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日,數千名四家河南村鎮銀行的儲戶來到央行鄭州分行,要求銀行歸還存款。這是疫情以來中國最大規模的維權行動之一。但毫無意外,中共會暴力鎮壓。近中午時,當局派出大批白衣人(也有黑衣人),實施暴力毆打、抓捕,連婦女、兒童和老人都不放過;儲戶被全部拉上車後,有穿制服的警察在車上控制儲戶,然後送往多個地點。相關影片、照片,世界主串流媒體幾乎都有發布。

這宗事件是否延燒,有待觀察;但它的影響,卻不可低估。首先,儲戶痛罵當局的暴力和無恥,又有許多中國人被打醒了。例如,據CNN報道,深圳的孫先生,遭中共安全人員多次踩踏,全身淤青、下背部腫脹;他無法從河南一家銀行取出400萬元人民幣,甚至無法支付40多名員工的工資,說「這件事徹底顛覆了我對政府的看法。我一生都對政府充滿信心。今天之後,我再也不會相信它了。」

其次,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被推到風口浪尖上,其「二十大」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之路更加曲折了,可能影響到習近平的人事布局。

再次,河南四家村鎮銀行取款難背後涉及一系列金融犯罪,而主嫌呂奕今年一再「配合調查」之際居然成功逃到國外,牽涉大批官員,甚至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也難逃干係,是否引渡呂奕勢必引發一場政治暗戰。

就後兩點,本文做三點分析。

第一,儲戶矛頭直指樓陽生

網絡傳出的多個影片顯示,7月11日儲戶們手持的標語橫幅寫著「反對權力任性,反對河南省政府聯合黑社會暴力毆打儲戶」、「反對河南政府腐敗、暴力,40萬儲戶在河南破滅了中國夢」,「抵制河南警察暴力對待儲戶,反壓迫,要求人權法治」,「嚴查河南真正賦紅碼官員,反對割發代首」,這不足為奇。但是,有橫幅矛頭直指樓陽生:「反對省委樓陽生掩耳盜鈴的三零政策:零上訪零事故零案件」,甚至說「樓陽生有通天關係就可以辦訓誡中心、無訪村、賦紅碼?」這就非同尋常了。是不是有人把河南當局決策內幕特意告知儲戶?

固然,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客戶無法取款,內幕很深,無疑是河南本地官商勾結的大案,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可不算樓陽生的責任(2021年6月才調任河南);但是,4月中旬爆出後,至今不足三個月,問題不僅沒有解決,反而嚴重惡化,中間還鬧出儲戶「健康碼變紅碼」鬧劇,這就不能不說河南當局的應對大有問題,樓陽生的領導責任是逃不掉的。

村鎮銀行經營苦難、問題重重,這是全國性的問題。但是,別的省份怎麼沒鬧出河南這樣的事情呢?例如,7月6日,河北銀保監局批覆同意兩家村鎮銀行(武強家銀村鎮銀行和阜城家銀村鎮銀行)因被合併而解散,兩家銀行全部業務、財產、債權債務以及其他各項權利義務由其發起行——張家口銀行承繼,同時批覆張家口銀行分別設立武強支行和阜城支行。也就是說,村鎮銀行變成了發起行的支行。且不論這是否真正解決問題,但至少暫時避免了村鎮銀行取款難的問題。

又如,5月中旬,銀保監會披露:「2021年以來,在金融風險重災區的遼寧,已有63名中小銀行『一把手』被採取留置和刑事強制措施。」遼寧省金融問題或比河南更嚴重,但搞了中小銀行金融反腐風暴,至少目前沒有炸雷。

兩相對比,是不是說明人家的水平比你樓陽生高?你憑甚麼 「入局」?

第二,樓陽生河南官場鬧「地震」 「入局」遭阻擊

樓陽生是習家軍的重點培養對象。看樓的簡歷一目瞭然。樓1959年生,「入局」年齡正好。2002年習調任浙江,次年樓出任中共麗水市委書記,主政一地。2007年習調任上海,次年樓升到副省級(浙江省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長),中間轉任海南、湖北兩省委常委,2016年8月調到山西「救火」(因為「塌方式腐敗」),從副省長、代省長做到省委書記(2019年11月),成為一方大員,2021年6月又調任河南省委書記。一路小跑不停,整個履歷比較完整,一看就是朝中有人、未來可期。

不知甚麼考慮,樓到河南一個月,官場就鬧地震:2021年7月,河南省委對南陽、平頂山、安陽、新鄉、焦作、濮陽、許昌等10個地級市書記、10個地級市市長,以及7個正廳級幹部同時進行人事調整。這麼大的動作,算是把河南官場本地勢力得罪了。而樓大抓的重大項目建設(所謂「三個一批」,即,簽約一批、開工一批、投產一批),卻並沒有使河南主要經濟指標增長達到或超過全國平均水平,相反,2021年GDP增幅只有6.3%,落後全國水平1.8%,2022年第一季度河南GDP同比增幅4.7%,依然落後全國水平0.1%。樓陽生的政績真是乏善可陳了。

而且,2021年7月發生河南水災鄭州災情瞞報事件,李克強親自跑到河南宣布調查事故,最後拋出鄭州市委書記徐立毅(也屬習家軍),樓陽生才平安過關。這次又爆出河南多家村鎮銀行取款難事件,卻沒人站出來背鍋,而且事態不斷惡化,樓陽生這個一把手成為眾矢之的,也真是孤家寡人了。

即使「二十大」上樓陽生被硬塞進政治局,習近平為此付出的代價也將是不低的。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更近一步「入常」的情形也類似。習家軍遠非兵強馬壯,習在「二十大」上的優勢可能沒有外界想像的那麼大。

第三,主嫌呂奕成功出逃 會不會成為「賴昌星第二」?

這次出事的四家村鎮銀行,都跟河南新財富集團有關。6月18日,河南警方通報稱:「2022年4月 19日,我市公安機關依法對河南新財富集團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涉嫌重大犯罪立案偵查。現初步查明,2011 年以來,以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呂某為首的犯罪團夥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系列嚴重犯罪。」

而據陸媒鳳凰網《風暴眼》報道,這次暴雷的村鎮銀行僅是「呂某」(即呂奕)及其團夥犯罪事實的冰山一角;不完全統計,還有至少26家村鎮銀行跟新財富集團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通過股權質押等,這些銀行最終淪為大股東抽血的工具。

事實上,近一年來,呂奕有多次機會名列中紀委建立的行賄人黑名單並受持續邊控。公開報道顯示,呂奕至少已涉6宗金融高官落馬案。特別是,呂奕還牽扯到中央金融大老虎銀監會前副主席蔡鄂生案。去年7月蔡鄂生落馬,呂奕也隨即被中紀委直接帶走調查,11月二度被帶走調查。今年2月蔡鄂生因受賄被批捕,呂奕再被帶走協助調查後釋放。4月初,呂奕又一次被帶走調查後又釋放。

奇怪的是,蔡鄂生案還沒審結宣判,呂奕也仍是恆豐銀行30多億逾期貸款壞帳的主犯,卻在配合中紀委調查期間多次被釋放並且「毀屍滅跡」註銷新財富控股公司,最終遠走高飛。這裏的水到底有多深?

樓陽生和習當局如果要反擊,完全可以抓住呂奕案大作文章。而呂奕的第一桶金,就是29歲時(2003年)拿下蘭蔚高速特許經營權30年,並以蘭尉高速收費權為抵押,陸續從國家開發銀行、建設銀行、工商銀行等國有大行以及上海浦東發展銀行簽訂借款合同(合計高達數十億),就此揭開了資本輾轉騰挪的大幕。由此可見,呂奕的關係網是極其廣大的,至少河南當地官員、金融系統、中紀委都跟其甚有瓜葛。習當局如果想藉此敲山震虎或一網打盡,其對中共政局的影響將是廣泛的,或是賴昌星案的翻版。

結語

從河南幾家村鎮銀行暴雷,到賦紅碼、鄭州鎮壓儲戶維權,不僅顯示中國的銀行風險已經浮現,而且再次暴露了中共對民眾的血腥一面,並且凸顯了中共內鬥的無所不在極其的體制性腐爛。中共這個禍害,一日不剷除,中國人就沉溺苦海。#

(大紀元首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