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星期六就是香港主權移交20周年。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昨日出席港台節目談到一國兩制、法治及一地兩檢等港人關注的問題。他指近幾年因中聯辦介入香港事務,激化社會矛盾,他直言如中央不懂約束權力,「一國兩制」就會變得很脆弱。另外,一直被視為香港一國兩指標的法輪功團體在港活動,過往多宗人權案勝訴,成為案例,也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昨日在電台節目,回顧香港主權移交20年來法治的變遷。他說,港人對「一國兩制」越來越感無奈,如「銅鑼灣書店事件」大陸人員公然在香港執法,「到現在仍沒有一個很清楚的解釋」他認為這既令一般人擔心個人的人身自由,亦反映到大陸對香港制度的看法變色。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昨日在電台節目回顧香港主權移交20年以來,在法治和一國兩制上的變遷,批評中共的干預損害兩制。(蔡雯文/大紀元)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昨日在電台節目回顧香港主權移交20年以來,在法治和一國兩制上的變遷,批評中共的干預損害兩制。(蔡雯文/大紀元)

中聯辦介入 激化矛盾

他又說,中共人大常委會就青年新政梁頌恒和游蕙禎在立法會的宣誓進行釋法,反映大陸不尊重香港法律制度,「大陸開始不再尊重香港法律制度,而這是我們一國兩制最後的城堡,這比我想像中來得快和突然。」

對於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及其他主要官員不斷強調「一國」及「主權」,他強調大部份港人都支持一國兩制,很多泛民人士也一樣。但「一國兩制」落實是有賴中央政府行使權力時自我約束:「權一定在它手,但當它不斷強調有權要行使而不懂約束權力,一國兩制就變得很脆弱。」

評三任特首: 下台、坐牢、不連任

陳文敏表示過去20年,第一任行政長官腳痛下台,第二任坐牢,第三任宣佈不連任時全城慶祝,第四任行政長官組班有困難,說明港府管治有問題:「尤其過往5年,一些親疏有別政策將社會矛盾激化……令社會矛盾撕裂加強,這情況下中央更加強化管治,只會更激化矛盾。」

他又說,回歸初期港人對中共解放軍最有戒心,但現在港人則對中聯辦的感覺越來越差。主要原因是中聯辦經常介入香港事務:「由以前他不承認介入隱隱誨誨的,到現在講明高調、公開的介入。再加上不單是中聯辦連中央官員都介入。」他直言反而「有權不用」才能贏得港人的尊重。

盼妥善解決一地兩檢

陳文敏也談到高鐵「一地兩檢」問題,他指雖然高鐵西九總站建好了 但並非所有的通關在西九處理,因為當中涉及一國兩制的問題:「若將所有的通關擺在西九的話,全國任何人只要買一張車票就可以來香港,對中國而言都是很大的考驗,是否想見到這樣的情況?」。

他建議通關可分開處理,「北上」方面,乘坐高鐵「北上」的旅客可在西九高鐵總站辦理通關手續,站內的大陸邊防人員只能執行大陸的出入境法例,無執法權,不能行使逮捕權。

而「南下」的旅客,列車駛經深圳、進入香港之前,大陸邊防人員在列車為旅客進行「車上檢」,列車上的港方人員亦只能為旅客辦理出入境手續,不能執行其它香港法例,「車上檢」期間列車只需在深圳停留10多分鐘。

他期望袁國強在新一屆政府處理高鐵一地兩檢問題時,找出令港人接受的方案,並盡力向中央陳述不需要人大釋法亦可解決一地兩檢問題。

「國歌法」凸顯中共可悲

另外,對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國歌法」。陳文敏表示,很少國家會用國歌法,大都是在本身的國家法律中介定甚麼是國歌,又說國歌法有很多細節的規定容易引起爭議。

但若將國歌法引入香港,可以透過本地立法,或將有關條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但要詳細考慮當中的內容是否適用於香港。但他認為國歌的事宜本應是屬於道德範疇,要用法律處罰來規範是可悲。如同有一天若不孝順父母要受刑罰一樣,是很可悲的現象,也反映大陸的作風,「總之就是管」。◇