務加上宏觀經濟形勢急墜,彷如「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九死一生。◇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