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勳爵(Chris Patten)最近多次公開評論「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情況。他的新書《香港日記》(The Hong Kong Diary),收錄了他在1992年至1997年擔任港督期間撰寫的日記,描述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時的管治情況,以及香港臨近主權移交時所發生的事情。在7月1日的簽名會上,彭定康批評中共定義「愛國」須要「愛黨」,又形容「李警官」李家超成為特首,香港已淪為「警察城市」。

6月30日,彭定康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節目《HARDtalk》訪問時直斥,中共完全違背了「港人治港」的承諾,而這個承諾包含在提交給聯合國的國際條約《中英聯合聲明》當中。

彭定康形容,在中共建立的所謂「民主」制度下,人民可以投票給任何候選人,但候選人全都是由官方支持的,所以任何真正信仰民主的人都不會成為候選人。那一小部份被選出來的候選者,只會聽從官方的安排。

當被主持人問及25年前是否預料到香港變成現時這樣,彭定康回答說,他在最悲觀的時候仍然抱有一點希望,認為情況仍可能變好。他坦言,從來不認為「天安門事件」和「坦克人」會出現在香港。

彭定康提到,前特首梁振英被香港人質疑是中共黨員,他認為梁肯定是中共領導層任何指令的支持者。他又指聽梁振英講話絕對不能輕易信以為真,一定要謹慎甄別。

英國政府在2021年推出BNO簽證計劃,至今已有逾12萬港人移居英國。彭定康預計,最終會有30萬港人透過BNO簽證計劃移居英國,他又強調至今為止的移民港人大多數都是專業人士,包括教師、醫生、護士。

他最近又發現母校新招聘的化學老師都是來自香港。他形容香港人才流失,香港人仍然深愛著香港,但無法忍受子女在香港接受教育。

最後,他提到英國政府應該要約束中國,在中國有不當行為時,英國政府應該要指出來。

七一簽書會掌聲如雷

另外,7月1日傍晚6時,長期關注香港人權狀況的英國民間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在倫敦西敏區Emmanuel Centre舉辦彭定康新書《香港日記》簽名會,吸引約400人出席,絕大部份都是移居英國的香港人。

彭定康在進場時、步行上台演講和演講期間,都多次獲得大量掌聲和歡呼聲,甚至有不少觀眾站立拍掌。他首先提到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近日訪港時沒有在香港過夜,「可能他擔心有刺客」(Perhaps he's worried about intruders),引起在場參加者大笑,亦有人大叫「poor guy」批評習近平。

彭定康又指,她的妻子彭林穎彤(Lavender Thornton Patten)估計習近平不在香港逗留更長時間,是因為「他不知道『願榮光歸香港』這個詞語」(He didn't know the word to 'Glory to Hong Kong')。

彭定康引述「香港監察」總監羅傑斯(Benedict Rogers)指中共想首先知道選舉結果,所以只有李家超一個候選人參選和「當選」新一屆特首。

彭定康以「李警官」(Police Constable Lee)來稱呼李家超,批評他只是由一班「代理人」(trustees)和「內奸」(quislings)選出來,而他的政綱亦不是關於香港的經濟、社會改革、教育或醫療服務。彭定康稱,李家超因為負責警務,曾用鐵腕手段鎮壓和平示威,所以成為特首。

批中共定義「愛國」須「愛黨」

關於習近平所講的「愛國者治港」,彭定康直斥中共定義「愛國者須要愛共產黨」(To be a patriot, you have to love the Community Party)。他質疑在中共眼中,陳方安生、黎智英、李柱銘都不是「愛國者」。

彭定康認為,香港在2012年之前發展得不錯,不過在2012年起,中共過份干預香港事務,更產生了一位「可怕的」(awful)特首梁振英。他又直指習近平掌權後,中共開始改變,令事情變得糟糕。

彭定康引述英國媒體《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今年7月1日報道形容,我們正見證香港從最好和最自由的亞洲社會,在幾年之內變成為一個「警察城市」(Police State)。

他認為如果仍然留在香港,就需要接受在某程度上,與離港人士非常不同的處境。他坦言,不知道這種壞情況會持續多久,並認為最需要做的事情是確保我們仍然了解香港實際上所發生的事情,「不要讓中共扭曲故事」(not to allow the Communists to spin their own story)。

「中共不能假裝沒有黑歷史」

彭定康憶述在1989年六四屠城,他其中一位好朋友《觀察者》(Observer)記者Jonathan Mirsky在北京採訪。有次他與示威學生聽到槍聲,學生跟他說「不用擔心,軍人使用的是橡膠子彈」,但當那名學生說完這句話之後,他便被槍擊倒在Jonathan Mirsky腳下,頭部前額中槍,全身都是鮮血。

彭定康直斥,中共不能假裝這些事情沒有發生過、沒有這段黑歷史,中共不能重寫「劇本」。

彭定康又提到最近「中共傀儡」(Communist stooges)重寫香港歷史教科書,抹去任何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的內容。

他認為「佔領」香港的,其實是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為了逃避大躍進、大饑荒、文化大革命被逼人吃人。港人現在被要求忘記這些事件,就好像不能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悼念在天安門廣場被殺的人。

彭定康批評《國安法》侵蝕普通法和新聞自由,被控的人未審還押,無法保釋。他形容黎智英是一個特別的針對對象,顯示出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難民可以在香港有成就,他更有膽量留下來,不到台灣、英國、美國或加拿大,「黎智英想顯示他並不害怕中共,所以中共憎恨他」。

關於香港獨立的問題,彭定康指香港跟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前英國殖民地不同,「不幸地因為租約關係」(unfortunately because of the lease),當年英國政府從未準備讓香港獨立。

另外,有家長提出透過BNO簽證移居英國的港人大學生,不能以當地學生身份繳交本地生優惠學費,她的兒子被迫今年9月返港讀大學。彭定康回應指,已經去信促請英國政府,將BNO香港學生與烏克蘭難民看齊,繳交本地生學費,現場隨即掌聲如雷。

中共曾批彭「千古罪人」

彭定康在1992至1997年出任最後一位香港總督。他在1944年出生,1965年畢業於牛津大學貝利奧爾學院(Balliol College),主修現代歷史。

他在1966年加入保守黨,並在1979年在巴斯(Bath)選區首次當選國會議員。1983年國會大選後,他獲委任為北愛爾蘭政務次官;1985年,他出任教育及科學部長;1986年,被調到外交部出任海外發展部長。1989年7月,彭定康首次晉身內閣,出任環境大臣。

1992年7月9日,彭定康開始出任第28任香港總督,他與以往的港督不同,本身沒有涉及中國和英國殖民地事務的經驗。他在上任不久,推動1995年政改方案加快香港民主步伐,卻被時任中共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魯平斥責是「千古罪人」。

最終,彭定康的政改方案獲立法局通過,但中共終止「直通車」,不讓1995年當選的立法局議員過渡到1997後的立法會,另組「臨時立法會」。

近年多次聲援港人追求民主

近年,彭定康多次公開聲援港人追求民主自由。2014年11月雨傘運動期間,彭定康在牛津中國論壇演講時,讚賞香港佔領行動參與者,表現出的尊嚴和認真令人印象深刻;又寄語習近平不要讓香港一整代年輕人感到心死。

2017年,彭定康訪港,在一個午餐會演講時,讚賞雨傘運動學運領袖及年輕人是「香港的未來」,寄語當時在囚的黃之鋒及即將入獄的學運領袖,要堅守信念和香港身份認同,爭取民主和法治,堅持「一國兩制」。

2020年5月《港區國安法》生效前,彭定康與近200位全球政治人物發表聯合聲明,批評《國安法》衝擊香港自治、法治與基本自由。

隨後,彭定康加入關注香港人權狀況的英國非政府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成為贊助人,經常發言支持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亦在上議院多次促請英國政府支援BNO港人。@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