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連3個星期分析了各範疇中共經濟的盲點,包括大陸富豪身家所持的原來是美元或港元,中國貿易進帳根本是由歐美客戶多年「幫襯」所造就,而中共的財政狀況亦非如表面觀察那麼強勁,事實是它原來已連續12年錄得財赤。

假相9:陸債不會垮VS事實9:違約頻爆發

近來,繼民企康美藥業24億人民幣、海航15億人民幣債券爆鑊後,山東石油貿易公司鴻泰能源也進入破產管理,「陸債不會垮」完全是空心架子、淆惑視聽。本年光1-2月,大陸已發生至少10例新發債券違約事件,其本金合計約108億人民幣。

早於2014年就出現了第一宗企債違約,上海超日太陽能的5年期債券總額10億人民幣,未能支付第二期利息,兩年「速亡」。火苗子迅速蔓延至國企,2015年境內首家國企債券失守,保定天威集團未能償還8,550萬人民幣利息。天威乃大陸最大軍工企業之一,母公司中國兵器裝備集團直屬中央。

天威出事前一天,大戶熱捧深圳重建概念的房商佳兆業無法還息5,200萬美元,成為大陸首家美元債務違約的房商。地方政府沒拯救天威、佳兆業,分析員認為地方亦孤危衰敗、自顧不暇。截止2017年,根據大陸財政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各大券商的數字,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欠債總額介乎16萬億至42萬億人民幣,乍聽如雷擊頂。中國債務總額高達其GDP的3倍,乃新興市場罕見「奇景」。

地方政府債券直接違約始於2018年新疆,接著是2019年呼和浩特,再到本年2月青海。點心債、國企美元債違約同樣此起彼落,防不勝防。從2014年至2019年,陸企違約由5家增至53家(10.6倍),涉及金額由13億人民幣飆至1,116億人民幣(86倍),彭博數字為1,341億人民幣,再高兩成。中共肺炎爆發前,標普已警告「隨著經濟下行、稅收縮減,當局將無力照顧所有國企債務,未來違約個案將上升」,如今形勢更如站於懸石上,下方是絕壁。

陸企違約規模飆至新高。中共財力銳減,欠債不還,卻向貧窮硬銷「一帶一路」,往外大放信貸。來源:彭博、惠譽(大紀元製圖)
陸企違約規模飆至新高。中共財力銳減,欠債不還,卻向貧窮硬銷「一帶一路」,往外大放信貸。來源:彭博、惠譽(大紀元製圖)

假相10:通一帶一路VS 事實10:欺弱國背債

中共打出「一帶一路」這張惡牌,以基建作藉口邊衝邊殺、撲向全球,尤其是落後國家很多被迫就範,導致債務危機,更甚者揮淚割讓策略性資產予中共抵債。這些貧窮勢弱政權所渴望的「強國」夢頓成泡影,「上車」、「上船」後方知刺背一槍乃來自這個所謂「合作夥伴」。

連接中國和老撾的「一帶一路」工程。(Aidan JONES/AFPvia Getty Images)
連接中國和老撾的「一帶一路」工程。(Aidan JONES/AFPvia Getty Images)

「借、借、借」,中共不斷提供貸款、鼓吹大興土木,完全在預計、設計之內讓參與國淪為「債奴」。數很容易計,基建收入減利息開支如果是負數,就必定吃虧。這還未包括中方要求包辦大小合同、採用特定設計模式、安插自己人進場,如開礦般挖盡方休,以及有計劃地部署「長遠統治」。

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多國從未遇上這樣狡滑的對手,紛紛中招。2017年,斯里蘭卡乏力償還中共款項,喪失了南部深水大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的自主權,被迫「租借」給中國99年,不少黨媒竟大肆宣傳奪此港口乃「一帶一路」戰略重要成就,多任縱的言論!新總統賈帕克薩以國家利益為由,意欲索回失地,但印度國防研究所分析員帕塔納尼克(Smruti Pattanaik)認為,「此屬主權協議,不易更改」。

2018年6月,巴布亞新畿內亞總理前往北京與習近平見面,接受了「一帶一路」倡議下的貸款。(SAEE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6月,巴布亞新畿內亞總理前往北京與習近平見面,接受了「一帶一路」倡議下的貸款。(SAEED KHAN/AFP via Getty Images)

非洲國家深受其害,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University)的計算,北京2000年至2017年融資非洲總額達1,430億美元,銀碼於近年遽增,市場批評這無疑將陷非洲窮國於萬劫不復,如剛果(欠中共25億美元)無奈跪求延長還款期限15年、埃塞俄比亞(欠33億美元)乞憐債務寬限等。

打破缺口,中共「長驅徑入」,背後操控著一眾無反抗力的弱勢窮邦,於多處「垂簾聽政」,設置「譚書記」作傀儡把持世衛組織。另又直遣香港前高官何志平向乍得與烏干達政要行賄,當然這「任務」以失敗告終,何志平在2017年於紐約被捕。中共惡行,令最終受苦的非洲納稅人世世代代向中還債,繼續捱窮。

中國商城進駐尼日利亞的奧約塔。(PIUS UTOMI EKPEI / AFPvia Getty Images)
中國商城進駐尼日利亞的奧約塔。(PIUS UTOMI EKPEI / AFPvia Getty Images)

馬達加斯加原住民抗議中國礦業公司九星(譯音)於當地強迫租用土地,開採金礦,破壞財產和環境。(RIJASOLO/AFP via Getty Images)
馬達加斯加原住民抗議中國礦業公司九星(譯音)於當地強迫租用土地,開採金礦,破壞財產和環境。(RIJASOLO/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借白俄羅斯作跳板,讓「一帶一路」工程開進歐洲。(Getty Images)
中共借白俄羅斯作跳板,讓「一帶一路」工程開進歐洲。(Getty Images)

玻利維亞為中國提取及生產鋰,這亦是兩國倡議建立「一帶一路」發展的一部份。(PABLO COZZAGLIO/AFP via Getty Images)
玻利維亞為中國提取及生產鋰,這亦是兩國倡議建立「一帶一路」發展的一部份。(PABLO COZZAGLIO/AFP via Getty Images)

向中共欠下巨債的吉爾吉斯,民眾示威反對中共在當地的勢力擴張。(VYACHESLAV OSELEDKO/AFP via Getty Images)
向中共欠下巨債的吉爾吉斯,民眾示威反對中共在當地的勢力擴張。(VYACHESLAV OSELEDKO/AFP via Getty Images)

巴西民眾抗議中海油和中石油參與當地的油田開發。2013年,這兩家中資油企連同另三間外資簽定了為期35年的鑽油權。(CHRISTOPHE SIMON/AFP via Getty Images)
巴西民眾抗議中海油和中石油參與當地的油田開發。2013年,這兩家中資油企連同另三間外資簽定了為期35年的鑽油權。(CHRISTOPHE SIMON/AFP via Getty Images)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